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09章509:风尖浪头

    第509章 509:风尖浪头

    上官清越见君子珏率先去查看棺木,也有些站不住了。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她也很想知道,君冥烨是不是真的死了,而棺木中躺着的人,又到底是不是君冥烨。

    上官清越忽然想到了夏侯云天,这几天似乎一直没有看到夏侯云天。

    按理说,君冥烨病逝,布设灵堂,夏侯云天身为朝廷的大将军王,之前又和君冥烨是兄弟,理应前来拜祭。

    但一直都没见到夏侯云天的影子。

    上官清越抬头看着棺木的方向,眼底浮现了一抹希冀之色。

    她也跟着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却又担心看到棺木内躺着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又期盼着,可能棺木之中,或许不是冷冰冰的尸体。

    上官清越走上两个台阶,也终于看清楚了棺木之中躺着的人……

    一张苍白得几近透明的脸,棱角分明的线条显得更加鲜明, 那对狭长的墨黑色的冷眸紧紧闭着,上下浓密的睫毛合并在一起没有丝毫分开的迹象。

    这一闭,真的就是永远了吧?

    再也看不到那双迷人的眸,睁开之后邪佞又魅惑的眼神。薄削的唇也紧紧闭合着,再也看不到那唇角向一边轻轻地勾起,弯着一抹似有若无的霸道而邪气的浅笑……

    他的神色很平静,看不出有任何的痛苦与不舍。

    平静的死去?

    是什么样的心情才能让他如此死去?

    上官清越的心房猛然抽动了下,好似被抽走了所有的血液,心房猛地空了下来!即使大口呼吸,也不能将那空了的心房填满!

    她的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再也无法控制住。

    听到他的死讯,她没有哭。

    前来参加丧礼,她也没有哭。

    却在看到君冥烨安静毫无生气躺在棺木中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决堤而下……

    这个时候,一个太医上前,在棺木前俯身下来。最新最快更新

    那个太医,正是要查验君冥烨是否真的薨逝。

    上官清越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哭声出来。

    用力哑忍,也终于将眼泪忍了回去,这个时候便看到君子珏正一眼不眨地望着自己,温柔地轻声对她说。

    “月妃,皇叔到底是你的义父,哭出来,或许心里能好受一些。不过你也才大病初愈,还是要小心身子。”

    上官清越目光痴怔地望着君子珏,一时间分辨不出来,君子珏眼眸里的棺光彩,到底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

    季贞儿见有人在触碰君冥烨的身体,忽然就扑了上来,目光噙着几分狰狞,痛恨地盯着君子珏。

    “他已经死了,你们还要他不得安宁!”季贞儿狠狠道。

    太医颤颤巍巍看了季贞儿一眼,见君子珏没有阻止的意思,只好继续拨开君冥烨身上一件一件的袍子。

    上官清越的心,也高高悬着。

    她也多么期盼,这个时候,君冥烨能忽然睁开那双狭长的黑眸。

    季贞儿要阻止,被君子珏一把拽住,“来人,太后伤心过度,搀扶太后下去休息。”

    季贞儿恶狠狠咬牙,一双眸子赤红如血地瞪着君子珏。

    季贞儿被魏公公搀扶了下去,交给了秦嬷嬷。

    “嬷嬷,太后身体虚弱,可要好生照亮看顾。”

    “是……”

    秦嬷嬷也发现了,情势倒戈,太后这边似乎已经开始处于弱势,不再敢仗势凌人。

    太医检验完了,低声对君子珏说,“回禀皇上,冥王的致命伤在胸口。冥王最后,是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上官清越已经不敢再去多看君冥烨一眼,听到那一声“不治身亡”,浑身猛然一颤,若不是一直强迫自己坚持,只怕真的会跌倒。最新最快更新

    碧莺号啕大哭起来,“王爷终究死在那个刺客手中了!伤口一直不愈……呜呜……王爷啊,你死的好惨啊……”

    忽然碧莺嘶喊起来,对着离去的季贞儿的背影。

    “冥王在王府里好好的,已经好转了,太后为何偏偏要送冥王去黎城别院?来回路途颠簸,冥王的身体怎么吃得消。”

    “那么长的伤口,贯穿整个前身,稍微不慎伤口就会裂开,血流不止……”

    “呜呜……太后当时到底本着怎样的心思?为何偏偏这般折腾冥王……”

    碧莺的话,让季贞儿浑身一阵颤抖。

    碧莺是在趁此机会,将所有矛头指向季贞儿。

    那些大臣之中,拥护君冥烨的臣子,本就接受不了,冥王忽然病逝的噩耗,正想找个机会,找个目标为冥王鸣冤。

    所有人的视线,统统射向季贞儿。

    碧莺还在哭喊,“冥王这一生,为了大君国,为了皇上,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这样死了……呜呜……王爷啊,你好可怜啊……”

    “眼看着就要大婚了,却发生这样的事,王爷啊,你岂能瞑目啊……”

    “太后啊,你怎么能害了王爷啊……王爷待你不薄啊……”

    季贞儿的身影,颤抖的更加厉害。

    她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如针如刺地射着碧莺,可碧莺还在继续说下去。

    “如果冥王不去黎城别院,只怕已经好了,是太后害死了王爷……”

    “住口!!”

    季贞儿恨得咬牙切齿,最后猩红的双眸,犹如火热的烙铁,射向上官清越。

    碧莺才不管那些,也料定今天皇上在场,那么多的官员在场,季贞儿不会将自己怎么样。

    “难道太后放不下宫里的荣华富贵,高高在上的太后之位?既然太后不想嫁给冥王,那么就和皇上说,让皇上收回赐婚圣旨,何必害死了王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