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17章517:处理干净

    第517章 517:处理干净

    将功折罪的机会?

    丽嫔听到君子珏这句话,一双绝望的眼眸之中,终于浮现了一丝生机。

    “皇……皇上……”

    丽嫔噙满疼痛的眸子,不确定地看向季贞儿。

    “朕告诉你,朕国事管得起,后宫更管得起!且不说太后现在已经离开后宫,就算没离开,朕照样可以说得算!”

    君子珏一把抓住丽嫔的手臂,直到听到轻微的骨节声,才一把将丽嫔甩到地上。

    这么多年,自从他坐上皇位,就一直被压制。他这个皇上,面对强权的两棵大树,一个太后,一个冥王,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他是男人,是九五之尊!

    如今太后终于离宫了!

    积压在君子珏心底的怒焰,终于可以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更因为上官清越现在正在牢狱之中,季贞儿动了他最想要保护的人,他已经开始失控了。

    “说!!”

    君子珏低吼一声。

    丽嫔倒在地上浑身一抖,手臂脱臼的疼痛,还有鲜血淋漓的双腿,让她已经不能再承受。

    “皇上……呜呜……”丽嫔悲凄地痛哭着。

    “到底说不说!”

    君子珏残忍地踩在丽嫔受伤的腿上,痛得丽嫔嘶声痛嚎。

    “啊—————”

    尖锐的叫声刺痛了所有人的耳膜,荡起凄厉的回音一直飘向遥远的方向……

    丽嫔的血流了满地,脸色雪白的透明,汗水连着泪水不住往下滚。

    季贞儿被这样血腥惨烈的一幕,骇得不敢直视。

    秦嬷嬷也在心底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一向宅心仁厚的皇上折磨起人来,居然这么惨绝。

    “说!!”

    君子珏又是一声怒吼。

    丽嫔终于开口了,声音却因为疼痛发不出来,只能颤抖又无力地抬起手,指向季贞儿……

    季贞儿当即瞪大一双凤眸,“皇上到底什么意思?又在逼丽嫔说什么?难道非要让丽嫔指认云妃小产,与我有关?”

    君子珏唇角抽搐一下,冷冷一笑。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丽嫔乌黑的长发,好像情人般温柔多情,声音也变得柔软下来。

    “你想说什么?便说出来,朕会饶了你一命。”

    丽嫔颤抖着唇瓣,终于挤出细碎的声音。

    “是是……是太后娘娘……指使臣妾……害死云妃腹中的……”

    话没说完,就被季贞儿尖锐的恼喝打断。

    “丽嫔,不要信口雌黄!云妃小产,哀家根本不在宫里!你们嫔妃之间争宠,不要胡乱指证!”

    君子珏显然也不想听丽嫔再说什么了,忽然抬手一把扼住丽嫔的脖颈,在丽嫔惊恐瞪大的双眼之中,她看到了君子珏杀气腾腾的一双眸子。

    “皇上……说了……放过臣妾的……”

    丽嫔艰难地挤出低弱的声音。

    君子珏狰狞的一双眸子,赤红的可怕。忽然挣扎了一下,缓缓放开了手,任由奄奄一息的丽嫔瘫软在地上。

    他现在还不能杀人。

    君冥烨大丧之期,他不能杀人破例,上官清越现在还在牢里。

    季贞儿没想到,君子珏竟然当着她的面,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折磨成这个样子,还险些一把掐死。

    认识君子珏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君子珏这么残佞可怖的一面。

    季贞儿只觉得脊背蹿起一股寒气,周身随即寒透。

    秦嬷嬷也吓坏了,双腿不住打颤。

    魏公公赶紧命令两个小太监,将奄奄一息的丽嫔抬下去,又让人将大殿上的血渍全部清理干净。

    君子珏一边洗手,一边淡淡道,“这就是她不知安分的下场。”

    季贞儿抓紧拳头,努力忍着心中的惊骇,面色却已经白到了极点。

    “太后,哦不!准冥王妃,你来解释一下,为何要害云妃小产。”君子珏似笑非笑地问季贞儿。

    “皇上当着我的面,严刑逼供,未免不妥吧!”

    “严刑逼供?呵呵……朕可没让她指认准冥王妃。”

    季贞儿气得心口生疼,她知道君子珏这番折腾,无非就是为了牢里的上官清越。

    她绝对不能认输!

    更不能让那个女人出来。

    “皇上,单凭一个贱婢的一面之词,就能定我的罪?未免草率了!”

    “朕的皇妃入牢,不是也听了一介低贱随从的一面之词。”

    季贞儿气得面色一阵颤抖,“皇上的意思,就要定我的罪了!”

    “谋害皇家子嗣,罪责当诛!”君子珏震喝一声。

    季贞儿娇躯一晃,秦嬷嬷赶紧上前将季贞儿搀扶住。

    “朕给太后一晚上的考虑时间!”君子珏一拂长袖,转身而去。

    等到君子珏走远了,秦嬷嬷双腿一软,差点瘫在地上。

    即便大殿上,现在已经清理干净了,但还是觉得看到了遍地的血。

    季贞儿也是吓得不轻。

    葬送在季贞儿和秦嬷嬷手里的性命不少,论残忍她们的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君子珏这般明目张胆地惩戒丽嫔,便是给她们警告。

    她们岂会不怕这样的下场落到自己身上!

    “娘娘……皇上是故意给娘娘下马威啊!”秦嬷嬷颤声道。

    “皇上真是雷厉风行啊!丽嫔父亲在朝中是二品官员,还是冥王麾下的党羽,若知道丽嫔被皇上这般对待,我却没有出言相助,定然对我心生嫌隙。”季贞儿道。

    “太后娘娘,您才刚刚得到冥王党羽的拥护,不能有任何闪失啊!”

    “所以不能让外人知晓,丽嫔在这大殿里遭遇的事!你务必将消息封锁!”季贞儿道。

    “……是。”

    “可是……丽嫔还活着,保不齐她自己会去想办法通知她父亲。”

    “所以她不能活了!!”季贞儿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