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6:一起下地狱

    轻尘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上官清越收紧美丽的眉心,眸光幽然地望着轻尘在风雨中被淋透的背影。

    “我让你进来。”她口气命令起来。

    “主子,请进去。”

    轻尘淡漠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

    上官清越的心口,却犹如被重石撞击,掀起一片滚滚波涛。

    主子……

    她嗤笑起来,“既然我是主子,为何我的话,你不听?”

    说完这话,上官清越就悔了。

    在轻尘的眼里,他真正的主人只有君冥烨一人。

    轻尘没有回答,只是抓紧雨伞的手,倏然一抖。

    上官清越依旧倾身望着车外的轻尘。

    忽然,觉得后颈处袭来一股阴风,随即腰际一紧,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环住。那双大手,稍微用力一带,她便已回到无风无雨的车厢之内。

    耳边传来阴恻恻,怒意缭绕的声音。

    “本王的随从,不需要你来关心。”

    “……”

    看到她关心别的男人,不管对方是谁,君冥烨的心里都有火焰燃烧起来。

    风,卷起厚重的车帘。

    朦胧的雨线之中,轻尘一袭青色的身影,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车外,在风雨中浑身湿透,恍如一座雕塑……

    “让他进来。”

    上官清越轻轻开口。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执拗什么。

    “不让他进来又如何。”君冥烨忽然贴近她的脸颊,声音阴凉,透着几分用力。

    上官清越不闪不避,目光静静地望着他怒意萦绕的一张俊脸。

    “那我便出去和他一起淋雨。”

    看到他生气,她心里真的很痛快。

    君冥烨身上的寒意变得更加浓烈,一双黑眸之中也迸射出刺目的火焰来。

    “出去?”他闷笑一声,随即愤怒低吼起来。

    “出去就别回来!!!”

    正中上官清越下怀,岂有不听话之理。

    她一把将君冥烨推开,起身就往外走,一把掀开车帘。

    她纤瘦的身影,立在风雨交加的车外,好似随时都能被那一阵狂风卷走。

    君冥烨阴沉的眼角,越收越紧,铁拳也紧紧握了起来。

    这个女人,偏偏喜欢跟他做对!

    怒火在胸腔内横冲直撞,气得君冥烨的胸口一阵剧烈起伏,带动身上的伤口一直隐隐作痛。

    忽然,君冥烨笑了。

    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身上有伤,故意气得他耗尽力气,好趁机逃走。

    果然。

    上官清越微微回头看了一眼车厢内的君冥烨,随后又看向遥远的漫天大雨一眼。

    轻尘寂静地坐在那里,雨伞上的雨柱不住往下滚。

    “主子,还是进去吧。”

    轻尘飘忽的声音,从哗哗哗的大雨中传来。

    轻尘一直没有回头,却也看向远方,正是上官清越所看的,可以逃走的唯一一条路的方向……

    上官清越咬住嘴唇,袖子中的一双手蓦地抓紧。

    轻尘倒是很了解她。

    上官清越勾唇一笑,走到轻尘的身后,“我见你一个人淋雨,实在不忍心。”

    “主子,轻尘只是贱命一条。”

    “轻尘,你怎么能这样说你自己,在我眼里,你从来不是贱命一条。”

    不管现在的话是真是假,在上官清越的心里,轻尘一直都是一个别样的存在,也是这个世上,唯一对她毫无要求好过的人。

    这份恩情,不管何时,上官清越都不会忘记。

    雨水淋湿上官清越长长的秀发,脸颊愈显白皙莹透,红唇也愈加娇艳。

    雨中的风吹来,可以吹透贴身的湿衣,直接透骨骨子里。

    上官清越笑着,缓缓对着轻尘的后颈抬手……

    只要她下手够狠,够快,想来轻尘不会有躲闪的机会。

    而君冥烨在车厢内,身负重伤,未必有机会追得上她。

    他们还不知道吧,她已经用内力冲破了封住内力的穴道,只要搞定轻尘,她完全有把握逃出去。

    就在上官清越出手之际,轻尘已经转过身来,目光淡淡地望着她。

    上官清越的手,只能僵硬在半空中。

    轻尘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上官清越要对自己出手,依旧神色坚定地对她说。

    “主子,进去吧!外面风雨太凉,小心身体。”

    上官清越只好悻悻放下自己的手,恼怒地狠狠瞪了轻尘一眼。

    她现在确实很冷,简直冷透了身体,转身走回车厢内。

    君冥烨正在悠闲地闭目养神,一副慵懒无谓的样子。

    上官清越又狠狠瞪了君冥烨一眼。

    这对主仆,还真是有默契!

    上官清越冷得有些微颤,忽然一件外袍丢了过来,君冥烨缓缓薄唇开启。

    “换上,别着凉,沿路没有医馆。”

    “你在这里,我怎么换!”

    君冥烨倏然睁开一双冷眸,高大的身体猛地压了过来,目光变得火热,唇角勾起一抹坏笑。

    “你的身体,本王哪里没见过。”

    上官清越瞬时红了双颊,“你!”

    君冥烨低笑起来,手指缓缓沿着上官清越的脸颊,轻轻抚摸,“别担心,我可以假装看不见。”

    上官清越一把打开他的手,“放肆!我是皇妃!冥王自重。”

    君冥烨笑得更加大声,“经过这一次,即便你有幸逃走,回到皇宫,你还会是皇妃的身份吗?”

    “小月儿,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跟着本王。”

    他修长的手指,再度攀附上来,缓缓沿着她脸颊的弧度,滑向她的脖颈处,流转徘徊。

    “即便你此次我不碰你,在你的身上,也会挂上本王的标签。”

    上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