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2:你来杀我的?

    “好戏?”

    蕙心还是不懂,困惑地望着上官清越。

    “师父,你说君子珏为了稳固皇位,真的会一直纵容季贞儿吗?之前季贞儿是太后,君子珏也一直依附季贞儿,但现在季贞儿嫁给君冥烨了,君子珏会让季贞儿带走之前的全部势力,和君冥烨合体,变得更为强大吗?”

    蕙心道,“当然不会!皇上看着温润,实则精明的很,也懂得能屈能伸,不然在这种局势下,怎么能做得稳皇位。”

    “皇上会让季贞儿放手手里的所有大权,只身嫁给君冥烨。到时候,原本属于季贞儿的大权,便都落在君子珏的手中。而季贞儿也不会甘心就这样一无所有,那么全部的希望,就在天儿身上。”

    “现在的谣言,也不仅仅针对在南云国细作身上,还是让大家开始接纳,皇上会立下一名亲王的小王爷为皇储。”

    “只要百姓和群臣接纳了,那么天儿成为皇储便也顺理成章!天儿因为要成为皇储的事,差一点被亲生母亲南云国细作云珠害死,会博得很多同情,从而会让天儿得到很高的呼声。”

    “天儿有君冥烨手中的大臣拥护,又有了百姓的垂怜,再有季贞儿的势力支撑,那么成为皇储就是顺理成章了。”

    “到时候,即便皇上不同意,即便上官清彤将兵符交给皇上,与皇上合力反对,却也是无济于事。”

    “他们的矛盾会变得更加激烈,上官清彤身为皇后,岂会甘心情愿让别人的孩子,成为太子!她和太后之间的关系,也将成为死对头。”

    蕙心看着神采飞扬的上官清越,也跟着含笑起来。

    “如果局势真的这样发展,那么越儿的仇,也就能很快报了。”

    “不!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什么?”

    上官清越嗤笑一声,“如果季贞儿的儿子做了太子,那么季贞儿将更加高枕无忧!”

    “而君子珏向来多疑,现在只怕已经开始怀疑上官清彤了,未必能得到上官清彤手里的兵符!而上官清彤为了自保,在这个时候,也未必将兵符交出来。方才的设想,过于理想化,不一定会实现。”

    “那么越儿,你打算怎么做?”

    “师父,季贞儿想让天儿做太子,那么现在她有一个最大的挡路石。”

    蕙心双眼一张,当即明白了,“越儿是说云妃!”

    “对!云妃现在身怀有孕,应该也有五个多月了。云妃是皇宫之中,唯一一个怀孕的妃子,季贞儿下个要对付的人,一定会是云妃。”

    “只要云妃的孩子还没出生,天儿成为太子这件事,也会一直悬着!若云妃生下一位公主还好,若是皇子,便是将来的太子!季贞儿一定不会让这个孩子,来到世上。”

    上官清越起身走到院子,站在梨花树下。

    花瓣已经凋零无几,落了一树的青蕊。

    这个时候,小玉回来了,禀报道。

    “娘娘,太后娘娘一早就回宫了!”

    上官清越心口一窒。

    想来季贞儿着急回宫,就是冲着云妃去了。

    “师父,想办法通知云妃,小心太后。”

    蕙心点点头,出了院子。

    上官清越盯着蕙心离去的放心,眉心渐渐收紧。

    忽然心里有了一个怀疑,也不知道师父到底是什么身份,从认识师父开始,就觉得师父无所不能,看着普通平常,却总是有出人意料的本事。

    上官清越想到了倾城公子,想到了百里不染……

    曾经百里不染问她,她的师父是谁,百里不染却十分肯定地说,他们出于同门,拥有一个师父。

    那么蕙心,真的也是百里不染和倾城公子的师父吗?

    那么厉害的两个人物,真的也是蕙心交出来的弟子?

    可是这么长时间了,蕙心一次都没有提起过倾城公子和百里不染。

    也不知道……

    他们现在身在何方,过得如何。

    还有碧莺,南宫鸿雁……

    曾经的一些东西,慢慢在眼前铺陈开来,好像看到了冷玉函,看到了雨芡和蓝颜儿……

    又似乎看到了司徒建忠,看到了青五,看到了哥哥和父皇……

    很多人的影子在眼前纠缠,熟悉却又遥远,恍如隔世。

    她想起来很多人,却唯独没有想起来君冥烨。

    对君冥烨的一颗心,已经在五年前,被君冥烨亲手刺死了。

    这两日,也不知道君冥烨什么情况,没人再提起过君冥烨,也不知道君冥烨的伤情是稳定了,还是持续恶化。

    深夜的时候,月光皎洁,周遭异常安静。

    上官清越浅浅睡去,并不安稳,依稀听见有风将窗子推开……

    她猛地睁开双眼,一个翻身跃下床榻,借着黑暗隐身在床侧的拐角处。

    她可以肯定有人潜了进来!

    果然……

    房内有一豆照明烛火,只能勉强撑起些许微弱的光亮。

    一道模糊的影,映上官清越床榻外的屏风上,高大颀长,一看便知是个男人。pntx

    那男人小心向前靠近,绕开屏风走向床榻……

    上官清越隐身的位置,只能看到那男人的侧脸,一身青色长衫,长发绾个髻,有些许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

    这背影,还有那身材,像极了轻尘!

    难道那是轻尘?

    可轻尘为何要悄悄潜进翠竹园?

    刺杀她吗?

    他们之间的话已经说明,再见面很可能会成为敌人!

    “你来做什么?!”上官清越低声问了一句。

    轻尘听出那声音是上官清越,急忙收手却没料到,上官清越借此机会手化成爪状直接扼住他的咽喉……

    上官清越傲然浅笑,抓着轻尘脖颈的手虽未松开,也没有加大力道。

    “你还是不忍心对我下手!”上官清越道。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