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502:舍命相救

    数把长剑向着上官清越刺来。

    她只能不住后退,被逼迫到墙角的位置……

    上官清越赶紧蓄好内力在掌心,要将淬毒的暗器发射出去时,隔壁的墙壁忽然被人震塌,一道人影飞身而来,长剑在半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

    高颀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上官清越面前,将她完全保护在身后。

    上官清越吃惊地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君冥烨。

    他的胸前的伤口,本就没有完全愈合,又经常崩裂,身体还很虚弱,如何抵得过几个武功高强的杀手!

    君冥烨身姿矫健在杀手中周旋,一剑刺入一名杀手的胸膛,鲜血喷渤而出,溅了一地。

    两名杀手已经被君冥烨解决,还有四名杀手。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上官清越。

    君冥烨将上官清越保护的很好,不让任何刀剑迫及她,这让上官清越的心里漾起丝丝扯痛。

    就在此刻,她甚至还希望,杀手能成功杀了君冥烨。

    可他却在用自己的命保护她。

    君冥烨手里的长剑,终于又解决了三名刺客,最后只剩下一名,他的长剑直直指着那个黑衣人,竟然吓得那个黑衣人步步后退。

    君冥烨冷冷开口,“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颤抖握着长剑,还是后退,随时寻找逃走的契机。

    “说!”

    霸气犹如王者降临的口气,吓得那个黑衣人浑身一抖,再没有任何底气。

    白道长趁机飞身而来,直接夺下那个黑衣人手里的长剑,一把扯下那个黑衣人脸上的黑面巾。

    上官清越看到一个容貌俊朗的男人,双唇微厚别具男人魅力,发髻也梳理的一丝不苟。

    她眯起眼睛,总觉得眼熟,却又不太容易想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君冥烨盯着那个黑衣人,眼角倏然收紧。

    那个黑衣人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属下……属下参见冥王!”

    上官清越忽然眼前一亮。

    她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正是秦嬷嬷的侄子——秦如海!季贞儿当年派秦如海去青峰庄杀她,在树林里设伏,最后她被百里不染所救,秦如海却逃了。

    没想到,五年后前来刺杀自己的人,又是秦如海。

    季贞儿,你已经按耐不住,要对我下杀手了!

    君冥烨显然不太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季贞儿的人。

    “怎么会是你!”

    心下早就料到是一回事,亲眼证实真相,又是一回事。

    不管如何,君冥烨始终都不愿意相信,从小一起长大,善良如水的季贞儿,会开始走上双手沾满鲜血的这条路。

    “冥王饶命啊,属下也是奉命行事!”秦如海吓得连连磕头。

    君冥烨高颀的身体,憾然一晃,直接单膝跪地,完全没了力气,只能凭靠手里的长剑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

    上官清越这才看到,君冥烨的前襟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再也分辨不出白色衫子的原来颜色。

    上官清越紧张地向前一步,冲向君冥烨的冲动,她又硬生生地忍住了,目光怔怔地望着君冥烨。

    君冥烨却对她笑了,笑得丰神俊朗,风华绝世。

    只方才,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担忧,便让他心意满足了。

    空荡了多年的心房,瞬间似被填满了一般充实,笑容也在他的唇角渐渐放大。

    “冥王,饶命啊……属下真的是奉命行事……”秦如海还在求饶。

    君冥烨很想一剑刺死秦如海,可手上实在没有力气了,就连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再也看不清楚上官清越的脸。

    君冥烨渐渐倒下来了,在一片血泊之中。

    上官清越终于忍不住冲了上去,紧紧抱住君冥烨。

    她想大声喊他的名字,却又喊不出口,只能紧紧抓住君冥烨染满鲜血,却温度冰冷的大手。

    白道长也赶紧冲向君冥烨,帮君冥烨查看伤口。

    “公主,冥王是失血过多。”白道长道。

    秦如海见没人顾及自己,颤颤微微地后退,就要逃走,但看到上官清越就在房间中,且身边没有人保护,实在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只要杀了这个女人,他就能回去复命,还能得到加封。

    秦如海的目光,缓缓看向不远处一把横在血泊里的长剑,忽然就飞了起来,一把抓紧地上的长剑,向着上官清越的后背刺来。

    “妖女,受死吧!”秦如海咬牙。

    上官清越猛地掷出手里一枚淬毒暗器。

    秦如海的小动作,她早就发现了,岂会给秦如海伤及自己的机会。

    秦如海身子一歪,便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上官清越冷眸射向秦如海,“你中了我的毒暗器,很快就会没命了。”

    秦如海吓得瘫在地上,面如死灰,浑身都不住抽搐。

    秦如海用力张合唇瓣,却发不出一个字来。

    “……不要,我不要死。”

    秦如海挣扎半晌,才发出细弱的声音。

    上官清越眯着水眸,“你很怕死?”

    秦如海剧烈地抽动疼痛的身体,用力点头。他现在感觉好冷,犹如置身在寒冬腊月的季节里,连血液都凝固了。

    他抓紧受伤的伤口,看到血迹越来越黑,更是吓得浑身哆嗦的厉害,也愈加觉得疼痛加剧,正在抽走他身体的力量……

    “我不要死……”

    上官清越缓缓俯身过来,“你回去告诉季贞儿,她还活着,我怎么能轻易死。”

    秦如海用力吞咽口水。

    上官清越丢给秦如海一颗药丸。

    秦如海赶紧爬在地上,捡起来药丸就往最里面塞。

    上官清越转身走向君冥烨的房间防线,她要去看一看,君冥烨的情况。

    王小乔和白道长正在全力救治君冥烨,也不知道情况会不会好转。

    上官清越站定在门外,没有勇气进去。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为何变得这么乱,那个盼着君冥烨死去的念头,也在不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