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4:让你永远回不来

    上官清越被点了穴道,以攻击君冥烨的姿势。

    马车摇晃,山路崎岖,车厢颠簸的厉害。

    上官清越没坚持多久,便已浑身酸痛,面色吃紧起来。

    君冥烨好笑地坐在一旁,打量一动不能动的上官清越,眸色戏谑。

    “很累吧。”

    废话!

    “要不……”君冥烨拖着长音,“让你坐一坐?”pqdv

    上官清越用力用眼角余光睨着君冥烨,发现他笑得兴味盎然,就知道他有意戏弄她。

    君冥烨得不到上官清越的答案,过了一会又道。

    “你不想坐?”

    “不说话,便是默许了。”君冥烨自问自答。

    这个杀千刀的!

    上官清越在心里痛恨咒骂。

    她被点了穴道,根本不能说话。

    “好!那你便这样站着吧。”君冥烨笑着靠在座位上,一双狭长的黑眸里星光熠熠,笑容在他俊美的脸颊上铺陈开来。

    上官清越被气得双颊通红,只觉得胸腔内都是奔腾的熊熊烈火。

    她在心里狠狠发誓,“君冥烨,你最好一点机会不给我,否则一定杀了你。”

    君冥烨端详着上官清越怒火张扬的样子,笑容在眼底一点一点加深,一对黑眸也变得深邃起来。

    他唇边挂了抹浅浅的笑,苍白的神色反倒更显邪魅。

    他忽然向着上官清越伸出手来。

    上官清越狠狠盯着伸到面前的一只大手,抗拒又排斥的神色,无不说明,她此刻多么厌恶他的碰触。

    君冥烨的心口倏然一紧,最后轻叹口气。

    他起身,抱着上官清越坐在椅子上,帮她将手脚摆成舒服的姿势,又给她在膝上裹上一层被子。

    上官清越收紧的心口里,隐约有一道暖流掠过。

    但那感觉很微浅,轻易就隐匿了。

    “我……”

    君冥烨缓缓开口。

    “从今往后,不能给你荣华富贵了。”

    “离开京城后,我会变得一无所有。自此,我们要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但我相信,我们会很快乐,让你真真正正地快乐。”

    他微凉的手指,缓缓从上官清越的美丽脸颊上掠过,轻缓又温柔,好像在描摹一件艺术品。

    随着他手指的游动,她的心口一点一点收紧,连带心底深处早就已经死绝了的麻木的地方,却也渐渐有了一点酥麻的感觉。

    她厌恶极了这种感觉,也恶心极了他的碰触。

    她用恨毒了的目光睨着君冥烨,他却全然当看不见。

    她在心里咒骂他的虚伪。

    她也很想问一问他,是什么给了他放弃一切的勇气,连他最爱的大君国,也能抛下。

    五年前,他为了大君国,不惜对哥哥下手,对她下手,为了龙珠,几乎连自己的性命都能舌下。

    而五年后……

    他竟然心甘情愿放弃一切,带着她远走高飞。

    如果是五年前,她或许还会欣然跟随,哪怕亡命天涯,也会觉得美好。

    而现在……

    除了恨,她对他再没有任何别的情感。

    她缓缓闭上眼睛,不想再看到君冥烨的一张脸,否则只会痛恨得心口发疼。

    犹如当年被他一剑刺穿心脏那种疼。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不肯理会自己,只能轻叹一声,不在说什么了。

    ……

    君子珏得知上官清越失踪,赶紧派人四处寻找。

    他搜遍了翠竹园和冥王府,甚至连紧挨着翠竹园的泉山都搜查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上官清越的丝毫踪迹。

    当大家发现,冥王也同时失踪了,就连冥王的贴身影卫轻尘也不见了,大家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月妃娘娘和冥王私奔的绯闻,不胫而走。

    季贞儿怒不可赦,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流言继续流传,当即对外公布。

    “冥王已被哀家送去别处静养身体。皇上周日忙于国事,这种小事,哀家便没有知会皇上。”

    “哦?既然冥王不是遭遇不测,朕也就放心了。”

    君子珏将后半句话,咬得很重,目光阴恻恻地盯着季贞儿。

    君子珏心里很清楚,君冥烨一定将上官清越偷偷带走了,他绝对不允许五年后,君冥烨将那个女人从他的身边再夺走。

    君子珏找来夏侯云天,让夏侯云天带一队人马乔装出城。

    “务必找到月妃!若发现……”

    君子珏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星亮的眸子里,渐渐渗透出来一股骇人的杀气。

    “发现冥王,大可先斩后奏。”

    君子珏一直将对君冥烨的杀意掩藏的很好。

    五年前就曾对君冥烨动过不止一次的杀念,但那个时候,整个大君国都仰仗君冥烨,后来又因为得知君冥烨确实对皇位没有任何觊觎,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这五年来,君子珏恨透了君冥烨,君冥烨居然亲手杀了上官清越。

    现在上官清越终于回来了,他绝对不允许君冥烨再伤她一丝一毫。

    再度翻涌起来的杀气,犹如滚滚浓烟,将君子珏周身包围。

    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对君子珏说,只要君冥烨死了,那个女人就可以完完全全是他的了。

    君子珏的拳头猛然抓紧,隐隐咯咯作响。

    夏侯云天沉吟稍许,“皇上,若冥王死了,冥王的党羽,该如何镇压?只怕他们会不服,联合造反,为冥王报仇。”

    “这些以后再说!”

    君子珏恼喝一声,吓得夏侯云天当即不敢多说一句话。

    君子珏一拳挥舞在实木桌子上,整张桌子,当即四分五裂。

    “皇叔,是你的狂妄和不知天高地厚,害了你自己!朕已对你仁至义尽。”

    夏侯云天抱拳领命,“皇上,微臣一定将皇妃秘密带回来。”

    ……

    季贞儿也再不能平静。

    大婚的日子,本来定在十日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