清馨 作品

485:将婚期定下

    君冥烨醒了。

    冥王府本已开始为他准备后事了,却在一个忽然到访的道士救治下,君冥烨奇迹般地苏醒过来!

    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冥王府和皇宫,有人欢喜有人忧!

    季贞儿当众喜极而泣,不顾众人在场,身份有别,直接扑到君冥烨的怀里。

    紧接着,她又跪地叩谢上苍,一屋子的人,也都跟着跪地,一起同太后磕头。

    “是太后福泽殷厚庇佑王爷,无须谢天!”白须道士俯身扶起季贞儿。

    本是一句恭敬太后的说辞,道士怎会料到就是这句话,成了君子珏日后说事的根据。

    君冥烨睁开紧闭了几日的双眼,迷蒙的视线扫了眼周围,不清的意识仍未恢复,缓缓闭上眼沉沉睡去……

    道士环视一眼四周,面上带了几分沉重,“府上可否有人中毒?”

    季贞儿一愣,想了下,“有是有,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天儿的毒已经解了,只是脸上的红痘不消。

    “可否带贫道过去看看?”

    道士白眉微拧,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事缠绕在他心头。

    季贞儿现在毫无条件相信这个道士,他连太医素手无策的君冥烨都能救治好,相信他也能将天儿体内的余毒也一并医好!

    ……

    上官清越正在服药,肩上的伤已开始愈合,时常很痒。近日又休息较少,哮喘症不时有发作迹象。

    这时,就听院子里传来的女人的声音……

    “快往我进去,我有好消息要告诉皇妃娘娘。”pxbs

    上官清越仔细一听,是碧莺的声音。

    上官清越赶紧让人放碧莺进来。

    碧莺一进门,就欢欢喜喜地说。

    “娘娘,王爷醒了!”

    房间里里外外都是人,碧莺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上官清越,没有别的表情掺杂。

    明日就是君子珏接上官清越回宫的日子,宫里来了一些人帮忙收拾东西。

    现在在翠竹园的人比较杂,碧莺不敢表露真实表情,免得落了人口实。

    上官清越也赶紧喜上眉梢,“义父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可心底,她却狠狠震撼了一番。

    一个已经伤重几日不曾苏醒的人,竟然复活了过来。

    难道注定他命不该绝?

    “那个倒是可真厉害,太医都救治不好王爷,那道士两颗药丸,一道灵符下去,王爷就苏醒过来了!现在太后带着那个道士去看望小王爷了。”

    碧莺双手合十,连连叩拜,“上天垂怜,冥王府的阴云,终于可以消散了。”

    紧接着碧莺又道,“娘娘,那位道士这么厉害,娘娘的哮喘症也可以找那个道士求一道灵符,没准娘娘的哮喘症就真的根治了。”

    上官清越笑了,眸色清凉,“什么灵符,本宫可不信这种东西。”

    碧莺有点尴尬,收拾了下脸上的狼狈,又赶紧说,“娘娘,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去试一试吧!”

    上官清越大致听出来碧莺的意思,若道士可以医治她的哮喘症,那么她暂时还可以留在冥王府,不用回宫。

    碧莺是在担心,上官清越若回了宫里,云珠将再没有机会见到上官清越。

    若季贞儿趁机先将云珠灭口,那么她们想利用云珠除去季贞儿的计划也会破灭。

    “不管如何,义父能够苏醒过来,真是太好了。”上官清越道。

    而此刻,在上官清越和碧莺的心里,都同样有一个担心,就是云珠知道君冥烨醒来的消息,那么云珠就会又燃起一线希望,期盼君冥烨可以救她,反而不来向上官清越投诚,之前的装神弄鬼也算白忙一场。

    “可不是!我们王爷是谁,当年驰骋沙场,几百号人围攻王爷一人都能化险为夷,如今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事儿!”碧莺的唇弯着笑意,说话时神色上带着几分骄傲。

    上官清越心下暗恼,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道士坏事。

    ……

    君子珏听到君冥烨醒来的消息,也是震撼非常。

    他还以为,君冥烨这一次必死无疑。

    魏公公来通报这个消息的时候,君子珏正在喝药,一碗补血的药。

    他差一点将补血的药碗打翻,最后勉强稳住颤抖的手。

    最近他一直用自己的血喂食七彩鹿,身体虚弱的很,日日靠着补血药维持精神。

    “皇上,消息是千真万确了!冥王府现在一片喜庆,阴霾尽扫。”魏公公道。

    君子珏抓紧手里的瓷碗,最后用力摔在地上,碎片溅了一地。

    魏公公赶紧俯首弓腰。

    “太医不是说,醒不过来了吗?”君子珏近乎咬牙。“哪里来的道士,竟然坏事!”

    “皇上,老奴也不知,就是忽然早上来了一个道士,说冥王府阴云密布,有人将欲驾鹤西归,他有办法救治,这才被冥王府的管家引入府中。”魏公公道。

    君子珏的脸色都变了,一阵牛喘。他的一双铁拳紧紧捏在一起,额上的青筋也有两根凸爆了出来。

    “皇上息怒。”魏公公道。

    “所有好事,都被那个道士坏了!”君子珏几近咬牙。

    “皇上,那道士说了,是太后福泽殷厚庇佑了冥王!有太后在冥王身边,冥王会一直安然无恙。”魏公公笑笑说,明显话里有话。

    “福泽殷厚庇护冥王?”君子珏低声呢喃一句,星亮的眸底闪过一丝幽光。

    “拟旨!”

    魏公公赶紧准备笔墨。

    圣旨写完,君子珏丢了手里的狼嚎笔,星亮的眸子渐渐收紧。

    皇叔,此生你休想再将“月儿”从朕身边夺走,她是朕的,一辈子都是朕的!

    君子珏将圣旨递给魏公公,之后俯身在魏公公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