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501:我们还有孩子……

    上官清越的手,在君冥烨的身上,缓缓用力。

    君冥烨先是感觉到胸口处传来一阵酸痛,随即身体便不能再动了。

    她居然点了他的穴道。

    她要做什么?

    君冥烨眯起狭长的黑眸,神色阴鸷地凝着她。

    上官清越勾唇一笑,风华绝代,“既然杀了她,既然选择了绝情绝义……”

    她的声音有了一点不受控制的颤抖。

    “本是不共戴天的两个人,为何又多次对她献殷勤?做出一副悔不当初的嘴脸,给谁看!”

    上官清越的眼底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你以为,你堕落,痛悔不已,当初的错就能被抵消,就能得到原谅,你的心就能被救赎吗?!”

    “不可能!做过的事,不会随着时间,抑或你的小恩小惠改变分毫。”

    “死在你剑下的人,已经死了!对你的恨……”上官清越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已经在这里深深扎根,盘根错节,永远不能拔除!”

    “那一剑刺得有多深,对你的恨就有多深!”

    君冥烨望着上官清越已经恨得狰狞的一张脸,居然缓缓笑了。

    “你是她,果然是她……”他竟然长长松口气,望着她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起来。

    上官清越恨不得将君冥烨脸上的笑容撕碎,不要看到他对自己笑的样子,这只会让她更加恨他。

    “真好,你终于活着回来了。”

    “闭嘴———”

    上官清越咆哮起来。

    君冥烨只好闭嘴,安静地望着她,深邃的眼底带着一抹挥之不散的绵软。

    上官清越忽然一把揪住君冥烨的衣领,“告诉我,为何杀我!”

    她双眸瞪得老大,眼眶赤红。

    君冥烨绷紧的唇角,微微动了一下,眼神有一瞬的飘忽。

    “你不是知道,为了龙珠和大君国。”

    他淡淡开口,声音很轻,可每一个字却如刀子一样凌迟着上官清越的心。

    她的手颤抖了,似乎再抓不住君冥烨的衣领,就连声音都变得僵硬。

    “真没想到……果然是这样!”泪水已经弥漫了上官清越的双眸。

    答案早就在心里清清楚楚,可真正从君冥烨的口里得知,她还是无法接受。

    当年君冥烨亲口对她说,会帮她报仇,会保护她……

    可最后,那些承诺都是泡影!

    给她致命一剑的人,是君冥烨!

    她当初那么信任他,甚至已经动摇了,不再用龙珠救哥哥的念头,想要和他一起守护大君国,可最后他还是没有信得过她。

    这种痛,犹如万虫蚀骨,即便活着也恍如在地狱,每一时每一刻都备受煎熬。

    上官清越笑起来,忍住眼中的泪水不掉落下来。

    “没想到吧,我没有死,还会再回来!即便被你冰封在无底崖下五年,我还是活着回来了!”

    “回来,找你复仇———”

    上官清越猛地抓紧君冥烨的脖颈,双手狠狠用力。

    她清楚看到君冥烨眼底的闪动,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惊慌,她笑起来。

    “怕了?堂堂冥王也是怕死的!哈哈……”

    现在的上官清越,已经完全被仇恨蒙蔽双眼,君冥烨甚为自责。

    是他将她逼到了如今的田地!

    是他毁了她!

    “你不会杀了我。”君冥烨吃力道。

    上官清越玩味一笑,“我现在很认真。”

    她纤白的手指,握紧他的脖颈,没有半分松开的意思。柔亮的墨黑长发,松散在肩头,垂落在松软的蚕丝被子上。

    君冥烨很想抬手抚摸一下她的长发,可他现在动弹不了一下。

    “你没那个胆子。”君冥烨缓缓道。

    上官清越变得更加激动,双手也更加用力,“我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敢!”

    “你杀了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不需要任何好处!”

    她一个将死之人,已经再没有绝处逢生的机会,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你……”

    君冥烨吃力张张嘴,已经发不出完整的声音,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

    “小月儿……我若这么轻易死了,真的能消除你心底的恨吗?”

    “能让你好受一些吗?”

    “如果能……我甘愿受死。”

    君冥烨反而坦然下来,总是霸气凛凛的黑眸,忽然柔若春风,软绵绵地望着她。

    上官清越张大水眸,圈住眼底的氤氲,颤抖的红唇中,吐出坚定无比的字眼。

    “你死了,我就解脱了!”

    君冥烨缓缓闭上眼睛,轻叹一声,鼻端却浮动着她身上专属的香气。

    “我死了,还有谁能保护你?”君冥烨细声说。

    “……”

    上官清越的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她的手,忽然就没办法再继续用力了,好像石化了一般,怎么都不听使唤。

    只是她眼中犀利的恨意,依旧强烈刺眼,不曾削减分毫。

    “少说好听的话,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不会再上当了!!!”

    她的目光尖锐如针,这一次真的下定决心下手,毫不留情。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道长冲了进来,一挥手就将上官清越推开,解救了君冥烨。

    “公主!”

    “不要阻止我!”

    上官清越翻身而起,虚弱的她,岂会是白道长的对手。

    “为什么阻止我!!!”

    “公主何必还要执念下去!”白道长挡在君冥烨的面前,伸手解开了君冥烨的穴道。

    君冥烨身体一软,大口喘息,他抬手让白道长退下。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恩怨。只要是她的选择,我都承受。”君冥烨道。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