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7:将死之人

    “让我看一看,你到底是谁。”

    君冥烨冷冷咬牙,眸子眯得成了一条缝隙,乍现倏然入骨的寒光。

    上官清越依旧笑容恬静美好,“义父大病一场难道失忆了吗?我是谁都不认得了!”

    “还在和我装糊涂。”君冥烨冷声说。

    上官清越掩嘴轻笑一声,眸光水盈盈的潋滟,“是我糊涂了?还是义父病糊涂了呢?”

    如此近距离之下,上官清越可以清楚看到君冥烨脸上浮现的一层汗水。

    那是因为隐忍身上疼痛渗出来的汗水。

    君冥烨现在身上的伤口一定很痛很痛。

    上官清越不禁心里痛快,却又忽然有一种隐隐的难受,那是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最后,上官清越轻叹一声。

    “义父身体未愈,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君冥烨还是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

    上官清越心下微恼,真的很想亲口对他说一句。

    “我给你生一次的机会,你不要,就休要再怪我。”

    上官清越缓缓抬起自己的手,在她的手指缝隙中,已经沾染了剧毒。

    她张开手指,就向着君冥烨胸前的伤口靠近……

    她实在抑制不住,这么好的,可以杀了君冥烨的机会,在眼前白白错失。

    君冥烨高大的身躯,将上官清越整个人都可以完全遮挡,站在君冥烨身后下面的人,什么都看不见。

    上官清越的手即将靠近在君冥烨的血衣上,唇角弯起一抹惬意畅快的浅笑,只是眼光冷得犹如霜雪。

    君冥烨当然知道上官清越的小动作,也知道她的用意。

    只从上官清越现在的举止,他就已经完全肯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上官清越。

    也只有上官清越才会这么恨他,尤其那一抹眼角眉梢的清冷,一直都是上官清越的专属。

    君冥烨的心里欢喜起来,身上再剧烈的疼痛也变得微不足道,唇角也渐渐攀升上喜悦的笑纹。

    即便他知道,在上官清越的手指上,正有无色无味,见血封喉的剧毒,还是难以压制住心里的愉悦。

    就在上官清越的手,即将触碰到君冥烨的时候,他宽厚的手掌,一把握住上官清越的手。

    上官清越脸色一冷,赶紧用力挣扎,君冥烨还是不肯放手,反而更紧地握住她的手。pc8p

    他热切的目光,深深地凝着她,紧握着她手的力气,透着再也不愿松开的坚持。

    上官清越有些慌了,还在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君冥烨反而笑着对她压低声音说,“我现在还不想死,你也休想再杀我。”

    他笑得格外俊逸,犹如一轮皎洁的明月。

    上官清越还在用力挣扎,被握住在君冥烨的手,也开始不住颤抖起来。

    君冥烨一低头,这才发现,上官清越的手指尖已经开始渐渐发黑了。

    君冥烨脸色一凛,赶紧拽着上官清越进入房间。

    院子里的人都慌了,赶紧冲上去,要跟着进去,没想到君冥烨一把将房门关上,将所有人都锁在了外面。

    “冥王怎么能和皇妃单独在房间里,这样不符合规矩啊。”小玉苦着声音对蕙心说。

    蕙心脸色微沉,呵斥道,“冥王是皇妃的义父,有什么不附和规矩的!”

    大家都进不去,只能等待里面的人将锁住的门打开。

    君冥烨拽着上官清越,找来水,赶紧为她洗手。

    君冥烨恼喝一声,“你简直不要命了!为了杀我,竟然用这么烈性的剧毒。”

    若再晚一些时候,只怕她已经自身中毒身亡了。

    “义父在说什么?我可听不懂。”上官清越的手浸泡在水里,眸色清寒。

    “你不用再伪装了!我已经全都知道了。”君冥烨道。

    上官清越冷笑一声,“看来义父怕死啊,我只是剥了一些瓜子,黑了手指,义父以为是什么?”

    “小月儿!!!”

    君冥烨恼喝一声,上官清越整个人都愣住了。

    有多久,没有听见这个名字了?

    陌生的恍如隔世。

    她沉寂的心弦,竟然似被拨弄了一般,久久不能平定下来。

    上官清越忽然掀翻了一盆水,溅了一片巨大的水花。

    “你也少假惺惺地在我面前摆出一副伪善的嘴脸!”她怒喝一声,忽然挥起一掌,袭击向君冥烨。

    君冥烨扬手抵下上官清越那一掌,伤口却裂得更深,血越流越多,沿着他的衣衫滴落在地上。

    “没想到,你也是怕死之徒!”上官清越再次出拳。

    君冥烨还是躲开了。

    上官清越好像疯了,再次用还没有洗干净剧毒的手,袭击向君冥烨身上的伤口。

    只要她手指内的剧毒,沾染在君冥烨身上的伤口上,那么他就可以当场毙命。

    上官清越的手,化成爪状,抓向君冥烨……

    “我不是怕死!”君冥烨恼喝一声。

    他憋住一口气,勉强躲过上官清越的袭击,再次扼住她的手腕,逼近她的脸,他黑眸中怒火张扬。

    “如果怕,我不会来见你!”

    “那你就死啊!不要躲!让我杀了你!”上官清越声音的末尾都恨得颤抖了。

    “你去死吧!我也就解脱了!”她太痛苦了。

    沉浸在仇恨中的痛苦,只有真正恨一个人的人,才能亲身体会到。

    那种煎熬,分分钟都蚀骨灼心。

    她瞪着君冥烨,目光狠历如刀,压抑在心中五年的恨意,终于可以毫不掩饰地爆发出来。

    “我不会死,现在更不会去死!”君冥烨更大力地抓住上官清越的手腕,任凭上官清越挣扎也无法挣开他的大手。

    他终于等到她回来了,怎么能去死!

    绝望的日子,中有了盼头,他才不要死。

    “我会用我剩下的日子,弥补当年种种……”只盼着,她能给他这样的机会。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上官清越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