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9章529:终究被送上断头台

    第529章 529:终究被送上断头台

    轻尘无谓地仰着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口中鲜血不住涌出来,却还似不知疼痛一般。

    在他平静的眸子里,是一种对死亡的无谓。

    “杀了我吧!”轻尘对黑衣人说。

    黑衣人依旧怒不可赦,一脚踹翻桌子,桌上的半截蜡烛倾倒熄灭,房间瞬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窗外的电闪雷鸣显得更加明亮刺眼,闷雷阵阵。

    轻尘见黑衣人不动,冷声开口,“裕王爷,当年王爷有意放了你,你就不该再回来,既然回来了,就不该再过多插手这里的事。”

    “轻尘,你陷害她,我不会轻饶你!”

    黑衣人一把将轻尘从地上揪起来,带着轻尘离开了破庙,地上只剩下轻尘的一滩血。

    大雨终还是倾盆而下。

    上官清越在雨中被淋透,秋风刮过的凉渗入骨血却不及心中的冷一丝一毫!

    在雨声与雷声交织的夜里,她还是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与脚步声。

    她知道,那些一定是来抓轻尘的追兵。

    上官清越纤手摸在腰间,抽出软剑的同时,已从杂草之间猛地跃起。

    她要阻止这群官兵向着破庙的方向追查!

    剑身划过的柔美弧线有着凌厉的无法抵挡的气势,直接刺向骑着骏马为首的人……

    那人,居然是十四王爷君祺睿!

    那个曾经喜欢蓝曼舞,一直追随在蓝曼舞身边,却又和江湖人士交好,蓄意想要重夺皇位的那个人。

    不过这些年听说,十四王爷君祺睿彻底安静下来,鲜少离开封地,也鲜少与人往来。

    当真是许久许久都不曾见到这个人了!

    君祺睿此次回京是参加君冥烨的丧礼。发生重犯逃狱的事,现在又没有足够人手领兵,这才带兵追出来。

    电闪雷鸣的雨夜,一道黑色纤影猛然跃起,剑光划过一道柔美的弧度,直接扫向骑在高马之上的君祺睿。

    这一突发变故,让君祺睿有些措不及防,赶紧双脚紧夹马腹,身体猛地向后倾倒与此同时拔出长剑,用力挡住扫来的软剑……

    上官清越向后一个翻身躲过君祺睿刺来的剑招,落在地上软剑横扫马腿,骏马痛苦地嘶鸣一声,连带着君祺睿一并向地上倒来……

    君祺睿赶紧收回脚下地道,提起一口气踩在马背上跃起,持剑刺向上官清越……

    随队的官兵已迅速涌了上来,蓄好剑招正欲攻向上官清越却被君祺睿的吼声喝退。

    “逃犯一定在附近,先抓逃犯要紧,这里交给本王!!”

    “是!睿王爷!”

    上官清越要阻止官兵,却被君祺睿死死纠缠主。

    官兵们赶紧自行分配,在这片空旷的半人深杂草中紧密搜索……

    上官清越想着,打斗应该提醒轻尘和黑衣人车队了,她赶紧从打斗中抽身。

    君祺睿哪里会给上官清越脱身的机会,反倒是一把扯住了上官清越的手臂,上官清越回手一剑直接刺向君祺睿的心脏。

    君祺睿赶紧侧身勉强躲过这一招。

    君祺睿一个回手,一把扯下上官清越脸上的黑面巾。

    “居然是你!”君祺睿十分震惊。

    上官清越见自己已经暴露,眼底泛起杀光。

    “私自出宫,若被发现,皇上也保不了你!”君祺睿瞪大一对虎目盯着上官清越一对泛红的眸。

    上官清越抓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了下,他这话什么意思?

    “你都知道些什么?”

    “该知道的全知道!”君祺睿的声音里隐现怒意,“好不容易才出狱,你就不能安分一些?”

    “若换成你,你能安分吗?”上官清越愤恨地喊道,挥起长剑再次刺来。

    君祺睿赶紧躲闪,上官清越抡起一脚踹向君祺睿腹部,趁君祺睿身形被踹得晃动的当,抽回被君祺睿抓在手里的手臂。

    他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必须死!

    抡起更加狠历的一剑,刺向君祺睿……

    君祺睿赶紧向后翻身,踩在湿滑处整个人摔倒在杂草中,泥水沾了一身。

    大雨虽迷蒙了他的眼,但还是看清了上官清越眼底凝满的杀气……

    “我帮你放过轻尘!!”君祺睿几近愤怒地低吼,声音纠结着深深的无奈。

    不是怕死,是不想她继续不顾后果地执意妄为!

    上官清越蓄好攻击君祺睿的招式猛然顿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是真实!

    就在这时,持剑的手腕悠然一紧,她的被君祺睿紧紧抓住!

    刺眼的闪电闪过,雨水拍打的手背上,一道暗红色的疤痕赫然醒目……

    心,不经意收紧。

    “为什么帮我?”上官清越沉声道。

    “那是王兄的贴身近卫,他不会刺杀冥王,他是冤枉的,本就不该死!”君祺睿道。

    “月妃娘娘,哦不,应该是冥王妃!你即便现在有皇上宠爱,但你势单力薄,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上官清越狐疑盯着君祺睿。

    “你无权无势,终究斗不过季贞儿。那个女人的手里,可是有很多力量在拥护她。”

    上官清越收紧一双水眸,大雨之下,一张绝美的容颜,更显青白。

    “你斗不过她,就只有被她送上断头台的下场!当下情势,可不是月妃娘娘冲动的时候。”

    “听睿王爷的意思,似乎很愿意帮我。”

    君祺睿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似笑非笑。

    “我还是那句,你为什么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