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7章527:不容再背叛

    第527章 527:不容再背叛

    云妃不说话了,上官清越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最新最快更新

    “不想报仇吗?我让小玉给你带话,你为何没有照做?”上官清越低声说。

    “什么话?小玉没有带给我!”

    “什么?”上官清越眼角一冷。

    “我当然想报仇,我发誓也要报仇!”

    上官清越心下疑惑,小玉竟然没有将话带到,看来这个丫头还是有所保留,不能完全任用。

    “妹妹,你今天既然提到报仇了……”云妃忽然起来,就要跪在上官清越面前,上官清越赶紧搀扶住她。

    “姐姐,你还在小月子中,不能起来。”

    “只要妹妹能帮姐姐报仇,你让姐姐做什么都可以,姐姐唯妹妹马首是瞻。”

    上官清越搀扶云妃坐好,想了下道,“今天晚上,皇上会过来探望姐姐,到时候姐姐将皇上拖住就好。”

    “妹妹要做什么?”

    “既然姐姐打意和我达成同盟,最好不要多问。”

    “好好,我不问,我只要我的仇人血债血偿!为我的皇儿偿命!”云妃痛心疾首地说。

    上官清越起身离去,云妃的视线一直盯着上官清越的身影看了许久,一直到上官清越的背影消失在朝华宫的门外,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但愿,你能是我唯一的希望!”

    上官清越坐在软轿上,看着一路随行的小玉,心口一阵阵的沉凉。

    她让小玉转告云妃一句话,就是刚刚丧失的亲人,却能跟随冥婚的队伍,那么亲人可以寻个好的去处投胎。

    云妃刚刚丧子,虽然身子不便,但只要听说这几件事,一定会跟随冥婚的队伍一路尾随。

    凭借云妃对季贞儿的恨意,一定一直仔细观察季贞儿的所有动向,便也能知道君冥烨下葬的全部过程,便也能盯出一些异象出来。最新最快更新

    上官清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是觉得君冥烨没有真的就这样死去。

    忽然想起来被人说疯了的秋红,秋红一口咬定在冥婚当晚有黑衣人潜入灵堂,却没有人相信。

    上官清越没有回福寿宫,而是去了御膳房。不顾宫人反对,亲自下厨熬了“蜜瓜猪踭汤”,盛在瓷盅中,坐上肩輦去了御书房……

    君子珏这几日都无心朝政,现在上官清越终于出来了,他也能安心处理政务,奏折却堆得好像小山一样高。

    魏公公见月妃前来,还提着瓷盅当即面展笑意,他没有通报,直接开了殿门让她进去。

    上官清越看到君子珏坐在窗前的摇椅上小憩,缓步走过去,将瓷盅放在旁侧的桌上。

    轻微的声音,还是惊醒了君子珏。

    他不适地皱起眉心,还未睁开双眼,“魏公公现在几时了?月妃那边可一切安好?”

    上官清越突然鼻头一酸。

    他……

    都折腾成这副模样了,居然还在念着她!

    她何德何能让他如此挂心?

    “皇上,是我。”上官清越缓缓开口。

    君子珏显然惊了下,没想到她会来这里,但更多的是兴奋,急忙睁开双眼,本想像往常那样很顺畅的起身,却不料忽感头脑一阵晕眩,刚稍稍站起的身体一下子瘫坐在摇椅上!

    他用自己的血,喂养七彩鹿那么多天,还未完全恢复,这几日又连夜操劳,没有倒下已经是身体强健了。

    “你怎么了?”上官清越紧张地扑上去,蹲在一侧附在他膝上焦急询问,“我去找太医!”

    上官清越正要起身去,被他一把扯住手臂。晕眩就那么一阵便恢复了正常,只是泛白的脸色没有那么快恢复。

    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很虚弱。最新最快更新

    “没事!方才是……没完全清醒过来!”

    上官清越赶紧盛了一碗汤,“秋天天气干燥,我熬了蜜瓜猪踭汤,不知道味道合不合你的口味,你尝一尝。”

    “你的身体本就不好,怎可以下厨!”君子珏当即喝向小玉,“主子不懂得照顾自己,那些做下人的也不懂?”

    小玉吓得当即跪在地上。

    上官清越赶紧抱住他的腰身软声道,“我进宫这么久了,你一直没尝过月儿的手艺!月儿想对你好,这个机会都不给吗?”

    这番话让君子珏心口暖暖,她说想对他好!怒火当即消散无踪,却还故作样子地沉声道。

    “不许有下次了!”

    “我知道了!”

    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原谅他了,但是心里也清楚,一些东西岂是能说放下就放下,他也清楚知道她在对他用怀柔政策。

    他笑着端起上官清越盛来的一碗汤,也不顾烫不烫,直接端起来就喝,还连连说。

    “好喝,好喝。”

    “小心烫着!”上官清越笑嗔他一声,赶紧拿了帕子将他唇角擦拭干净。

    他安静地任由她擦拭,像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他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忽然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你不生气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着。

    她安静靠在他宽阔的怀抱里,“月儿倒是想问相公,你不生气了吗?”

    “相公哪里舍得生月儿的气。”

    “月儿也舍不得生相公的气……”

    君子珏更紧抱住上官清越,声音温柔而缠绵。

    “月儿,月儿,月儿……”

    他一遍遍呼唤她的名字,就好像生怕在下一秒会失去她一般。

    上官清越缓缓抬起手,也抱住了他,“相公,可曾想过,宫里宫外的人,都不待见月儿的原因是什么?他们觉得月儿红颜祸水,专宠后宫。”

    君子珏不说话,自然也知道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