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5章525:只能是朕的女人!

    第525章 525:只能是朕的女人!

    “月儿……”

    上官清越的面前,多出来一双骨节修长,好看的手。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她望着面前的手,眼中的泪水努力忍了回去,她却迟迟没有抬起自己的手,放在那一双修长的手上。

    属于这个男人的身上,总是带着明艳刺眼的明黄色,让人不敢直视。

    “这几天……让你受苦了!”君子珏缓缓开口。

    他依旧是低沉的声音,隐现丝丝缕缕的愧色。

    他终于弯下身体,一把抱住上官清越,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

    “不受些苦,她怎么会知道现在的一切如此来之不易!”季贞儿不满地低喝一声。

    季贞儿声音里的不满,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上官清越幽冷的目光,看向季贞儿,带着深深的仇恨的敌意,还有一种誓必将季贞儿生吞活剥的狠历。

    “不知冥王妃是否知道,王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是来之不易!”君子珏冷声道,成功将季贞儿噎得哑口无言。

    季贞儿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冥王妃了。

    上官清越的双脚早已麻木,若是依靠君子珏,根本站立不稳。

    季贞儿轻笑起来,走到君子珏的身边,目光寒意湛湛地瞥了上官清越一眼,然后声音低缓地开口。

    “呵呵,我怎么忘了,皇上一向都是过河拆桥!有用之时可以把你捧到天上,无用之时就践踏在脚下!”

    这个时候,天儿从里间走来正厅,站在挂着珠帘的柱子旁,神色生疏地看着季贞儿。从太后变成王妃,她的装扮已变,这让天儿一时间无法适应。

    “天儿,到母妃这儿来!”季贞儿和蔼一笑,向天儿招招手。

    这话说得很是顺口,看来在很久以前就想这般对天儿自称母妃了!

    天儿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无法抗拒如此慈祥的季贞儿,挪着小步子渐渐地靠近季贞儿,仰起小脑袋看向季贞儿的脸,小嘴嘟了下。

    “太……”

    “不对!应该唤母妃!”季贞儿她笑着蹲下身,一手放在天儿的肩上,一手宠溺地抚了下天儿的头顶。

    “天儿记住,日后可不能学皇上过河拆桥!”

    天儿愣了下,生硬地转过头看向君子珏,小嘴抿了又抿,他的目光与君子珏的目光相遇,黑漆漆的眸子,异常明亮。

    君子珏被季贞儿气得胸口一阵起伏不定,季贞儿这是在明目张胆挑拨关系。

    他已经立天儿为皇太弟,这是要他们关系不睦。

    “不要太过分!”君子珏抱着上官清越的手不受控制地收紧了下,瞪着季贞儿牙关暗咬。

    季贞儿今天就故意和君子珏过不去了,依旧笑得温柔亲和,“对了!皇上下了口谕,我现在虽然是冥王妃了,但是皇上承诺,变的只是一个称呼,太后该有的权利还在,是不是皇上?”

    她拖着长音看向君子珏……

    “哼!”君子珏冷哼一声再不说话,抱着上官清越大步出门……

    这场仗不管怎么算,都是他输!

    不但让季贞儿借用冥婚收买了君冥烨党羽的一众人心,更是做了天儿名正言顺的娘亲!还不失去本是太后该有的权利,真真是输得可怜!

    不过,在他心里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能救最重要的人出狱,并保她平安,让季贞儿暂时猖狂又何妨!

    上官清越如猫般窝在君子珏怀中,目光从缝隙中看向距离越来越远的季贞儿,清冷的目光如冰芒利刺,直直射向季贞儿……

    季贞儿察觉到上官清越的目光,她毫不畏惧地迎上去,唇角弯起得意而嘲讽的浅笑……

    如此的毫不避讳,被天儿看了个正着,他被季贞儿那凌厉的眸光骇了一跳,接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被君子珏抱在怀里的上官清越。

    所有人都说,他父王的死,和那个女人有关系,是那个女人杀了父王。

    可为何他就是觉得,父王的死,不会是那个女人做的?

    他黑漆漆的大眼睛突然暗淡了几分,小嘴抿紧渐渐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

    回到福寿宫,君子珏寸步不离,唤来所有的太医为上官清越把脉,就好像生怕上官清越身上有什么病似的。

    直到最后一个太医,把脉之后,对君子珏回禀,娘娘并无大碍,君子珏这才放下心来。

    “她脸色不好,精神也不好!”君子珏道。

    “皇上,娘娘这几日定然没有休息好,气血虚弱,自然脸色也不会太好。等娘娘服用几剂药剂,好好休息几日,便会好了。”

    君子珏也总算放下心来,将上官清越抱在怀里,就是不肯放下。

    也只有那样紧致的拥抱,才会让君子珏觉得,这个女人总算又回来了。

    他紧紧的怀抱,让上官清越呼吸不畅,不禁闷哼了一声,他又赶紧将她放开。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他这样小心翼翼又紧张的样子,让上官清越心里很沉重。

    本来还以为他绝情绝义,将她丢在大牢里自生自灭,没想到他竟然也在这几日操劳的这么憔悴疲惫。

    “月儿……在怪朕?”

    他见她一直看着他,却不说话,不禁问道。

    “朕怎么舍得,将你一个人丢在那种地方,而不救你。”他又一把将她抱住。

    “没有!月儿怎么会怪相公,月儿知道相公一定会救月儿!”

    上官清越摇摇头,声音细小的几乎难以听见。

    君子珏更紧地抱住上官清越,呼吸忽然变得厚重起来,低头就吻上上官清越红软的娇唇。

    上官清越一怔,赶紧用力推搡他,却怎么都推不开。

    “朕真的好想月儿,好想你!”他好像疯了一样,不顾上官清越的挣扎和反抗,一个翻身便将上官清越压倒在床榻之上。

    “皇上,你在做什么?”

    “皇上?月儿方才不是还唤我相公?”

    “不要……”上官清越赶紧别开自己的脸颊,他滚热细碎的吻,便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