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6章526: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526章 526:防人之心不可无

    “月儿,朕会让你记住,你的男人,只能是朕。”

    “听见没有!!”

    他的手,更加用力,让她清楚感觉到他指尖上送给她的疼痛,看到她秀眉轻蹙,他这才满意,一把松开了她。

    窗外圆月悬挂,稀疏的星光零星地点缀了墨蓝色的天幕。

    夜风泛起丝丝的凉,处在阴暗处背光的叶已开始泛黄,被这薄凉的夜风卷落,打着转盘旋着落在池中,荡起浅浅的涟漪,随着风吹动的波澜缓缓荡漾……

    君子珏一直坐在上官清越的床头,再没有一个声音。

    她躺在床的里侧,抓紧身上的被子,也沉默着,没有声音。

    最后,君子珏拂袖离去。

    蕙心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上官清越依旧保持着君子珏离去时的姿势,没有动弹一下。

    蕙心是悄悄潜入进来的,没有惊动任何人。

    上官清越虽然没有回头,也早就听见了蕙心的声音,她的耳力还如五年前一样,比常人更加敏锐。

    “师父。”

    “你知道我来了。”

    上官清越轻轻点下头,翻身起来。

    “我只求师父一件事。”

    “不要说,我不想听。”蕙心已经知道,上官清越要做什么。

    “师父……救他!”上官清越下床,直接跪在蕙心的面前。

    “越儿!”

    “师父,一定要救他。”她还在坚持。

    “你要师父说多少次,轻尘必须死,才能换你平安。”

    “是!我知道师父说的都是对的!我也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心软,不要再对轻尘有任何恻隐之心。”

    “但我就是管不住我自己!我左思右想,还是不能下定决心,让他去死!师父你知道吗?他最后,却是选择自己承担罪名,还是救了我啊。”

    “越儿,你现在势单力薄,你能自保,走出大牢,已经是君子珏拼了最大的努力!”

    “师父,我答应你,我帮你复仇,颠覆大君国!我会坐上皇后之位,我会增强自己的势力!我只要师父把轻尘救走!”

    上官清越哀求着,声音哽咽。

    “我相信师父一定做得到,从大牢里,将人救出去!上一次,我给天儿送解药的时候,那个黑衣人也是师父的帮手吧,他武功不凡,几次出现,都救我于危难,师父和那个黑衣人联手,誓必能轻而易举救走轻尘。”

    “他是重犯,有重病看守,不是那么容易的!”

    “师父……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啊……”上官清越抓住蕙心,苦声哀求。

    “我这次来,是要带走无央和无极的。”蕙心叹息一声。

    “为何?”

    “你还不知道吧,君子珏为搭救你出来,已经立下天儿为皇太弟。”

    上官清越不禁一震。

    季贞儿做了那么多,连带还了云妃腹中的孩子,无非就是为了天儿的太子之位。

    君子珏做了那么多,也是为了不让季贞儿的奸计得逞。

    可没想到,竟然还是从了季贞儿的心愿。

    “君子珏用无极的身份为要挟,若季贞儿不肯放你出来,便立无极为皇太弟,如今你出来了,天儿也成为了皇太弟,那么季贞儿很可能会对无极不利,以绝后患。”

    “况且无极和无央在宫里,对你也会有诸多束缚!只有将他们两个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你才能安心报仇!我也会带无极和无央,去见顾倾城,让他来解救两个孩子身上的剧毒。”

    蕙心说的那么认真,一点破绽都没有,但上官清越就是觉得其中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师父说的很有道理。”她又盯着蕙心看了一眼,还是没找到什么疏漏,这才觉得是自己多想了。最新最快更新

    但直觉告诉上官清越,蕙心一定还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接着,蕙心压低声音对上官清越说。

    “你打断留着小玉到什么时候?”

    “朱砂已经死了,小玉再出事,我身边便没有人手了。”

    “小玉毕竟之前跟过季贞儿,你留在身边任用,实在不妥。”

    “我也知道,但是小玉念在她爹娘的救命之恩,暂时不会背叛我。”

    “防人之心不可无!”蕙心冷声丢下这句话之后出了门。

    上官清越赶紧起身追出去的时候,漆黑的夜里已经没了蕙心的身影。

    她赶紧往外走,她要去再见无极和无央一面,可刚到了宫门口,小玉便赶紧拦住她。

    “娘娘,宫门都下钥了,你要去哪里?”

    上官清越愣了一下,摇摇头,“睡糊涂了!原来现在天还没亮。”

    她赶紧转身往回走。

    小玉跟在她身后,不住追问,“娘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说,娘娘有什么事?娘娘可以吩咐小玉,小玉去帮娘娘办。”

    上官清越用眼角余光扫了小玉一眼,看着这张清丽的面容,笑得那么纯善,心口不禁一沉。

    她给云妃传信的事,一直都是小玉在办,她到底会不会将她的交代,全数一字不漏地传给云妃,也未可知。

    “小玉,明天早上的时候,陪着本宫去看看云妃吧。”

    “是,娘娘。”

    ……

    朝华宫。

    云妃虚弱地躺在软榻上,靠窗的位置有阳光洒进来,照在被子上很是暖和。

    她靠在软枕上,看着窗外有些微黄的落叶,不禁眼角潮湿了。

    “秋叶虽然落了,等到下一年又会重新生长回来。”她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肚子。

    “而我的孩子没了,下一年也不会再回来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