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16章516:将功折罪

    第516章 516:将功折罪

    君子珏冷眼一凛,扫过大殿上跪满的人。

    所有的宫人都吓得浑身虚软,深深低着头,汗透衣襟。

    这个时候,云妃的贴身宫女香菱颤颤巍巍地低声开口。

    “是……是丽嫔!一定是丽嫔,是丽嫔害了云妃娘娘……”

    紧接着,两个宫女也赶紧附和。

    “对!一定是丽嫔!之前丽嫔还推过云妃娘娘。”

    君子珏一听见此事和丽嫔有关,整张俊脸阴沉的更加骇人,但星亮的眼底却掠过了一抹淡淡的幽光。

    “宣丽嫔过来。”君子珏咬牙道。

    德妃看了君子珏一眼,复又低下头,抓紧手里的佛珠。

    丽嫔很快便被押进来了,一进殿门,看到满屋子跪满了人,丽嫔心口一慌,噗通跪了下来。

    “皇上……”丽嫔深深埋着头,肩膀隐隐发颤。

    大殿内侧的云妃,许是听见了丽嫔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尖声喊起来。

    “那个贱人!听说太医为我诊脉是个皇子,便对我痛下歹心……呜呜……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

    泪水沿着云妃的眼角簌簌坠落,湿了她鬓边的碎发。

    君子珏抓紧椅子扶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冷的声音,带着霸道的力量,吓得丽嫔赶紧匍匐趴在地上。

    “皇上,臣妾冤枉啊,不是臣妾做的,真的不是臣妾……”丽嫔哭了起来。

    “皇上,丽嫔昨日推了云妃娘娘撞在桌角上,云妃娘娘回来后就一直不舒服……没想到,即便服用了太医开的药,还是……还是小产了……”香菱哭着擦眼泪,声音悲痛。

    “你说谎!只是轻轻撞了一下,她当时还说没事的!怎么会因此小产!”丽嫔赶紧跪着爬向君子珏。

    “皇上,他们冤枉臣妾!臣妾是冤枉的。是云妃诬陷臣妾,臣妾真的冤枉啊……”

    丽嫔拽住君子珏的裤脚,却被君子珏一脚踹开。

    “诬陷?”香菱指着丽嫔。“那么丽嫔解释一下,近日总来云妃娘娘宫里,为何在随身香囊里放了麝香?还送给娘娘,说是你亲手做的!幸亏找了太医对香囊检查了一番,不然娘娘还要被你蒙混在鼓里,全然不知呢!”

    “发生这种事,为何不早早回报!”君子珏恼喝一声,脸色已经铁青。

    香菱磕头哭着说,“皇上,云妃娘娘善良,不想将这件事声张。何况……宫里谁不知道,丽嫔和太后娘娘关系甚好……”

    “云妃娘娘没想到,麝香香囊不成,丽嫔便直接动了手!昨日在御花园的馨宁厅,丽嫔假装脚下一滑便推了云妃娘娘一把,导致娘娘撞到桌角上。”

    “云妃娘娘当时稍微有些不舒服,见皇上近日公务繁忙,便让太医给看了看,养在床上吃药,也没有声张。”

    “云妃娘娘不想在冥王丧期,再给皇上添乱。可没想到……没想到就这样……小皇子就没了……呜呜……”

    香菱哭得格外伤心,双眼通红。

    “皇上,臣妾冤枉啊,冤枉啊……”丽嫔不住在地上磕头,额头上已经赫然呈现了一片血红。

    “证据确凿,你还敢抵赖!!”

    君子珏怒吼一声,吓得丽嫔面如雪色。

    “皇上……臣妾……臣妾是被鬼迷心窍了……才会……才会动了歪念头……”

    “臣妾知道错了……皇上饶了臣妾吧!”

    “皇子……皇子……臣妾也可以为皇上怀上的……臣妾为皇上怀皇子……”

    丽嫔伸着手,试图抱住君子珏的腿,被君子珏又一脚踹开。

    丽嫔盈盈弱弱地歪倒在地上,唇角渗出一丝鲜红。

    “皇上……臣妾也可以为皇上怀上龙子的啊……”

    君子珏已经被丽嫔的话气得双目赤红,一把揪住丽嫔的衣领,从地上提起来。

    “你赔?说的倒是很好啊!”

    君子珏咬牙切齿,猩红之光,骇人心骨。

    君子珏的大手不断用力,害得丽嫔一阵窒息呼吸困难。

    “皇上,皇上……饶了臣妾吧……”

    云妃支撑虚弱的身体,在两个宫里的搀扶下,从里面走出来,形容十分狼狈憔悴,哭着跪在地上。

    “皇上,要为我们的孩子做主啊!丽嫔害了皇子,不能轻饶啊!呜呜……”

    “丽嫔就是仗着宫里有太后娘娘撑腰,才敢这般为非作歹。”云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君子珏的眼底掠过一道风暴,拖拽着丽嫔便往外走。

    德妃赶紧跟着追了两步,却没能追上,只能看着君子珏拖拽丽嫔离去。

    德妃摇摇头,叹息一声,赶紧转身回来,命令宫人赶紧搀扶云妃回床上休息,别在小产后伤了身子。

    君子珏拖着丽嫔出了宫,直接去了冥王府。

    现在季贞儿已经不在宫里,却在走后还给宫里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君子珏已经忍无可忍,务必找季贞儿讨个说法。

    丽嫔平时没什么头脑,人又庸懦,若不是有人唆使怂恿,断然不敢做这种事。

    君子珏来势汹汹,整个冥王府的人都惶恐起来。大家赶紧奔走,去通知季贞儿,却被君子珏怒声喝退。

    现在天色已经黑透,整个冥王府都燃着白色的灯笼,还有那在风中飘荡的白色纱绫,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君子珏一脚踹开殿门,将丽嫔丢在地上。

    季贞儿刚刚从灵堂回来,还没休息,闻声赶紧出来。

    秦嬷嬷一见到丽嫔现在的狼狈样,还有满面泪痕,不禁心口咯噔了一下。

    “娘娘,看来皇上今日来者不善啊。”秦嬷嬷附在季贞儿的耳边小声说。

    “皇上半夜来冥王府,还带来了丽嫔,这是所谓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