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500:为何杀了爱你的女人

    君冥烨一把撕下老郎中脸上的人皮面具,狭长阴冷的眸子里,泛出一股摄人的猩红。

    当老郎中真实的样子,无比清晰地呈现在君冥烨的眼前时,他猛地张大一双幽深的冷眸。

    “白道长!”

    君冥烨震惊不已。

    万万没想到,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竟然能巧遇五年前的故人。

    白道长见再隐瞒不住,也只能笑笑,“冥王,好久不见。”

    君冥烨猛然看向,那个打扫房间血迹,正捧着木盆往外走的女子,纤弱的背影也渐渐熟悉起来。

    “看来这位,正是当年白道长的爱徒,王小乔了。”

    王小乔的背影倏然一怔,脚步定住,没有回头,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

    “你们师徒为何隐身在这个小镇子?”君冥烨冷声问,喜忧参半。

    喜的是遇见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医仙白道长,上官清越只怕有救了。

    忧的是,白道长已经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五年之久,此次偶遇……

    是巧合?

    还是刻意为之?

    白道长还是笑呵呵的,“冥王好生休息吧。”

    白道长要起身,被君冥烨拦住,“能不能救她?”

    白道长微微侧身,神色沉郁下来,“冥王当年义无反顾杀了她,如今却又为何舍命相救?”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只告诉本王,到底能不能救她!”

    白道长沉吟稍许,“量力而为。”

    君冥烨周身一震,“真的那么严重?”

    白道长摇摇头,转身而去,房间里只余下白道长的一声幽幽长叹。

    “生与死一夕之间,救与不救一念之间,冥王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揣测啊。”

    君冥烨高颀的身体缓缓颓弱下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光彩逐渐暗淡。

    他目光呆滞地盯着眼前的空气,依稀回到了那个电闪雷鸣的那个雨夜,一把幽光凛凛的冰冷长剑,毫不留情刺穿那一道纤弱背影的胸膛……

    血红色,铺天盖地涌来。

    滚热的液体,溅了他满身满脸。

    那是……

    她的血。

    当年的一幕,一直犹如梦魇一样纠缠着他,即便是白天清醒的时候想起来,仍旧浑身巨寒,心痛不已。

    他倒在床榻上,紧紧闭上一双深黑的眸子,双手紧紧抓握成拳。

    ……

    上官清越重新再见到五年前的故人,真的很开心。

    不管是白道长,还是王小乔,不管之前有多少恩怨纠葛,或多或少让上官清越感觉到了当年那个不是满心仇恨的自己,依稀也觉得自己冰冷的心房,有了一些温度。

    王小乔对上官清越的恨意,也随着五年前上官清越的死去,彻底化解开了。不过再见面,目光犹如在看陌生人,没什么情绪。

    上官清越安静躺在床上,白道长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地为她诊脉。

    等白道长让王小乔下去熬药的时候,他这才开口了。

    “公主,老夫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死里逃生,重新活了过来,但你的命……确实不久了。”

    上官清越看着床顶的方向,没回话。

    “公主看似是哮喘症,实则是中毒!若非是江湖人,还真的诊断不出。”

    “公主?”

    “为何会中如此剧毒?”

    “若不是有从小哮喘顽疾,我又如何回得了大君国的皇城!”上官清越目光死寂。

    白道长的手一抖,“公主这是用自己的性命……在报仇啊!”

    上官清越如水的眸子,瞬间变得冰冷如霜,声音也变得阴狠起来,“只要能报仇,拉着我的仇人一起下地狱,搭上我一条命又何妨!”

    看到上官清越眼底纠缠的深深恨意,白道长不禁心疼,却又无奈。

    “公主难道就是为了复仇而生?”

    上官清越正要承认,眼前却浮现了无极和无央的稚嫩模样。

    她不仅仅为了报仇,也为了那两个苦命的孩子……

    若不回到大君国的皇城,不杀了她的仇人,她如何保护那两个幼小的孩子。

    “想一想这些年,因为公主的离世,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若他们知道公主还活着,一定很开心。公主不该满心仇恨,冰封自己的心。”

    “我已经没有心了!”

    她的心,在五年前,就被君冥烨一剑刺碎了。

    “公主,在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人真心真意关心公主!难道公主此番回来,就不想再见一见故人?”

    “不!这是秘密,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还活着。我是一个终究会死去的人,现在活着,和死去没有什么差别。”

    “公主,您体内的毒,未必就是绝症。”

    上官清越眼角一颤,随即又无比坚定起来,“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死,也要一直走下去。”

    白道长继续苦心相劝,“公主,既然是五毒门的剧毒,你我都知道,若想解毒,办法只有一个。”

    “不!!!”

    上官清越嘶喊起来,“我欠了他的已经够多了!不想再相欠了!五年了,他该忘记的,放下的,想来也已经忘记放下了,就不要再去打扰他。”

    “公主岂又知道,五毒门的门主,忘记放下您了?”

    “……”

    上官清越沉冷的心口,倏然一颤。q1ec

    她长长羽睫缓缓垂下,遮住水汪汪的眸子。

    “我不需要他再为我做任何事了。”她道。

    “难道公主真的打算一心赴死?”

    “我还有时间,等我的事办完,我便了无牵挂了。”

    “公主说的事,除了复仇,还有两位小主子吧!当年倾城公子断言,两位小主子,活不过五岁,现在正是两位小主子五岁之际。”

    “即便公主有能力保护好两位小主子,让他们化险为夷,难道公主也狠心丢下两个幼小的孩子在这个世上?”

    上官清越缓缓抓紧身上的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