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05章505:终究要负了他

    第505章 505:终究要负了他

    黑衣人头戴斗笠,斗笠下垂着黑纱遮住了他的脸。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他没有回答君冥烨的话,只是抱紧怀里的上官清越,周身冷意泠泠。

    黑衣人要带走上官清越,君冥烨和夏侯云天岂能允许。

    夏侯云天率先出招袭击向黑衣人,黑衣人赶紧一手抱住上官清越,一手出招。

    他的武器很特别,是一头削尖带着利刃的长长竹枝。

    君冥烨眉心一紧。

    他想起来,在上官清越伪装成黑衣人刺杀自己的时候,也正是这个黑衣人的出现,带走了即将落网的上官清越。

    他们是同伙!

    一个男人保护上官清越,总是让君冥烨妒火中烧,实在难以容忍在她的身边有别的男人出现。

    君冥烨也赶紧出招,去强夺黑衣人怀里的上官清越。

    “放开她!”君冥烨低喝一声。

    黑衣人一个旋身而起,躲过了君冥烨和夏侯云天。

    夏侯云天和君冥烨对视一眼,俩人便达成了默契的共识。

    他们到底是曾经一起征战沙场,浴血奋战过的战友,一起合作的招式,竟然让黑衣人一时间无懈可击。

    但黑衣人似乎很了解夏侯云天和君冥烨,连带他们的招式也熟识,很快就找到了破绽。

    但黑衣人却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只是抱紧上官清越,执意要将上官清越带走。

    “放下她!!”

    君冥烨实在担心上官清越在黑衣人的怀里,会被伤及。

    “我只是想救她。”

    黑衣人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难辨,听不出来任何线索。

    “你到底是谁!”君冥烨再次发问。

    黑衣人还是没有回答。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救她!”君冥烨继续逼问。

    黑衣人还是没有回答,再次出招,一个飞身掠起,直接带着上官清越冲上屋顶。

    君冥烨和夏侯云天赶紧紧随其后,也都跃上屋顶。

    “快点放了她!!”

    夏侯云天长剑指着黑衣人,站在屋顶之上。

    皎洁的月光下,三人对峙而立,周身都是冷气萧杀,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君冥烨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上官清越,声音忽然虚弱了下来。

    “你确定,能救她?”

    夏侯云天吃惊地看向君冥烨。

    黑衣人“嗯”了一声。

    君冥烨缓缓放下手里的长剑,夏侯云天低吼一声。

    “冥王,你要放了他!!”

    君冥烨看都不看夏侯云天一眼,只盯着黑衣人,看着那黑色斗笠下,垂纱在风中缓缓浮动。

    “如果你确定能救她一命的话……你就带她走吧。”

    君冥烨最了最后艰难的选择,无力地阖上一双深冷的眸子。

    “快走!”他赶紧转身,生怕自己会反悔。

    “君冥烨!你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能相信一个陌生人!”夏侯云天可不允许黑衣人将上官清越带走。

    万一这个黑衣人是杀手的话,岂不是将上官清越送给一位死神。

    夏侯云天奋力跃起,长剑寒意锋锐。

    “快点放下她!!否则今天就让你死!!”

    黑衣人的动作十分迅敏,脚尖点地,直接飞身而起,夏侯云天的速度竟然追不上那个黑衣人。

    夏侯云天十分懊恼,再次发力,却还是不能伤到那个黑衣人分毫。

    “夏侯将军!!”君冥烨怒喝一声。

    黑衣人趁机,一个翻身,带着上官清越向着远方飞去,很快便融入到茫茫黑夜之中。

    夏侯云天要追,被君冥烨阻止。

    “君冥烨,你疯了!!你是在保护她吗?!你是要害了她!!”

    夏侯云天怒吼起来,一双虎目瞪得吓人。最新最快更新

    君冥烨不想和夏侯云天解释,一个翻身便从屋顶跃了下去。

    夏侯云天赶紧让人将君冥烨擒住,“抓住冥王,回京复命!谁都不能让冥王给逃了!”

    一群官兵将君冥烨团团包围。

    夏侯云天带着剩下的一拨人,赶紧向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他一定要救下上官清越,绝对不能让她再有任何危险。

    五年前,他没能好好保护她,五年后说什么也要护好她。

    昏睡着的上官清越,并不知道自己昏睡的期间,发生了这么多的血雨腥风。

    她沉浸在久远的梦境里,总是不能脱身。

    她梦见了很多人,君子珏,倾城公子,百里不染,冷玉函,雨芡,蓝颜儿,蓝曼舞,哥哥,还有碧莺,还有司徒建忠……

    她又梦见了南宫鸿雁,梦见了无底崖下的上清老人,梦见了青峰庄的庄主叶少轩,甚至还梦见了南云国的姜皇后,梦见了姜婉儿……

    那么多人的人,那么多的脸孔交叉在一起,画面一拨一拨地在脑海里回放,甚至还梦见了蓝曼舞和哥哥生的孩子小南枫,梦见了陵水派的青五,也梦见了总是一身绿色衣衫的翎儿,还有那个翎儿奉命的一身黑衣的神秘公子……

    她还梦见了小时候,救了君冥烨的那一场大火,也梦见了指着她鼻子说她的妖女的老道士,还梦见了儿时一直住着的青楼里面总是打骂她的嬷嬷。

    她在梦中很好奇,她梦见了那么多的人,为何就是没有梦见年少时深深爱上的那个男子?

    为何梦境之中,总是看不到那一袭白衣飘飘,手持白玉笛的男子。

    她的裕哥哥……

    连梦境里,也要消失匿迹了?

    在她的记忆里,一直十分完美的裕哥哥,救她脱离青楼,不至于她在十六岁的时候,沦为青楼娼妓,也不至于再困苦自己的人生,连个真心相待的人都没有……

    她好想念在南云国时的裕哥哥,温柔又对她柔情款款,总是细心又体贴,对她无微不至地照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