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15章515:朕在你眼里算什么

    第515章 515:朕在你眼里算什么

    君子珏果然来了。

    上官清越不知道秋红怎么做到的,还是说君子珏本意就打算前来看一看她。

    只是君子珏进来后,看着她那种淡若清风的眼神,让上官清越心里很没有底。

    她从冰冷的木板床站起来,望着面前一直不开口说话的男子,也选择沉默无声,最后别开自己的视线,不在看君子珏一眼。

    终于,还是君子珏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

    “我会帮你出去。”他道。

    “怎么帮?”

    “只要轻尘死了,便是死无对证。”

    上官清越猛地看向君子珏,吃惊之色,让君子珏很是震惊。

    “你不愿意?只要你一直矢口否认,再没了轻尘的对证,这件事便也就成了无头公案。”

    “不可以,不可以杀了轻尘!”

    “为何?”君子珏收紧浓黑的眉心,目光沉寂之中带着一抹怒意。

    “不管为何,就是不能滥杀无辜。”

    “他联合季贞儿诬陷你,便是该死!”

    “他……没有诬陷。”

    “你在袒护他!”

    “不是袒护!”

    “那是什么!他只是一介卑微得不能再卑微的随从而已!”君子珏的声音里蒙上一层心痛。

    “你宁可让自己处于现在的坏境,也不要一个随从去死,你们什么关系!”君子珏吃味了。

    “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只是……他曾经帮过我。”

    “那么朕呢?没有帮过你吗?也没见得你这般上心!”君子珏恼喝一声。

    上官清越从君子珏的眼睛里看到了抱怨,还有一抹受伤。

    “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他必死无疑。”

    “不要!”

    上官清越赶紧冲上去,拦住君子珏,“如果这样才能救我,那么就让我继续在这里吧,我不会出去!”

    “你。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君子珏咬牙,目光冷冷地瞪着她。

    窗口照射进来的光芒,映照在君子珏一袭明黄龙袍上,金丝银线格外刺眼。

    她从君子珏的脸上,看到沉冷如不的表情,她知道,他生气了。

    “不管如何,轻尘绝对不能杀!即便是为了换我出去,我也不要他死。”她依旧态度坚决。

    君子珏收紧眼角,十分不解地望着她,“一个随从,也值得你这么关心!”

    “都说了,只是为了报恩!”

    君子珏猛地抓紧上官清越的肩膀,“那么我的恩情,你如何偿还?”

    “……”

    上官清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君子珏又缓缓松开了自己的力道,生怕弄疼了她,声音也弱了下来。

    “虽然从来没想过,得到你的报答,但是现在忽然很要你的报答了。”

    至少这样,他能牢牢抓住她,不让她从身边逃走。

    上官清越说不出话来,只能安静地站在那里,听着君子珏继续说下去。

    “季贞儿挟持了夏侯云天,现在国家危难,正是需要夏侯云天率兵前去边疆平乱之际,身为一国之君,不能放任国家不管,只能暂时先委屈了你。”

    “边疆又起战事了?”上官清越低呼一声。

    君子珏似笑非笑起来,“这些年,南云国的皇帝,时常发起战争,他扬言要将大君国踏平,要为他的……”

    君子珏的声音顿了顿,一眼不眨地盯着上官清越,“他的妹妹报仇雪恨。”

    上官清越心口倏然收紧的厉害,想到了哥哥,不禁眼圈泛酸。

    君子珏笑起来,“我忽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什么?”

    “你不用轻尘的性命也好,那么我便可以不要夏侯云天的命。”

    “没有夏侯云天,谁能领兵!满朝之中,冥王已故,只有夏侯云天有这个本事了。最新最快更新”上官清越道。

    转而,上官清越忽然睁大一双水眸,吃惊地望着君子珏。

    “难道你要我……”

    上官清越的声音涩住。

    她知道,君子珏早就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只要她还活着的消息,上官少泽知道了,便也不会那么痛恨大君国。

    只要上官清越让上官少泽退兵,那么此刻边疆的危机就能解除,还不浪费一兵一卒,这简直是最好的办法。

    如此一来,他现在就可以接上官清越出牢狱,不用再顾及季贞儿,还有那些要为冥王报仇的大臣。

    只要上官清越对大君国有功,他也能名正言顺地袒护这个女人。

    “那么夏侯云天的命,你也不要了。”上官清越没想到,君子珏竟然这么冷血,甚至比君冥烨还要冷血。

    夏侯云天在朝中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是千军万马的统帅,大君国兵力的主要首脑人物。

    君子珏竟然可以这么轻松地抹杀夏侯云天的存在性,在他的心里,还有没有一点感情?

    就算国家利益当先,至少也有主仆多年情谊在啊!

    当年君冥烨和夏侯云天闹得那般不合,君冥烨还要顾念兄弟情义,放过夏侯云天。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可,你不要你自己的命了!君冥烨,轻尘,夏侯云天,你关心的男人真够多的!”

    “那么朕在你眼里算什么!你说的相公夫君,不离不弃的话,都是诓骗朕的!”

    君子珏震怒,一把推开上官清越,拂袖离去。

    他选择取舍,还不是为了救她。

    她却一点不知道领情,反而不愿意做出任何牺牲,难道那些男人的性命,都比她自己的命还重要?

    想到这个,君子珏就气得胸腔难受,甚至隐隐作痛。

    那里疼痛,正是因为取过心头血的原因。

    那个道士说过了,取了心头血后,虽然他有幸活下来,不过会留下一个时常心痛的毛病,切记不可动怒。

    君子珏走出大牢,一路匆匆,魏公公在身后跟的有些吃力。

    等到了灵堂,君子珏抬头看向一片雪白的方向,那边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