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3:私奔?

    上官清越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隐约觉得耳边有呼呼的风声……

    等她有知觉,苏醒过来的时候,先是感觉到周遭的温度有点低,不似翠竹园那般温暖宜人。

    有清风卷过,有青草泥土的淡淡清香,还有马儿的低低吐气声……

    上官清越努力挑开眼睑,本想看看周遭的环境,却不成想看到的却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还是君冥烨的脸!

    猛然间,她更大双眼,惊恐地望向眼前的君冥烨。pntx

    “你……你怎么会在这?这是哪里?”

    上官清越赶紧环视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处在一辆马车内,身下垫着松软的被子,即便马车颠簸,也不觉得疼痛。

    清风吹开车帘,外面的天空,刚刚放亮,天幕上还有零星几颗没有隐退的星子。

    她赶紧瞭望一眼外面,这里竟然是郊外,有浓郁的树林,正因为马车的前进,不断后退。

    “你要带我去哪里?”

    上官清越有些慌了,看向脸色苍白,神色绷紧的君冥烨。

    “离开京城!”

    君冥烨回答的干净利索。

    上官清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离开京城!”

    她起身,被君冥烨一把按住。

    即便君冥烨现在身体比较虚弱,他的力气依旧比她大很多,上官清越一时间挣脱不开,也起不来身。

    “你必须离开京城!”君冥烨的口气霸道又冰冷。

    上官清越气结正要发火,转瞬却嗤笑起来,“义父是想逃婚不成?”

    她刻意吐字清晰,将“义父”俩字咬的很重。

    “我不是你义父!”君冥烨最最厌恶这个称呼,尤其是从她的口里唤出来,瞬时恼怒。

    他一把将她压在身下,目光喷火地盯着身下容颜倾城的女子。

    她处在他的双手之间,一时间起不来身,也不敢挣扎,否则只会与他的距离更加靠近。

    上官清越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忽然有心跳加快的感觉。

    她已经没有心了啊!

    即便有心跳,也只是冰冷的躁动,可是为何觉得浑身都不禁跟着滚热了起来?

    君冥烨的口气,忽然柔软了下去。

    “不要再用这种办法报复我,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君冥烨那深邃的眸底,漾起丝丝痛色。

    “报复你?”

    上官清越好奇地咀嚼这几个字,“我为何要报复你?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她刻意刁难,笑着的面容,掩住了心中对他的恨。

    “我……”

    君冥烨一时间无法说出话来,霸气的眸就这样微微垂了下去。

    沉默稍许,他口气郑重起来。

    “我会弥补你,用余生来弥补!”

    “弥补?弥补什么?”上官清越好笑起来,“你弥补得了吗?你所做的一切,已经成为烙印,深深雕刻在我的心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抚平。”

    忽然,上官清越笑得愈加灿烂,却是那么的妖艳,“不过冥王要失望了,我真的不是上官清越,我是花闭月!上官清越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不会再活过来了。”

    “你胡说!”君冥烨低吼起来。

    “冥王现在是带着皇妃私奔吗?这样似乎不妥吧!”

    “你不是皇妃,你是本王的女人!”君冥烨低吼着,瞪大那对黑色的眸,滚出凶悍的光芒。

    “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一辈子的女人!”

    君冥烨的口气更加霸道,一把紧紧抓住上官清越的手腕,透着一副势在必得的力量。

    上官清越依旧笑容娇媚,“冥王当年刺了先王妃一剑,就在心口的位置,一剑穿膛而过,直接碎了心脏,先王妃当场毙命。”

    上官清越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只手解开身上的腰带。

    她正在当着君冥烨的面,宽衣解带。

    “你做什么?”君冥烨拧起浓眉。

    “给冥王看一看,月儿这副身体上,心口的位置,到底有没有疤!这可是证明月儿不是上官清越的最好证明。”

    上官清越望着君冥烨那棱角分明的俊脸,眸色透着潋滟的风情,眼底的光泽却是冷若寒潭。

    就在上官清越即将解开外衫,露出里面浅蓝色的肚兜时,君冥烨低喝一声。

    “住手!”

    君冥烨一把按住上官清越的手,生怕她的手,会揭开那最后一层屏障……

    “你在害怕。”

    上官清越笑起来,眸中碎莹闪闪。

    他在害怕,怕她雪白的胴体上,没有丝毫疤痕。

    一剑穿膛而过,那种疤痕,这辈子都要烙印在她的身体上,抹也抹不去。

    “你就是她,不用任何证实!”君冥烨低吼着,口气十分的笃定。

    “你这是自欺欺人。”

    “我没有自欺欺人!”

    “放我回去!我不会跟你走!”上官清越用力说。

    “离开这里,重新来过,不好吗?”君冥烨几乎吼了起来。

    “我凭什么和你离开这里?凭什么和你重新来过?京城有我的一切,荣华富贵还有我的男人,凭什么跟你奔波一生!”上官清越振振有词,当即说得君冥烨哑口无言。

    “荣华富贵?男人?”他低低地呢喃,声音里满是痛意,盯着上官清越的黑眸竟然晶莹闪动。

    他会落泪?

    为了她而落泪?

    别闹了,只是演戏,怎么可能!

    上官清越一脸嗤笑,甚至透着讽刺。

    可在君冥烨张大的黑眸里,那一抹水色,十分清晰,让他一双幽深黑眸,显得更外的明亮。

    “对!我不会跟你走!”她大声道。

    她不会走,她的仇还没报!

    季贞儿还活着,她怎么能走!

    上官清越挥起一掌击向君冥烨,他现在身上有伤,身边又没有人保护,趁此机会只要猛力攻击一定能杀了他!

    君冥烨根本就没有躲,神色淡定地看着上官清越,一副肯定她杀不了他的样子!

    他如此的自信,只会令上官清越更加恼火,掌力亦随之愈加迅猛……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