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19章519:冷透了心骨

    第519章 519:冷透了心骨

    在上官清越倔强的坚持下,蕙心眼底的防卫终于节节败退。最新最快更新

    蕙心缓缓开口,声音低弱,“你总之知道,我不会害你就是了。”

    “师父不会害我?难道君冥烨之前身负重伤,不是师父阴奉阳违,找人来为君冥烨解毒的吗?不然,君冥烨在中了我的一剑之后,又被君子珏下了慢性剧毒,早就一命归西了,何必又活了那么久!”

    不知道为何,每次想起君冥烨,上官清越的心口都一阵阵收紧的疼。

    “何必又在他死后,牵扯出这么多的事端出来!师父,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害我!”

    “而师父当初救君冥烨,又是本着什么目的?”

    蕙心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怔怔地望着上官清越。

    过了许久,蕙心才开口。

    “越儿,你只要知道,师父和你是一条心。”

    “既然师父和越儿是一条心,师父有什么秘密?为何要瞒着我?”

    上官清越收紧眼角的幽光,犀利无比地盯着蕙心,“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师父想要颠覆大君国吧!”

    “越儿,别乱说!”蕙心虽然面色无异,但眼底的游动,还是尽数落入上官清越的眼中。

    “所以师父不想我很快大仇得报,不想我离开大君国,不想边疆的战乱停止!所以师父阻止我和皇兄通信,不想让皇兄知道我还活着!”

    “所以,师父一直在利用我。”

    蕙心看到上官清越的清冷与嗔怨,不觉间眸底隐现一抹痛色,深吸一口气,才缓缓道。

    “对!没错!我确实想要颠覆大君国。”

    在蕙心的眼底,浮现了一抹深深的痛恨。

    这样的痛恨,上官清越在倾城公子的眼里也看到过。

    当初倾城公子告诉她,十多年前,大君国的先皇为了得到母后这个蓝凤国的公主,对南云国发起战争,为了逼迫母后和父皇就犯,残忍屠城。最新最快更新

    难道蕙心和倾城公子的亲人,都是在那一场战争之中,被大君国的先皇残忍杀害了?

    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痛恨大君国。

    “但我没有利用你!”蕙心道。

    上官清越还是觉得心痛,“一面信誓旦旦帮我报仇,一面却在暗中算计我,利用我的仇恨,让我做你手里的利剑,还不是利用?”

    “师父,越儿真心没想到,我一直当师父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亲人,师父却……”

    上官清越的声音哽咽了。

    “大君国的铁骑残骸了那么多南云国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你难道就不恨吗?”

    蕙心咬牙切齿,眼底浮现的恨意,那么深,那么浓,已经混入她的骨血之中。

    就好像隐藏起来的脓疮伤疤,如今一旦被揭开,便暴露无遗,只看得让人一阵心寒。

    上官清越的心房猛然一怵,这是她从没见过的师父,一直以为师父是个没有太多感情的人,没想到在师父平淡的表情下居然隐藏了如此之深的恨!

    忽然,她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凄惨故事。

    “所以当年在醉梦楼,师父开始接近我,便是因为知道,我是公主的身份!因为和大君国的皇族,也有着血海深仇是吗?”

    “当年南云国的先皇后,是因为大君国的先皇才会操劳过度而薨逝!难道公主不恨大君国?”

    “即便如此……我更不能接受,原来从小我就当成长辈一样敬重的师父……那个我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远离我,都不肯善待我,唯独我还有一个师父是真心对我好的人,也是别有目的地靠近我。”

    “越儿……”

    “师父!我不会帮你颠覆大君国的!”

    “你难道忘记你的母后是因何而死的吗?”

    “姜皇后那个贱人,已经在五年前,被我一剑刺死了。”

    “最初的始作俑者,是大君国啊!”

    “颠覆一个国家,会死伤无数的无辜百姓,我们若这样做,和当初的大君国先皇,又有什么差别?”

    “越儿!”蕙心盯着上官清越清澈的眼眸,眼底渐渐浮现了一抹明锐之光。

    “你母后当初也是为了保护南云国无辜的百姓,才会耗光了灵力!你母后难道就不无辜吗?”

    “大君国的先皇,已经驾崩多年了!”

    “那些留着他血液的子孙,难道就没有罪孽吗?”蕙心冷声质问。

    “……”

    “我誓必要大君国的皇族,血债血偿!”

    “所以……师父对我的两个孩子,也能残忍到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季贞儿带走,而不施以援手。”

    蕙心忽觉喉口堵塞,目光嗤冷地望着上官清越。

    “他们的身上,也留着大君国君氏的血!”蕙心道。

    “可那也是我的孩子!”上官清越苦笑起来,“在师父的心里,竟然隐藏着这么深深的仇恨!”

    “师父当真好谋划!这么多年,隐藏在我的身边,培养我,训练我!又训练出百里不染和倾城公子那样的人物,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报仇雪恨对吗?”

    “不是!”

    “那是什么?”

    “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你。”

    “你胡说!”上官清越不住摇头,泪水弥漫眼眶。

    她已经接受不了任何的利用和背叛,尤其身边最信任的人。

    上官清越用力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翻江倒海的心情,用努力缓和后的声音,对蕙心说。

    “南云国死去的百姓无辜,那么大君国即将在战乱中死去的百姓,也很无辜!我是不会让师父那样做的!”

    “越儿!”

    “我不管师父和大君国有多少私怨。”

    “什么?私怨?你竟然说我恨了这么多年的仇恨,是私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