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08章508:开棺!

    第508章 508:开棺!

    上官清越一遍遍问自己,他真的死了吗?

    真的死了吗?

    传说不是说他是不死战神?多少刀林剑雨都走了过来,多少夺命重伤都挺了过来,最后却病逝了?

    一代枭雄,就这样殒落了?

    上官清越比谁都清楚,若君冥烨真的死了,也是因为身上的伤口久治不愈,此番又因为和夏侯云天搏斗,只怕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多次反反复复导致病情加重,最后夺了他的性命。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她的心好乱,久久都不能平静下来。

    小玉在耳边不知说了一些什么,她也听不清楚。

    她觉得小玉格外呱噪,对小玉挥挥手,小玉退下了,房间只剩下上官清越一个人,这才伏倒在软榻上,将自己心里的难受,一股脑地倾泻出来。

    眼角有滚热的液体正在汇聚,她又忍了下去。

    她不会哭,那是她的仇人,她不要为仇人掉一滴眼泪。

    翻个身躺在榻上,看着房间中跳动的烛火,一眼不眨地望着。

    她很想好好静一静,独自品尝这份忽然变得压抑沉重的心情……

    君冥烨的棺柩,很快运回了京城。

    季贞儿的凤驾也和君冥烨的棺柩一起回京。

    皇城之中,满城的喜色,现在已经换成了一片素白,随风浮动,犹如满城霜雪一片。

    百姓皆说,冥王这一生,最爱的女人不过就是当今太后了,没想到却无福消受,大婚的婚期还差两日,就匆匆离世了。

    大家提到这个,不禁就又说到了当年轰动天下的传奇女子,被大君国的百姓认定为祸国妖女的南云国永安公主——上官清越。

    有的百姓说,冥王此生最爱的应该是先前的冥王妃,冥王为了她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

    随即便又出现了反对之音,冥王那般对待那个祸国妖女,其实是为了获得那个妖女的信任,带着冥王去南云国,夺回龙珠,重创南云国。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这件事有最好的力证,“那个妖女就是被冥王亲手杀死的!冥王是保护我们百姓,保护我们大君国的大英雄。”

    百姓们沿街而跪,君冥烨的棺柩走过之处,一片哭声,连绵不绝。

    季贞儿神色呆滞地坐在凤辇上,车驾上华丽的装饰也都换成了素白色,身上的宫装也选择了刺眼的素白。

    她听着外面哭声连绵,眼角不禁也渐渐红了。

    这是讽刺吗?

    她之前为了权势,牺牲了那么多,终于选择回头的时候,找个肩膀依靠,做一回真正的女人,可上苍却残忍夺走了她唯一的期盼。

    “本是举国欢庆的婚礼,却成了一场丧礼,这就是报应啊。”

    季贞儿缓缓说,秦嬷嬷赶紧哽着声音安慰。

    “太后娘娘,您节哀啊!冥王在天之灵,看到您这个样子,也不能安息啊。”

    “他最好不要安息!丢下我,就这样走了,最好死不瞑目。”季贞儿痛心说。

    “太后娘娘,不要太过伤心了啊,小心凤体。”

    车驾渐渐到了皇宫,皇宫之内也是一片素白,在阳光下格外的刺眼,让人睁不开眼睛,也看不清楚穿着素白色一个个,到底谁是谁。

    文武百官站在夹道两侧,也都低着头在哭。

    就是不知道,这些哭声之中,有几个人是真心。

    君子珏也在明黄色的龙袍之外,披上一层白衫,满脸悲痛,眼圈泛红。

    在他的身边,站着魏公公,他已经先了季贞儿一步,秘密返京。

    君子珏本来还以为,是魏公公亲手杀了君冥烨,没想到魏公公赶去的时候,君冥烨已经咽气了。

    这让君子珏开始怀疑,棺柩里的人,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诈死。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君冥烨的棺柩是要送回冥王府的。

    君子珏站在棺柩前,悲伤了好一阵,忍住通红的眼角,对护送棺柩的队伍挥挥手,队伍便转向去了冥王府,没有入宫。

    季贞儿坐在轿辇上,没有下轿,透过面前飞扬的白纱,看了君子珏一眼,也随着队伍去了冥王府。

    冥王府里现在也都是一片重孝,府里上上下下都在哭。

    天儿一身孝服,跪在君冥烨的棺柩前,哭红了双眼。

    他还小,但已经懂得,死就是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王了。

    想到这里,天儿的眼泪便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止都止不住。

    即便从记事起,父王对他很淡漠,也从来不与他亲近,但在他的眼里,父王就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大英雄,一直敬仰敬重。

    棺柩要在冥王府停留七天。

    文武百官都要前来拜祭。

    君子珏身为皇上,病逝的又是他的皇叔,也要亲自前来拜祭,向天下表明自己对冥王的敬重之情。

    君子珏前来拜祭,怎么能少了备受宠爱的月妃娘娘随行。

    名义上,君冥烨毕竟还是上官清越的义父,为了制止那些关于君冥烨和上官清越的流言蜚语,君子珏也不允许上官清越缺席。

    上官清越穿着白色的宫装,头上带着素白的绢花,望着灵堂内君冥烨暗红色的棺柩,心口一阵堵塞。

    已经阖上的棺木,就没有打开的道理,除非下葬之日,选择吉时,才可以开馆给亲人过目一眼,然后棺木钉上钉子,入土为安。

    季贞儿一直守在灵堂,神色呆愕,容颜憔悴,恍若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静坐在椅子上,像一副躯壳。

    碧莺跪在棺木前,哭得十分伤心,不住喊着。

    “王爷啊,您怎么说走就走了,丢下天儿这么小的孩子,可该怎么办呀。”

    “王爷啊,您醒醒啊,哪怕交代妾身一句遗言,也算您不枉碧莺跟了您这么多年。”

    “王爷啊……”

    碧莺哭得差点背过气去,身边的婢女一个劲地劝慰搀扶,生怕碧莺在皇上面前失控。

    天儿也跟着嘤嘤哭了起来,小小的脸蛋上,挂满泪珠。

    灵堂内的大臣们,也都低声议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