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0章520:保留全尸……

    第520章 520:保留全尸……

    上官清越没有再阻挠蕙心。

    抱紧双肩,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耳边眼前不断浮现蕙心恨得双目赤红的可怕样子。

    她不敢肯定,将来有一日,蕙心会不会也杀了无极和无央。

    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也沦落成复仇的魔鬼,变得毫无理智情感。

    她忽然迷茫了。

    到底什么是感情?

    什么是人性?

    她所经历的一切,除了背叛,就是利用。

    唯独只有在轻尘的身上,找到了一些温暖,可是轻尘最后也背叛了她……

    她忽然想到了君冥烨,那一双狭长黝黑的冷眸,还有他望着她的时候,眼底浮现的深深愧疚,不经意触动了她心底深处的弦……

    她不知道,君冥烨那样的眼神里,到底有多少真实。

    可就是无法从自己的记忆里,将君冥烨的影子,完全剔除干净。

    甚至在漆黑的时候,眼前浮现的都是他的画面。

    她仰头自嘲笑起来,“不是一直盼着他死吗?现在真的死了,怎么反而忘不掉了呢。”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眨落眼角的两行清泪,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漆黑的牢房里,她一双眸子晶亮无比。

    “轻尘……”

    “你……”

    她笑着,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在漫天大雪的泉山上,她跟在轻尘的身后,前面是轻尘高俊挺拔的身影,她踩着轻尘留在积雪中的脚印,一步步安稳走在大雪之中……

    笑着笑着,她又哭了起来。

    蜷缩的身体好像一只需要温暖的小兽,小小地缩在角落里……

    不知哭了多久,门外又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上官清越赶紧擦干脸颊上的泪痕,起身冲到牢房的门口。

    来人竟然还是小玉。

    上官清越趁着牢房门打开的瞬间,赶紧探头向外看,猜测哪一间牢房才是轻尘所在的牢房,也想知道,师父到底对没对轻尘下手。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娘娘?”

    小玉呼唤了上官清越一声,她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错开身,掩饰住自己的失态。

    “娘娘,皇上命奴婢来给娘娘送药来了。”小玉道。

    上官清越眉心微沉,君子珏的药送得这么勤快,是什么目的?

    “今天就举行冥婚了吧?”上官清越问。

    “是的,娘娘。”

    “冥婚是在晚上举行吧。”

    “是的娘娘。”

    “规矩很多吗?”上官清越有些好奇。她只知道一些浅显的皮毛,活人要与死者的排位拜堂……

    “冥婚要在夜里子时之前举行,拜堂要在正好子时时分,确保王爷能回魂与太后一起拜堂,还有……”

    小玉歪着头掰着手指,其实她也懂得不是很多,只是介绍自己知道的一些细节而已。她的话没说完便被上官清越打断……

    “我记得,大君国有规矩,凡是死于非命的君氏皇族都要火葬!冥王属于被人害死,死于非命。”

    “若举行了冥婚之后,冥王还要被火葬吗?”

    这才是上官清越真正想知道的事。

    “一旦举行了冥婚就不能火葬了!冥婚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合骨葬’!这是要等待太后,也就是冥王妃薨逝之后,将两人的尸骨合在一个墓穴中!”

    “娘娘,如果冥王火葬了,就不能合骨了!那样的话,也不算冥婚!”小玉说着刻意将声音压低,毕竟太后还活着,这话要是传出去,她的小命不保。

    “那就是说,冥王的尸身只能土葬了?”

    上官清越眯起一双水眸,忽然心底飘过一道奇异的怪念头。

    那念头很快便消失殆尽,以至于她还来不及清楚捕捉。最新最快更新

    季贞儿能抛弃一切,执意和君冥烨冥婚,只怕没那么简单吧?

    上官清越不住在牢房里来回徘徊。

    仔细分析其中的微妙痕迹。

    “火葬,还有土葬……”

    上官清越低喃一声。

    “这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差别吗?”

    一个会在当众埋入土中,一个会当众焚化尸身,这两个葬法的区别在哪里?

    某个念头明明就在脑海的边缘,为何会捕捉不到?就是无法真切的想个透彻!

    小玉忽然道,“当然有差别了!土葬可以保全全尸,将来投胎也能投个好人家!娘娘不知道,很多地方,死于非命的年轻男子或者女子,为了不火葬,都要选择合适的姑娘活着男子举行冥婚的!”

    “我们乡下就是,有钱的人家,会花重金找寻可以举行冥婚的人选。”

    上官清越的眉心倏然皱紧,“冥王的棺前一直都有人吗?”

    “对啊!一直都有人!怎么了娘娘?”小玉被上官清越的话问得一头雾水。

    “没事!就是觉得,冥王一个人在棺木里,应该闷得很吧。”

    “娘娘,冥王已经薨逝了,他……唉,当然也会感觉闷吧。”小玉叹息了一声。

    “不过大家都说是娘娘害死了冥王,见娘娘这么关心冥王,小玉倒是觉得,娘娘怎么会害死冥王!”

    “冥王毕竟是我的义父!”上官清越有些惶急地道了这么一句。

    她才没有关心那个人!

    她怎么会关心那个人!

    上官清越轻笑起来,掩饰心里的慌乱,“云妃的身体怎样了?好些了没?还在伤心吗?”

    “嗯!”小玉点了点头,“听说云妃总是以泪洗面,不时还拿出早先做好的小孩肚兜发呆,米水不进!”

    “这一胎没保住,还可以再怀!你替我去看看云妃!妃嫔之间走动下也合情合理!”上官清越轻叹口气。

    小玉点头,上官清越接着又道:“丧子之痛,总要过段时间,才能缓解。也是可怜她了!”

    上官清越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听老人说,冥婚是阴间的喜事,若家有逝者,跟随冥婚的队伍,可以让逝者的魂魄沾喜气,能投个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