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6:让我看看你是谁

    君冥烨在沉睡中,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依稀好像在青峰山上,中了百里不染毒时,做了一个恍如到了天宫仙境般的美梦。

    女子美妙婀娜的倩影,一直在眼前浮动,她翩翩起舞,唱着好听的歌声……

    歌声清脆又圆润,眼神温柔又噙满嗔恨地望着他,将他的灵魂深深束缚。

    “君若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随相依,映日浴风……”

    “君若湖中水,侬似水心花,相亲相恋,与月弄影,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

    歌声正在你侬我侬之间,那一双绝美倾城的眸子,瞬间变得犹如冷剑穿心一般冰冷。

    君冥烨感觉到尖锐又剧烈的疼痛,仿佛心都在瞬间碎成齑粉,他猛地睁开双眼,可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只是在脑海里,依旧浮现那一张遮着黑色面纱,只露出一双憎恨入骨的眸子,正嗔恨入骨地盯着他。

    君冥烨感觉到一阵心惊,脊背都渗出一层冷汗。

    那是刻骨铭心的恨,如刀似刃,亦如永世燃烧的火焰,熊熊烈焰要将他吞噬成灰,激起他内心最柔软的一处,翻江倒海不能平息……

    他的视线渐渐清晰,隐约能看到眼前上方正是暗蓝色的床顶,可在那一方却浮现上官清越绝美的容颜……

    他觉得,她与他那么接近,触手可及,可又那么遥远,仿佛在天边,穷其一生也再难触碰到她。

    小月儿……

    小月儿!

    他渐渐思绪归拢的脑海里,想起来那晚刺伤他的刺客,拥有一双和小月儿一模一样的眼睛。

    月儿,月儿……

    花闭月!

    上官清越!

    小月儿……

    他似乎有些东西明白过来了。

    他什么都可以忽略,唯独不能忽烈上官清越眼底的深浓恨意。

    那泛着恨意的眼神,像极了当年在冥王府的大火中,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像极了在南云国的瓢泼大雨中,他狠狠刺了她一剑时的绝望……

    那目光,早已犹如刺青,镌刻在他的心底,此生难忘。

    他撑住一口气,一把掀开被子,扯动伤口传来一陈剧痛。即使强壮如他,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那伤口从他的左肩头一直蔓延到他的右下腹,最深处已剖开了他的前腹!

    好狠的一剑!

    虽不能当即致命,却也是要命的一剑!

    即便如此,君冥烨却笑了!

    是他此生都不曾有过的欣喜若狂的笑,若不是有疼痛时刻提醒着他,恐怕真的会跳起来欢呼!

    要不是这能致命的一剑,单凭一双相似的眸子,他根本不能肯定那人就是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还活着!

    她没有死!

    她真的回来了!不管是为复仇,还是要杀了他,终究是回来了。

    太好了!

    他怎么这么笨,早就应该猜想到,花闭月就是上官清越,却又因为不敢相信,一直犹疑不定。

    也或许,他最不能接受的是,那个女人回来后,竟然嫁给君子珏,做了别的男人的女人。

    “王爷!您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不能起身!”轻尘赶紧上前阻挠。

    “滚开!”

    君冥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一把将轻尘推开。

    君冥烨拼力起身,步伐踉跄地走出房门……

    外面天色已暗,稀疏的星星点缀在墨蓝色的天幕上,一轮弯月已清晰可见,西边太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之下……

    君冥烨身形摇晃地向前走,伤口的痛折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为之颤抖,却还坚持着走向在他心中充满希望的地方……

    翠竹园的方向!

    “冥王啊,您怎么起来了,快点回去好生养着,待您的身体好转,也好早日和太后娘娘完婚呐!”

    尖细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魏公公小跑地追上来,赶紧拦住了君冥烨的去路。

    君冥烨当即顿住脚步,生硬地回头。

    什么?

    完婚?

    与太后……

    季贞儿?

    君冥烨一脸诧异困惑,甚至怀疑自己还是梦境中,没有完全苏醒过来。

    他冷冽的眸光,倏然射向魏公公,犹如冷剑迫在眉睫,竟然害得魏公公硬生生倒退了一步。

    君冥烨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魏公公,大步流星地直奔翠竹园。

    “冥王,冥王……”

    魏公公赶紧在后面追。

    ……

    上官清越刚刚泡完药浴,起身更衣,听见外面传来吵闹声,便推门出来。

    “冥王,冥王,您不能进去,皇妃娘娘正在沐浴。”

    小玉极力阻拦,却被君冥烨一脚踹开,倒在地上半晌起不来身。

    上官清越猛然抬头,就看到高大的梨花树下,一袭玄色长袍的男子,已经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她愣住了。

    君冥烨也愣住了。

    暗沉沉的黄昏里,梨花树纷纷扬扬雪白的花瓣,迷蒙了交融的视线,几乎看不清楚对方的容颜。

    君冥烨目光深邃地望着她,没有喜悦,也没有任何别的情绪,只那样安静的,深深地望着她。

    他身上的衣服上,再次渗出一层血水,已经染透了他身上的袍衫。

    一张冷峻的面容,苍白又憔悴,长发披散,随风轻浮,发梢中缠绕着几片雪白的梨花……

    他即便满面病容,依旧不减他独有的摄人霸气。

    所有人都惊呆了地望着君冥烨和上官清越,总觉得有些东西很奇怪,大家又一时间说不出来。

    不过已然肯定,在冥王的视线里,有些东西变了。

    大家率先想到的是,君冥烨可能要对上官清越不利,侍卫已经蠢蠢欲动,随时准备保护皇妃。

    魏公公安静地杵在一旁,看了看上官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