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14章514:另有目的?

    第514章 514:另有目的?

    季贞儿当时为了依附君子珏保住太后之位,不用步入皇陵守灵,孤苦一生,只能不断地从君冥烨身上获得保护,渐渐稳固在朝廷中的地位。

    当时君子珏给她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他给她权柄,她便借用权柄施恩宫里众位嫔妃,从而得到那些嫔妃在朝为官父亲的感恩。

    季贞儿成为太后,第一条便废黜了殉葬条例,让那些没有子嗣的嫔妃,随着先皇的棺柩去皇陵守灵,而不是随着先皇一起深埋地下。

    季贞儿望着面前总是笑得风清朗月的君子珏,“这些年,这些事,心机城府最深的人,就是你了。”

    君子珏笑起来,“太后是在夸赞朕吗?怎么听不出来?”

    季贞儿忽然有些害怕这个人起来,“我现在忽然很想知道……”

    季贞儿将后半句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君冥烨的真正死因,难道真的是因为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在黎城别院发现夏侯云天的踪迹,虽然夏侯云天当时还没有机会接近君冥烨,君冥烨就已经驾鹤西归了,但季贞儿知道,夏侯云天出现在黎城别院,多半与君子珏的密令有关。

    而那密令,也多半是刺杀令!

    季贞儿心里清楚,君冥烨虽然因为上官清越而死,却不是上官清越所杀,那么君冥烨的真正死因,到底是什么?

    君子珏在这件事上,又到底做了什么?

    “太后在怕什么?”

    君子珏看出来季贞儿眼底的恐慌。

    他笑着,起身缓缓靠近季贞儿,吓得季贞儿猛地退后。

    “我有什么好怕的!”她赶紧避开君子珏那双星亮的眸子。

    “朕一直觉得,太后对冥王,应该没有这么深的感情才是,那么太后如今执意还要追随冥王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呢?”

    君子珏慢慢笑着,清朗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季贞儿的心房。

    季贞儿不说话,长长的睫毛微微跳动。

    “因为天儿?呵呵……似乎也不是,现在云妃身怀有孕,天儿能不能成为皇储,还另当别论啊。”

    在君子珏的眼里,这个女人终究更热衷权势。

    现在她转嫁给冥王,顺理成章成为天儿的母妃,到时候若天儿继承皇位,成为皇上,那么季贞儿照样还是大君国的太后娘娘。

    这个善于权术的女人,终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抓住的希冀。

    季贞儿盯着大殿的镂空雕花门,严重一片沉寂。

    “照皇上这么说,我还别有目的了?”

    “不好说,不好说啊。哈哈……”

    君子珏笑着起身,明黄色的身影转身而去。

    他站在大殿面前的台阶,看向遥远的方向,那里正是冥王府大牢的方向。

    虽然眼前视野空旷,却无法舒缓他沉郁的心情,还有一抹紧紧纠缠的忧思……

    季贞儿见君子珏一步步走下台阶,明黄色的身影刺眼又至尊无上,她清丽的眼底,闪过一抹幽光,随即沉没在一片似水之中。

    “君子珏,你终究会救她对吧。”

    “呵呵……”

    季贞儿一阵阴笑,心中已有了主意。

    ……

    上官清越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刻,这里一片漆黑,实在没有光亮,也分不清楚白天黑夜。

    而往往这样的黑暗,总是让人产生绝望的恐惧念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上官清越不断分析前前后后的事,寻找更为自己脱身的破绽。

    季贞儿至死不离的坚贞,会让她拥有很多呼声,尤其君冥烨的旧部,也都会效忠于她。

    现在天儿还小,一切定夺,还不是掌握在她的手里。

    只是上官清越还是隐隐觉得,季贞儿选择冥婚嫁给君冥烨,只怕没那么简单。

    牢房里有一些干稻草,可以铺在木板床上,稍微暖和一些。

    大概到了深夜的时候,四处都静悄悄的,牢房里隐约传来清浅的脚步声。

    上官清越一直没有睡,当即警觉地醒了,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脚步声果然是奔着她牢房的方向而来。

    没过一会,那脚步声停在牢门之外,传来开锁的声。

    上官清越浑身一紧,难道是季贞儿来了?

    牢房的门缓缓打开,外面的光芒洒落进来,终于让黑暗的牢房里有了一些光芒。

    上官清越还以为会如愿看到一抹明黄,可没想到进来的人竟然是一个女子。

    上官清越定睛一看,顿时秀眉蹙起。

    秋红!

    怎么会是她!

    秋红面无表情,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缓缓俯身下来,放下食盒,将牢门关上。

    上官清越不禁笑了,“这里的牢房也不是完全密封,接二连三有人可以进来。”

    “什么?”秋红问。

    “没什么。”

    秋红从食盒里拿出一些精致的素菜,“现在正是丧期,不能吃荤,只有这些了。”

    她是点了这里守卫的穴道,混进来的,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

    上官清越看着那些饭菜,“你怎么来看我了?”

    这些日子,一直没有见到秋红,她之前伺候无极和无央,但自从无极和无央入了冥王府,秋红还留在原先无极和无央居住的别院里,没有再回来冥王府。

    这一次冥王病逝,秋红身为跟了冥王多年的贴身近婢,这才回王府。

    望着秋红一身素白,上官清越心口揪紧。

    每次看到关于君冥烨的素白,心里都要难受好一阵子。

    “过来看看昔日的主子。”秋红回答的很平静,没看出来多少嗔怨。

    上官清越安静地望着秋红,“我算你哪门子主子。”

    “我主子认定的人,就是秋红的主子。”

    “呵!”上官清越冷笑起来,“真是好笑,我们可什么关系都不是!当年成为王妃,并非我所愿,也非他所愿,他想尽了办法要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