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8:跟老娘玩,还嫩点

    上官清越泡过药浴后,总算舒服了很多,不再大口大口地抽气,只是更加疲惫,沉重的眼皮,怎么都睁不开。

    君冥烨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照顾她,连自己胸前有些开裂的伤口,正在一阵阵剧烈的疼着,也顾不上。

    窗外的大雨仍在继续,无情拍打破败的窗棂,发出吱嘎吱嘎随时都会坠毁的声音。

    这个时候,医馆紧闭的大门,发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白发苍苍的老大夫正要去开门,被轻尘拦住。

    轻尘警惕地从窗子扫了一眼外面,见没什么可疑的人,又从门缝看了一眼门外敲门的人。

    “郎中,有没有郎中啊,开门啊郎中……”

    说话的是个男人,还伴着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呻吟声。

    “好冷,冻死我了……你倒是快点啊……”

    “好好好,我再用力敲门。”

    老大夫赶紧推开门,风雨猛地灌了进来。

    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留着一撮黑色的胡须,身边是一个风韵犹存,满身娇媚风情的女人。

    “郎中,我娘子病了,进来看看。”俩人穿着蓑衣,看样子不像镇子里的百姓,好像是赶路途径此处。

    老头扫了两人一眼,“进来避避雨吧。”

    女人和男人很高兴,赶紧多进来,不住拍打身上的雨水。

    老头简单给女人把了下脉搏,“只是有些感染风寒,不妨事,喝一剂汤药就能好。”

    女人赶紧笑起来,风情款款,看着老头的眼神里都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骚味。

    “还是老郎中厉害,一剂药就能管用。”

    男人有点不大乐意,撞了那女人一下,嘀咕一声,“一个老头子,你都不放过。”

    女人瞪了男人一眼,男人当即不敢说话了。

    轻尘一直看着他们,警惕的神经依旧不曾松懈分毫。

    男人笑着放下一些银两,对老头说,“老郎中,不瞒你说,我和我娘子是赶路的,这雨吓得太大了!娘子正巧身子不太舒服,就进来看看病,再躲躲雨,这些酬金,还望手下。”

    老头只是收了诊金,剩下的都退给男人,“与人方便,也是与己方便,你们便等雨停了再走吧。徒儿,去给这位夫人熬药。”

    那个女孩子,从来话不多,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容貌也极其的普通,安安静静的去后面熬药。

    “我叫徐大,我娘子叫媚娘,谢谢老郎中了。”男人笑呵呵地道谢。

    这雨一直下,没有停下的意思。

    徐大和媚娘只能住下来过夜。

    轻尘一直盯着他们,即便看着像普通百姓,但在这个时候,也不容许他松容丝毫。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渐渐睡了,便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被血水浸透,浑身冷的厉害。

    他有些昏眩,脸上虽然毫无异样,疼痛却在一阵阵加剧。

    心里还在徘徊,为何她不是上官清越,为何身上没有疤痕……

    沉闷的胸口,总是让他呼吸压抑。

    他正要推门出去,却发现眼前越来越黑,眼前的景物也在不住旋转。

    他隐约看到了一个风情款款的女人,正在对他说着什么,随即头脑一沉,便昏了过去。

    媚娘正要去客房休息,发现君冥烨昏倒在地上,吓得赶紧喊起来。

    “来人啊,有人昏倒了……”

    媚娘赶紧蹲下来,仔细打量君冥烨俊美无俦的容貌,眼底掠过一抹惊艳的流光。

    “这个男人,长得可真好看……”

    媚娘抬起手指,就要去抚摸君冥烨的脸颊,徐大已经先一步冲上来,一把拽住媚娘的手。

    “你干什么?”徐大当然了解自己的娘子。

    媚娘赶紧挥散脸上痴迷的笑容,一本正经起来,“他昏倒了,我帮忙看看。”

    “你又不是郎中,你看什么!”徐大看了一眼君冥烨,妒火中烧,这个时候徐大无意间看到敞开的门内,昏睡在床榻上的上官清越。

    瞬时,徐大眼前一亮,不禁吞了吞口水。

    那个绝美的女子,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长发披散,浓睫紧闭,挺翘的鼻子,还有那红润的唇瓣,线条优美的让人心颤。

    还有她白皙嫩滑的皮肤,好像精的玉瓷,正散发着晶莹玉透的光泽。

    徐大的心都在荡漾了。

    媚娘当即恼了,狠狠掐了徐大一把,“看什么看,当着老娘的面,居然看别的女人。”

    这个时候,轻尘冲了上来,赶紧抱起君冥烨,一把将上官清越的房门关上。pyly

    轻尘瞪向徐大和媚娘,“滚!”

    萧杀冰冷的气势,吓得徐大和媚娘赶紧灰溜溜地走了。

    “快点搀扶公子去旁边的房间。”老郎中赶了过来。

    “公子身上有伤,已经开裂发炎,又淋了雨,有些发热。徒儿赶紧取药箱来,我先为公子扎两针。”

    老郎中扎了两针,便赶紧吩咐徒儿去熬药,可这几天下雨,医馆里有些药已经没有存货了。

    “师父,我去李家药铺去买药。”

    “你小心点!”

    女孩子赶紧撑着伞跑了出去。

    李家药铺本就远,一去一回也要两个时辰。

    君冥烨现在的情况有点紧急,老郎中便赶紧让轻尘去厨房将炉灶上的药给煮了。

    轻尘担心君冥烨的安危,他若去熬药了,谁来保护君冥烨的安全。

    他站在原地,面色为难。

    这个时候,媚娘走了过来,笑着说,“老郎中,我见你这里人手也不够用,为了感谢您的收容之情,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尽管说。”

    老大夫便将熬药的活,交给了媚娘。

    徐大也笑呵呵地走了过来,“有什么用得到的地方,我也可以帮忙,我之前也学过一段时间医术,在我们镇子上,也是半个郎中。”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