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8章528:到底是什么隐情?

    第528章 528:到底是什么隐情?

    小玉泪如雨下,连连求饶,那一颗黑色的苦药丸还是被塞入了口中。

    “娘娘……”

    上官清越用力捏住小玉,目光狠绝无情,“想成大事,就要肃清干净身边的人!连身边的人都不干净,如何绝地反击!”

    不仅仅为了复仇,更要为两个孩子着想。

    小玉的泪流得更加汹涌,缓缓抬起自己的手,却不受控制地僵在半空……

    “娘娘……确实一直待小玉不错。今日……今日娘娘让小玉死,小玉便受死,都是小玉背叛了娘娘……”

    “只希望,娘娘能照顾好小玉的爹娘……”

    一口黑血,从小玉的唇角缓缓溢了出来。

    上官清越站起身,转身背对小玉倒下去的身体。

    “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你的爹娘。”

    她看向窗外的远方, 外面残阳似血,染透了整个福寿宫,看在眼里的绚丽沁入心中荡起一片凄残的冷……

    她眼底的温度,彻底绝灭了。

    为了不让自己再次遇险,她必须心意狠绝起来!

    善良,就是刺伤自己的刀子,会让她在这样的处境之中,永远屈居人下。

    她不能战败季贞儿的最大障碍就是,心还不够狠!

    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彻底冰封了,冷得她周身都充满了一股萧杀的力量。

    等小玉彻底没了气息的时候,她转过身来,从抽屉里取出一种药粉,直接倒在小玉的身上,看着小玉的尸体慢慢化成一滩水,彻底消弭……

    上官清越在房间里一个人坐了很久,直到天色彻底黑下来,宫里燃上安静的灯火,宫门也下钥了,她才起身退掉身上华丽的宫装,换上一身夜行衣,悄悄潜了出去。

    她早就打听好宫里巡逻卫兵的路线,轻易飞身出宫,向着夜色的深处飞去……

    城郊荒废的破庙。

    杂草横生,枯叶泛黄,似能划破强劲的夜风,发出“呜呜”的声响,在这乌云翻滚电闪雷鸣的夜晚,这番景象显得森然可怖……

    上官清越从怀里取出一只竹哨,轻轻一吹,声音婉转如莺,余音落后等了稍许,破庙之内亦传出同样的声音来。

    上官清越放下心来,看来轻尘已被救出来了!

    向左右的空地看了眼,仔细辩听了下周遭的声音,断定无人跟随才进了破庙……

    刚一走进那破败的门,透着湿意的霉味扑鼻而来。

    刺眼的闪电闪过,能看清破庙内有几座面目狰狞的罗汉,上面已结满蛛丝覆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上官清越走了两步,便定在原地没有上前,亦是借着闪电的光芒,她看到那头戴斗笠的黑衣人就站在一根柱子旁静静地看着她。

    这猛地一眼看到,还真让人吓了一跳!

    上官清越看到那个黑衣人的手里,拿着一根一头尖锐的竹枝,便知道是和师父在一起的那个黑衣人,稍稍定下心神。

    “他呢?”

    上官清越的声音冰冷。

    “在里面。”黑衣人依旧是沙哑干涩的声音。

    上官清越没有再看向那黑衣人,更不会知道,在那斗笠下垂着的黑纱后面会有怎样的一副面容,又是以怎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这些她都没必要去关心,这个人,她不认识!

    上官清越走向里面,那是放着砸碎东西的小房间,有桌椅,有一张木板床,只是那床板破败已经不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躺下去。

    若不是有闪电的光芒,透过破得零散的窗子照射进来,上官清越还真看不到轻尘就瘫靠在一侧隐秘的角落里……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跑过去,蹲在轻尘身前。

    虽看不清他现在的样子,却也能从鼻端嗅到的血腥味,猜测出在他身上有着无法数清的刀口……

    不明确他伤在哪里,伸出手来也不敢碰触,只能生硬地僵在半空。

    她发热的双眼干涩地痛着,又一道闪电闪过,鲜明的光亮终于让她看清了轻尘的脸,惨白如纸的一张脸,好像全无生气的死人。

    还有他那一双无情得淡然的眸,紧紧闭着,苍白的双唇亦是紧紧抿成一线。

    上官清越心头一痛,似乎能感觉到轻尘身上的全部疼痛一般。

    “轻尘……”

    上官清越弱弱地呼唤一声,努力睁着双眼,倔强圈住眼底的泪光。

    轻尘阖着的双眼跳动了下,似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才从昏沉的黑暗之中清醒过来,拼力挑开沉重的眼睑……

    当他借着闪电的的光芒,看到眼前正是一个黑衣人,警惕的神经让他本能地表现出戒备的神色。

    上官清越赶紧扯下面上的黑巾,“是我!”

    轻尘的神色平定下来,恢复了平静,缓缓垂下眼睑,避开自己看向上官清越的视线。

    他如此这副反映,让上官清越的心一阵难过,转而收起这些不该有的情绪,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既然自己做了对不起轻尘的事,就不该因轻尘的反映而感到难过,在他面前她已失了可以难过的资格!

    从怀里取出火折子,在这房中的桌上拿来那满是灰尘的半截蜡烛点燃,放在地上再次蹲在轻尘身前……

    站在里间门口的黑衣人想阻止,荒郊野岭有光无疑是在暴露自己!看了眼外面的电闪雷鸣,终没有阻止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看到轻尘的两条腿,殷红的血已将衣裤染透,心狠狠一痛,痛得呼吸僵硬。

    行凌迟之刑一天,为了保证能让轻尘忍受三天,九九八十一刀全部割在了轻尘的腿上!

    讽刺!

    上官清越居然感谢君子珏的三天之命,不然轻尘如今已丧命!

    “我带了药!”上官清越努力忍住哽咽的声音,从怀里拿出宫里最上好的金创药,正要挽起轻尘的裤腿,却被轻尘猛地一把推开。

    “不用!”推开上官清越之后,轻尘整个人更显无力地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