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10章510:我的命,我受着

    第510章 510:我的命,我受着

    上官清越清楚感觉到,君冥烨的党羽正用吃人的目光盯着自己。

    有些东西,大家都已经心照不宣,只是缺少一个有力的证据去证明真相。而往往在真相还没揭开的时候,人们往往更希望否决自己的猜测。

    一个死了五年的人,怎么会活着回来复仇!

    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何况当年,君冥烨将上官清越的棺柩置在无底崖下,那个无人能到及,且冰冷至极的地方,即便上官清越当时没有死绝,也会被无底崖下的温度冻成冰尸。

    上官清越抬起水盈盈的眸子,看向不远处的轻尘。

    她的眼底一片清凉,不在有任何担忧。

    她知道,今天轻尘断然不会再帮自己了。即便轻尘将真相说出来,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轻尘,实话实说!”季贞儿再次娇喝一声,等待上官清越的真面目彻底披露出来。

    轻尘笔直地跪着,还是不开口。

    季贞儿的眸光变得危险起来,眼角的锋芒毕现。

    “轻尘,有哀家在,一定能保护你!你但说无妨!”

    轻尘眼底的光泽渐渐疏冷下去,好似再没有任何温度的冷玉。

    “王爷……”轻尘缓缓开口,声音又断开了。

    众人的心房,都随着轻尘的声音,起起落落。

    “王爷确实因为失血过多断了性命。”

    季贞儿嘶喊起来,“冥王为何会久治不愈,你们这段时间又做了什么,据实以报!”

    季贞儿今天算是豁出去了。

    君子珏也怒吼一声,“太后,你确实太伤心了!冥王不是被你送去黎城别院静养了!他除了静养,还能做什么!”

    季贞儿忍住头脑的晕眩,双手紧紧抓在一起,目光尖锐地瞪着君子珏,“皇上,到了今天,你还想袒护那个贱人!冥王到底是你的皇叔!是你的皇叔,为你浴血奋战守住你高高在上皇位的皇叔!”

    季贞儿激动起来,眼角泛起晶莹的泪花。

    君子珏又怒吼一声,“魏公公,送太后下去休息!”

    君子珏霸气的吼声,在大殿内响起一阵回音。

    皇上都发话了,众人也只能安静下来。

    轻尘又重新低下头,不言不语,安静的好像不曾存在在这里。

    季贞儿被魏公公搀扶下去,门口还传来季贞儿的喊声。

    “贱人……”

    魏公公赶紧捂住季贞儿的嘴,不让季贞儿再开口,等到了偏殿的时候,魏公公才松开季贞儿的口鼻。

    而魏公公的掌心,也被季贞儿咬得血肉模糊。

    “你个老阉奴,也敢捂哀家的嘴!哀家会杀了你们,你们这帮狗奴才。”季贞儿狠狠地吼着,仪态全无。

    魏公公也是第一次见到季贞儿这般失控的样子,还有眼底乍现的可怖狰狞。

    魏公公躬着身体,笑着说,“是是是,奴才只是一介阉奴,自然不配碰触太后娘娘的贵体,但奴才也是为了太后娘娘着想,声音喊得太高,会伤了喉咙的。”

    “滚———”

    “是,老奴这就滚。”

    魏公公转身退下,到了门口的时候,还吩咐门口的守卫,“看好太后娘娘,她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出门了。”

    季贞儿抓起桌上的茶盏,狠狠摔在地上。

    秦嬷嬷颤颤巍巍地猫着腰,小声说,“娘娘,息怒……”

    “你的侄子是怎么办事的!几次都没有得手,还让那个贱人活着回来了!”季贞儿将怒火发泄向秦嬷嬷。

    秦嬷嬷吓得赶紧跪在地上。

    “太后娘娘,是冥王一直拼死保护那个贱人,如海才没有得手,还受了重伤。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如海怎么是冥王的对手啊!”

    季贞儿瘫在椅子上,顿时泪如雨下。

    “冥烨啊冥烨,到死你都要护着那个贱人!为了那个贱人,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到底图什么,图什么……”

    ……

    上官清越无力地走出君冥烨的灵堂。

    君子珏就在她的身侧,一只手牢牢地搂着她,不至于她虚软的双脚从台阶上跌下去。

    她真正怕的,不是轻尘会说出实情,她怕的是……

    怕轻尘最后又对她说,“你又欠了我一次人情,你将王爷的命,补回来。”

    轻尘为了她,又背叛了君冥烨一次,这样的厚重恩情,她该如何偿还?

    全天下的人,她谁都可以相欠,但唯独不想欠了轻尘的。

    回头看向素白满目的灵堂,看到那个厚重的暗红色棺木,心口又是一阵酸紧。

    那个风云一时的人物,真的就这样死了?

    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人世?

    上官清越察觉正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她顺着那道目光看了过去,正对上天儿泪盈盈的一双黑眸。

    她不知道,天儿正用什么心情看着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没迷蒙的泪水遮盖,除了伤心的眼泪,她什么都看不到。

    倏然心口疼的厉害,竟然萌生出一种想要将天儿拥抱入怀里的冲动。

    君子珏的怀抱,又收紧了一分,换回了上官清越的意识。

    君子珏低头望着怀里神志恍惚的人儿,低声开口。

    “冥王挟持皇妃私逃,路途奔波,伤口复发,月妃便是当年的先王妃,为了报仇,对冥王下毒痛下杀手,致使冥王重伤不治身亡……”

    君子珏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每一个字都犹如针刺一般深深扎入上官清越的心口。

    她痴怔地望着君子珏,忽然觉得君子珏笑得那么虚伪,即便温情款款,依旧遮盖不住君子珏眼底深处的阴险。

    上官清越倏然白了脸色,心口也不安地狂跳起来。

    她没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君子珏竟然全部都了如指掌。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