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8:心头血药引

    将死之人?!

    君子珏完全被道士的这一句话给震撼住了。

    “她……她只是有哮喘症,什么叫将死之人?在翠竹园调养这段日子,发病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气色也好了不少,明明是好转,你怎么能说她是将死之人!”

    君子珏冲上来,一把揪住那个道士的领口,“你到底会不会看!”

    白须道长依旧面含浅笑,不愠不恼,声音平和地道,“皇上,贫道也是实话实说,皇上息怒。”

    “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救她!”君子珏的眸子冷得如冰,透着一种只要道士说不能救,就会当场将道士处斩的气势。

    道士依旧面色柔润,不卑不亢,“容贫道想想。”

    君子珏一把甩开道士的衣领,任由那道士抚须沉思。

    君子珏等了半天,道士也没想出来办法,他不禁焦急,“难道七彩鹿的鹿茸,也不能完全根治她的哮喘症?”

    “朕在古方中看过,七彩鹿的鹿茸,可以根治哮喘!”

    道士雪白的眉心微微一皱,“皇上竟然得到了七彩鹿!”

    君子珏不禁心中一喜,“看来七彩鹿的鹿茸果然有奇效了!”

    “七彩鹿的鹿茸的确能治哮喘,不过……”道长看着上官清越,眉心收拢的更紧,捻了下白色的胡须,神色显得为难,声音也顿住,没有再说下去。

    “你有话尽管直接说!”君子珏焦急催促。

    “这……”

    道士依旧神色为难,看着君子珏半晌,没有发出声音来。

    “你道士说!”君子珏恼喝一声。

    “七彩鹿的鹿茸确实能治疗哮喘,不过需要一味极为难得的药引。”

    道长看着君子珏,声音更加低弱了,“只怕这味药引,寻不到啊。”

    “到底是什么药引!你但说无妨!只要是这世间有的,朕都能为她弄到!”

    道士这才将话说了下去。

    “七彩鹿的鹿茸,还需要一味心头血做药引。”

    “心头血?”

    君子珏不由得困惑,“什么是心头血?朕从未听说过,世上竟然还有这种药引。”peiz

    “心头血,是从人的心头采集的血。”道士道。

    君子珏笑起来,“这好办!”

    “皇上有所不知,七彩鹿的鹿茸可不是一般的血能养成世间奇药的!也不是一般的血,培养出来的鹿茸,就能医治哮喘顽症。何况娘娘的哮喘症,还是娘胎自带。”

    “你的意思是……”君子珏眉头拧得更加深邃,“到底需要什么人的心头血?”

    道士俯身下来,态度恭敬,直言道,“龙血。”

    “……”

    君子珏眉心一沉,“就是朕的心头血了!”

    “正是。”

    君子珏毫不犹豫,“那就采集朕的心头血好了!只要能救她的命。”

    “皇上,取心头血的过程极其凶险。稍有差池,就会要了皇上的性命啊!这种事……贫道可不敢让皇上亲自犯险。”

    “朕不怕。”君子珏态度坚决。

    “皇上,”道士还是苦心相劝,“即便成功采集了心头血,皇上失了心头血护心,那也是要命的危险!这种事,等同一命换一命。”

    “皇上,三思而行!”

    君子珏看向床上的上官清越,她因为不适眉心轻轻拧着,长长的睫毛好像蝴蝶的翅膀,微微颤抖,似随时都会飞走,离他而去……

    君子珏心口一紧,酸疼起来。

    他的月儿,怎么舍得她离开他。

    即便用他的性命,他也真的无怨无悔甘心情愿?

    ……

    上官清越陷入昏睡中,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君子珏已不在身边,想来应该是回宫了。

    就连之前的道士,也没见到影子。

    守在身边的,只有小玉和蕙心。

    她刚刚苏醒没多久,季贞儿就派来肩輦,要接她去小聚。

    这个女人,消息也太快了!

    竟然知道她苏醒了。

    上官清越吃力起身,问小玉,“我昏睡多久了。”

    “娘娘已经昏睡三天三夜了。”小玉道。

    上官清越扫了小玉一眼,又看向蕙心,蕙心没什么表情,半低着头,看不清楚眼底的神色。

    “太后竟然知道我这个时候会醒,能掐会算的,让人佩服。”上官清越轻轻扶住昏沉的额头,稳住沉重的身体。

    什么小聚,只怕要找她兴师问罪吧!

    趁着君子珏不在,急着找上门,想来个先斩后奏吗?

    现在的季贞儿,只怕已经完全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恨不得来个除之后快。

    门外带着肩輦前来接上官清越的人,正是秦嬷嬷。

    上官清越给蕙心一个眼神,蕙心便笑着端着热茶出去招待秦嬷嬷了。

    “嬷嬷,这一大早上的,雾浓露重,喝杯茶暖暖身子。

    秦嬷嬷勉为其难地坐下来喝茶。

    蕙心笑着说,“嬷嬷,月妃娘娘刚刚苏醒,身体虚弱,还是等月妃身子骨好一些,再去给太后请安吧。”

    “太后娘娘下了懿旨,亲自派本嬷嬷来接月妃,肩輦稳当,不会颠簸到月妃。”

    蕙心还是笑着说,“娘娘现在身体虚弱,实在禁不起折腾,何况这一早上的,风也有些凉。”

    “凉什么凉,现在都夏天了!”

    “嬷嬷……娘娘现在真的很虚弱,万一一折腾,又犯病了,就不好了。”

    秦嬷嬷将一杯茶摔在桌上,“太后娘娘的懿旨,月妃娘娘也不从了!”

    “嬷嬷说的哪里话,月妃哪敢不从太后娘娘的懿旨。”

    “竟然不敢,那就好办了!”

    秦嬷嬷对几个随从使个眼神,几个随从当即闯进门来,要强行带着上官清越上肩輦。

    蕙心和小玉赶紧护在上官清越面前。

    上官清越看着涌进来的一大群人,唇角轻轻弯起一道弧度。

    态度这么强硬,看来真的是凶险的一行啊。

    秦嬷嬷扭着肥胖的身体走上来,目光越过蕙心和小玉,看着床上虚弱的上官清越,阴阳怪气地道。

    “月妃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