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0: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云珠被一群宫女死死压住。

    云珠在众人手中费力挣扎,可最后,还是不能挣脱。

    上官清越心口咯噔了一下,双手慢慢抓紧椅子的扶手。

    房间依旧阴暗的不能看清楚周围,只有天窗照射下来的光芒,看到云珠在一群人手中苦苦挣扎。

    她看到云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为何心口之中会掠过一丝痛意。

    她赶紧抓紧拳头,拼命用指甲的疼痛提醒自己,不要用廉价的怜悯之心去可怜云珠那种人。

    云珠罪有应得,这是云珠的下场!

    但是……

    上官清越唯独担心,云珠没了舌头,将来如何从云珠那里得到季贞儿的一切罪行?

    上官清越抬眸看向黑暗深处的季贞儿,看不清楚季贞儿表情,只能看到季贞儿晶亮的一双眸子。

    这个女人,现在着急处置云珠,无外乎就是想让她的秘密永远埋葬。

    上官清越忽然很好奇,云珠除了天儿的身世秘密之外,是否还掌握了季贞儿别的什么秘密。

    比如,季信阳。

    那个死了多年,碧莺都想为其报仇鸣冤的女子,到底和季贞儿之前有什么纠葛?

    蓝候王谋反的时候,君子珏命所有蓝氏一族统统处斩,就连蓝曼舞也在其列,不能幸免。

    那么季信阳到底又凭什么,在季候王谋反叛变后,和姐姐季贞儿一同得到先皇的赦免,还嫁给了君冥烨做侧妃。

    云珠哭喊着,却不能发出完整清晰的声音,眼角溢出泪来,缓缓沿着脸颊滚落,眼睛里写满了无助和绝望……

    太监已经拿来了铁钩子,正要勾住云珠的舌头时……

    上官清越忽然站起来,“太后,云珠虽然有罪过,但处置云珠的人是皇上,太后娘娘不应该在没得到皇上允许的情况下,私自拔掉云珠的舌头。”

    季贞儿慢慢笑了一声,“月妃还真是宅心仁厚,要为这个贱婢求情不成?”

    接着,季贞儿的声音缓慢起来,拖着幽冷的长音,意味深长道。

    “月妃,你可别忘了,这个贱婢几次三番差一点害死你。若没有这个贱婢,月妃何必沦落如今的田地。”

    季贞儿将后半句话说得十分缓慢,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上官清越,就盼望着能从上官清越的脸上寻到一丝丝的蛛丝马迹,但季贞儿失望了。

    现在的上官清越已经将自己完全当成不谙世事的花闭月,那个真正的上官清越隐藏在心底的最深位置,从来不会轻易泄漏。

    她也清楚,季贞儿这番话,在提醒上官清越,没有云珠从一开始的设计,她不会在五年前,死在君冥烨的手里。

    与此同时,上官清越也清楚,若不是云珠,只怕她早就和书裕远走高飞,且书裕也不会死……

    一桩桩,一件件,每一条都不能原谅云珠。

    “天下皆说太后是菩萨心肠,悲天悯人,活生生拔掉一个人的舌头,不觉得太残忍了吗?”上官清越淡淡开口。

    “臣妾祈求太后,放过云珠。”上官清越施施然行礼。

    云珠被人压制着,不敢置信地望着上官清越,没想到最后的时刻,竟然是上官清越为自己求情。

    云珠的眼泪更加汹涌,眼底终于浮现了愧疚的神色,深深的,浓浓的,将她整个人团团包裹。

    云珠的唇角不住有血蜿蜒出来,落在地上的,滚入泥土中,黏腻一片。

    秦嬷嬷怒喝一声,指着上官清越,“月妃娘娘,别以为皇上宠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竟然口出狂言,暗指太后娘娘毒狠。”

    上官清越浅笑,“臣妾可没这么说。”

    “ 嬷嬷也说了,皇上宠着本宫,自然本宫的身份不一般,嬷嬷还是懂点规矩的好。”上官清越依旧笑容平和。

    秦嬷嬷已经气得咬牙,最后却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最后,秦嬷嬷只能喝令那一群宫女,“快点行刑!掰开那个贱婢的嘴巴,拔掉舌头。”

    太监手里的铁钩子用力下去……

    鲜血喷溅了出来。

    从云珠的喉口里,发出尖锐又含糊的痛嚎。

    上官清越一直侧身站着,不敢回头,也不敢用眼角的余光看云珠一眼。身形僵硬,双手紧握。

    即便曾经杀过人,她依旧不忍心看这样凄惨的一幕。

    她没有再为云珠求情。

    云珠眼角的泪水扑扑滚落,满目绝望和痛苦。

    剧痛,撕心裂肺。

    鲜血模糊了她的满脸……

    沙哑的嘶喊,束缚住所有在场人的心头,犹如鬼魅的呼啸……

    拔舌是大君国宫里的酷刑。专门用来惩戒犯了重罪的妃嫔。

    用三个铁钩勾住人的舌头,三个铁钩栓在一根铁链上,只要用力拉扯铁链,力道够大,人的舌头会被活生生地从口里拉断!

    那种痛,于割舌有过之而无不及!

    被拔舌之人日后再也不能说话,不但如此,就连一丁点声音都不能再发出来!

    鲜血淋漓一地,云珠已满身是血。她被丢在地上,浑身抽搐。

    嗅到浓烈的血腥味,不禁让人心里一阵恶心。

    季贞儿赶紧别开眼睛,一副于心不忍的样子,赶紧挥挥手。

    “快点带下去吧!留着她一条狗命残喘,也算哀家对她仁至义尽。”

    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上官清越低垂眼睑,掩饰住眼底的光彩。

    云珠被脱了出去。

    地上留下一大片的血迹,触目惊心,浓烈的血的味道,积压着空气,恍惚变得稀薄起来。

    上官清越捂住不适的心口,忍着喘息,不让自己在这个时候犯病。

    “真是晦气。”

    季贞儿低喝一声,起身站起来。

    秦嬷嬷赶紧弓着身子上前搀扶。

    季贞儿缓缓走向房门,目光瞥着上官清越,那是憎恨入骨的眼神。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