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1章521:此生不废!

    第521章 521:此生不废!

    “什么圣旨?”

    季贞儿见君子珏的脸上都是笑容,不禁心头发怵。

    君子珏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

    不会是要暗害她吧?

    君子珏将圣旨递给季贞儿,她却迟迟没有抬手去接。

    “皇上双目泛红,布满血丝,看来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啊。”季贞儿似笑非笑道。

    “太后最近也休息的不好,看上去十分憔悴。”

    季贞儿闷笑一声,“我已经不是太后了!只要时辰一到,便和冥王举行冥婚,就是名正言顺的冥王妃了!皇上若是按照礼节辈分,还是唤我一声皇婶吧。”

    君子珏仰头笑起来,“已经称呼贞儿姐姐习惯了太后,实在不容易改口啊,何况……”

    君子珏的声音顿住。

    “何况什么?”季贞儿好奇问。

    “太后看了圣旨便知。”

    季贞儿莞尔一笑,“皇上到底下了什么圣旨?这么急着让我看。”

    季贞儿隐隐察觉到,这道圣旨一定是跟牢里的上官清越有关系。

    她不要上钩,更不要跳入君子珏的陷阱之中。好不容易抓到上官清越,一定不管任何代价都要将上官清越处死。

    “想来朕这些年,只有太后对朕一直体恤有加,太后如今离宫,朕真真很不习惯,也很彷徨!”

    君子珏笑着贴近季贞儿的脸,“好像觉得,偌大的皇宫,只有朕一个人了!忽然真的很舍不得太后离开朕。”

    季贞儿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眯着眸子看向君子珏。

    “皇上到底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方才说的,就是朕想说的话。”

    季贞儿冷笑起来,“皇上只是暂时不习惯而已,过了个几日自然就习惯了!何况皇上身边美人成群,很容易就将一个人给忘记的!”

    季贞儿暗指上官清越,君子珏也听出来了。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君子珏阴冷的眸子,一直盯着季贞儿,忽而又朗声大笑起来。

    “这道圣旨,就算是朕送给太后和冥王大婚的贺礼吧!”

    季贞儿的眸子中含着一丝不屑,“还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贺礼,以至于皇上在大婚之前紧着赶出来。”

    季贞儿缓缓抬起手接过君子珏手里的圣旨,慢慢地展开来,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

    “朕已到而立之年,怎奈一直无子,愧对君氏列祖列宗!现有十二皇叔之子君陌上,天资聪敏颖悟绝人,怎奈年幼丧父,朕悯其孤苦无依,故领养到身边为皇太弟,悉心敦促教诲,以好来日接任君氏皇族大统……”

    季贞儿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没想到,期盼了那么久也想要达成的愿望,今日便这样轻易到手了。

    “太后怎么了?震惊的已经不知道谢恩了吗?”君子珏似笑非笑道。

    “这……这真的是一份很大的贺礼。”季贞儿缓缓卷上圣旨。

    “只是不知道,皇上是要跟我做交易吗?”季贞儿岂会看不穿君子珏。

    他们毕竟在一起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

    “和聪明人就是好办事,不用浪费唇舌!”君子珏笑着赞道,话里还是有着讽刺的味道。

    “我不同意呢?”季贞儿的口气显得不愿。

    “太后有不同意的余地吗?”君子珏眯起一双黑眸,乍现幽冷的寒光。

    “皇上膝下无子属实!且皇上之前也在朝堂上说了,只要云妃诞下皇子,便立为太子,但若云妃诞下的是公主,便从众位亲王的府里选择合适人选。”

    “如今云妃小产,皇子没能顺利诞下,那么天儿成为皇太弟,也是众望所归。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太后的意思倒是明朗啊!觉得朕除了天儿,便没有第二选择了吗?”

    “难道皇上还有合适的第二人选吗?”季贞儿毫不退让。

    “太后别忘记,皇叔膝下,可不紧紧只有天儿一个儿子!还有……无极。”

    君子珏慢慢将后面的两个字吐出来,犹如重石头撞击在季贞儿的心口上。

    她真的是千算万算,竟然疏忽了那个毫不起眼,几乎无人想起来的无极。

    “朕倒是觉得,那个孩子也很聪颖,也很明事理,只要稍微举荐,冥王麾下的大臣和将军们,也会拥护。”

    “何况,无极的身上,还流淌着南云国皇族的血!有南云国皇帝相助的话,即便上官清越当年被大君国百姓视为妖女,无极成为皇太弟的机会也很大!”

    季贞儿的脸色已经开始难看起来。

    “皇上是要威逼我了!”

    “不是威逼,只是和太后好声好气地谈判。”

    季贞儿气得胸口憋着一口怒火,“皇上为了那个女人,倒是舍得啊!江山社稷,也能拿来儿戏!”

    “朕哪里儿戏了?望眼天下,天儿确实众望所归,拥护者很多,天儿也生的聪灵。但是……”

    君子珏声音一转,笑容在唇角渐渐放大,“南云国的皇帝这几年都想带走无极和无央,一再发起战争,让两国的百姓饱受战乱之苦。”

    “只要朕书信一封,立无极为皇太弟,将来接任大君国大统,你说南云国的皇帝会作何选择?若能休止两国征战,也是百姓乐见,朕还用担心无极没有拥护者吗?”

    季贞儿唇角的笑容,已经变得凋零苦涩,“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为她发疯发狂!!”

    季贞儿用力撕扯圣旨,怎奈何绢布的圣旨,根本撕扯不碎。

    君子珏安静望着季贞儿的失态,闷哼一声,“她没有哪点好,却又哪点都很好。”

    “你明明知道,她回来就是为了复仇,利用你复仇……”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