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99:你们师徒到底什么人

    上官清越猛地睁开双眼,吓得徐大差点肝胆俱裂,心脏狂跳如擂鼓。

    “你是谁?”上官清越冷声问。

    徐大见上官清越声音虚弱无力,当即又笑了,“睡着的时候,已经很美了,没想到,睁开一双眼睛,更美。”

    上官清越眸色阴冷,“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徐大哥哥呀,小美人,快点让哥哥亲亲。”

    “滚开!”上官清越抬手要打徐大,却被徐大一把抓住手腕。

    上官清越虚弱的没有什么力气,根本挣开不了徐大的力道。

    徐大笑眯眯地,一双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小美人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体内有毒,是剧毒!命不久矣了,在你临死之前,还是让哥哥好好亲亲吧,也不枉你做一回女人。”

    上官清越很吃惊,“你怎么知道,我体内有剧毒!”

    整个太医院的人,都不知道她体内有剧毒的事。

    这个徐大,到底什么来头。

    徐大嘿嘿一笑,“哥哥没什么本事,也懂的不多,但唯独知道一些毒啊药啊之类的。”

    上官清越想要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却是不能,“你是五毒门的人!”

    徐大眼角一挑,“看来小美人儿,知道的倒是挺多的。”

    上官清越蹙紧眉心,“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哥哥我不干什么,就是想亲亲美人儿。”

    “来,美人儿,让哥哥亲亲。”

    上官清越赶紧嫌恶地别开脸。

    没想到,百里不染的门人,竟然也和他一个德行!

    “赶紧放开我,否则我会杀了你。”上官清越恶狠狠地说。

    “别威胁哥哥呀美人儿,你要晓得,活不了多久的人,可是你自己呀。”

    “我的事,你最好保密,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啧啧啧,小美人儿威胁人的样子,可真美。哥哥很想知道,这五毒门的毒,怎么让小美人儿给尝鲜儿了?”

    “对了对了,哥哥想起来了,去年的时候,好像有人花重金在五毒门订制了一款毒药,就是让人服用之后,有得哮喘症的症状,且能瞒天过海,让人觉得那是从小的顽疾。”

    “只是这种剧毒的副作用极大,服用者只有一年的性命。”

    “这么算来,去年订制这款毒药的人,就是美人儿你了。不过美人儿,应该没多久活头了,算算也就月八的日子了。”

    上官清越用力推搡身上的徐大,“你难道不知道,知道的越多,命越短吗?”

    “哥哥不知道,自己的命短不短,但是美人儿的命,确实够短了。真是天妒红颜,让哥哥好生心疼啊。”

    “美人儿不从了哥哥也没关系,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嘿嘿……”

    “什么交易?”

    “哥哥帮美人儿续命如何?只要你从了哥哥,哥哥还是有办法帮美人儿延长一段时日性命的。”

    上官清越缓缓垂下眼角,双手微微抓握成拳。

    续命……

    诱惑力好大的筹码。

    ……

    媚娘抚摸着君冥烨俊逸的脸庞,柔软的身子就缓缓靠了上去,“哎呦,公子长得这么俊美,缘何与奴家才才相遇。”

    “奴家好恨,年轻的时候,没有遇见公子……”

    媚娘正说着,忽然觉得肩膀一疼,竟然被君冥烨一把死死抓住。

    “哎呦,公子,你弄疼奴家了。”媚娘痛得娇声乱叫。

    “闭嘴,你是什么人!”

    当媚娘看到一双冷意迸射的霸气眸子,吓得心中一阵乱跳,不过对这样冷意覆身的男人,更加喜欢了。

    “公子,奴家一直帮忙照顾你呀,不眠不休地,为你熬药,为你换药,还为你……想要为你暖床……”

    媚娘顿觉身子一轻,忽然被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痛得“哎呦”一声。

    君冥烨撑着无力的身体,翻身起来,看到轻尘昏倒在地上,当即知道,事情不妙,赶紧踉跄起身。

    “公子,你去哪里?”媚娘赶紧爬起来要追,君冥烨回手就是一拳,直接将媚娘击飞了出去。

    媚娘这一次,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再难动弹一下。

    君冥烨吃力地走向上官清越的房间,一脚将房门给踹开。

    上官清越瞬时看到了一丝光亮,压在身上厚重的身体,被人一把拽了下去。

    上官清越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地顺畅喘息,身体却虚弱得更加无力。

    那个徐大说的没错,她确实命不久矣了。

    而且,五毒门的剧毒,哪里有解药。

    即便君子珏一直用血喂养的七彩鹿,也不见得能救她一命。

    所以在她死之前,必须保护好两个孩子,必须报仇。

    君冥烨将徐大摔在地上,就要冲上去杀了徐大,徐大赶紧大叫。

    “饶命啊!我可以救她,帮她续命,饶命啊……”

    上官清越才不相信徐大的话,“杀了他,杀了他!”

    君冥烨挥起的长剑忽然顿住半空,俯瞰瘫在地上的徐大,“续命?什么意思?”

    “她活不了多久了!最多一个月的命!”徐大颤颤微微地说。

    “别信他,他在说谎!”上官清越费力撑起身体。

    君冥烨一张俊脸狰狞,目光邪佞地睨着徐大,吓得徐大一阵磕头。

    “我没说谎,没说谎啊……”

    忽然,徐大一翻手,一抹白色的粉末抛了出来。

    “小心!”上官清越大喊一声。

    君冥烨赶紧飞身而起躲开,徐大趁机夺门而逃。

    徐大赶紧去隔壁找媚娘,见媚娘倒在一片血泊中,顿时扑上去。

    “媚娘,媚娘……”

    “徐大……他……他杀我……给我……给我报仇……”

    “你这个窑子里的婊子,我就说过,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除了我,没有人会对你好,你偏偏不信,现在好了,让人给打成这个样子……”徐大哭了起来,紧紧抱住媚娘。

    然而媚娘没有坚持多久,直接在徐大的怀里断了气。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