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7:能不能救?

    上官清越吃力地捂着心口,大口大口地抽气,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

    严重缺氧,她马上就要昏厥过去了。

    车厢外,打斗声音越来越激烈,还伴着惨烈的哀嚎。

    上官清越知道,一定是对方找到她了,但就是不知道,来人会是谁的人,死神降临?还是救命稻草?

    上官清越吃力的爬起来,她要趁着现在大乱,逃离这里,自己回到京城去……

    她还有无极和无央,绝对不能抛下那两个孩子。

    上官清越却已经站不稳了,刚站起来,便又跌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君冥烨忽然睁开了一双幽深的冷眸。

    他一个翻身坐起来,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赶紧一把将上官清越从地上拽了起来,一把拥入怀中。

    “你怎么了?是不是犯病了!”

    上官清越猛地睁大眼睛,“你你……你……”

    她大口抽气。

    “你……”

    君冥烨冷着一张脸,棱角分明,线条更加刚毅。

    “你以为,凭你现在的力气,能杀得了我?”

    “你……”上官清越气得喘息更加用力。

    君冥烨虽然生气,这个女人居然一直都想杀了自己,但见她现在这个样子,心中的怒火,又不禁渐渐瓦解涣散开来。

    他有力的手臂,渐渐收紧,圈紧这个柔弱又无力的小女人。

    他赶紧从怀里掏出来一颗,早就准备好的药丸,塞入上官清越的口中。

    等上官清越吞下药丸,稍微有了一些力气的时候,不住从他的怀里挣扎,他还是忍着伤口的疼痛,紧紧圈着她不放手。

    他已经顾不上伤口的疼痛,现在只有慌乱无章的担忧。

    “别乱动,外面来了刺客!”

    君冥烨从掀开的车帘一角,看了一眼外面。

    居然都是一群黑衣人。

    他当即断定,“这些人,是来杀我们的。”

    上官清越勉强撑着一口气,“别说的好像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样!”

    “怎么会有刺客,要将我们一起杀了!”上官清越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

    “不管现在来的人,是谁的人手,我都有一半的活命机会。”

    君冥烨勾唇冷笑,“是啊,若是皇上的人,自然会杀了我这个功高盖主的冥王,而保留你。若是……”

    上官清越紧紧盯着君冥烨,他却不肯说下去了,她冷笑起来。

    “不管什么时候,在你的心里,你的贞儿永远都是善良无害的,她的双手都是圣洁不染纤尘,何况是一丝血腥。”

    上官清越莫名的火大,一把将君冥烨推开。

    君冥烨盯着她,不说话。

    君冥烨不肯承认,但上官清越心里却很清楚,若现在外面的黑衣人是季贞儿的人手,那么她必死无疑。

    轻尘的身手,很快就解决了那些黑衣刺客,便驾起马车,迅速在风雨交加中狂奔。

    风雨之中,似乎还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

    上官清越安静地坐在车厢内,手还在扶着不适的心口位置。

    君冥烨一直目光幽深地望着她,似乎方才发生,他险些被上官清越勒死的事已经过去。

    上官清越也很懊恼,自己竟然失手了,竟然又让君冥烨给活了过来。

    临近晚上的时候,君冥烨又给了上官清越一颗药丸。

    这是治疗哮喘的药。

    上官清越漠然接了过去,塞入口里,用力吞咽下去。

    轻尘应该是又找到了一个安全的落脚点,不然不会停下马车休息。

    下过大雨之后,天空格外的清明,一轮明月皎洁如盘,遥遥挂在中天之中。

    上官清越无力靠在车厢内,不想说话,也不想动。

    君冥烨也安静地闭目休息,自从经历了白日里的刺客袭击,他就变得异常的沉默,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上官清越也格外的安静,没有一点声音,唇角却隐约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临近清晨的时候,就在轻尘继续开始赶路,上官清越又犯病了。

    她这一次犯病,竟然比上一次还要凶猛,喘息变得格外困难。

    君冥烨赶紧将带在身上的药丸,再给她吃一颗。

    上官清越靠在君冥烨的怀里,无力摇头,“没用的……我的病,即便有药,若不能很好休息,也起不到任何效用……”

    “何况,……何况你的药,根本不是……不是特效药……”

    上官清越用力抽气,抓紧君冥烨的衣襟,“你可一定……一定要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上官清越扯动发紫的唇角,更紧拽着君冥烨,“一定要救我,我不想死……”

    君冥烨的心都要碎了,赶紧说,“救你,肯定救你!”

    “轻尘,快点找医馆———”

    君冥烨对外低吼一声,更紧抱住怀里的虚弱女子。

    他却没有看到,上官清越的唇角,隐隐勾起一抹得逞的浅笑。

    君冥烨已经吓得脸色发白,更紧抱住这个虚弱的人儿,恨不得用自己的呼吸,换取她的呼吸顺畅。

    他真的很怕,她这样困难的呼吸,随时都有终止的一刻,越是害怕,便越是紧张,越是担心。

    “小月儿,别怕,很快……很快就能找到医馆,再坚持一会,一会就到医馆了。”

    君冥烨赶紧帮上官清越敞开领口,这样她才能呼吸更顺畅一些。

    他的手,竟然一直不住颤抖,动作也变得毫无控制力,没想到用力过猛,将上官清越的衣衫,全部给扯开了。

    当年……

    他刺入一剑的地方,也**裸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而上官清越也是那样大咧咧地任由他去看,她要用那里毫无疤痕,胜白如雪向君冥烨证明,她不是那个上官清越。

    这会不会是对君冥烨的一个雷霆般的打击?

    上官清越果然看到君冥烨浑身猛地一震,她差一点痛快地笑起来。

    他费尽心思,做了那么多,也用强大的耐心忍受了那么多,最后知道,自己用尽很多努力的人,却不是那个人,是不是很受打击?

    但让上官清越吃惊的时候,君冥烨竟然还是选择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