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0章530:为何残忍杀害你

    第530章 530:为何残忍杀害你

    小太监努力冷静几分,睁大一双眼睛仔细看向上官清越。

    一是天黑看不清晰,二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月妃,努力揉了揉双眼,这才确定确实是月妃娘娘,赶紧翻身跪在地上磕头、

    “奴才小贵子参见月妃娘娘!奴才狗眼没能识出娘娘,娘娘恕罪!”说着头磕得更响。

    “没有怪你!”

    上官清越赶紧弯身扶起小贵子,扫了眼周围,压低声音道。“你是哪个宫的?”

    “回娘娘话,奴才在御书院做事!”小贵子吓得根本不敢起身,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

    原来是御书院的!

    不属于后宫中任何一嫔妃宫里的太监,无疑是上天在帮忙!

    上官清越扶起小贵子,小声道:“我迷路了!能不能送我回福寿宫?不许张扬!”

    皇妃娘娘吩咐差事,还丝毫不怪罪他方才失言之事,小贵子想都没想,乐不得送皇妃娘娘回福寿宫。

    上官清越一路跟着小贵子,心里清楚,轻尘逃狱,已经惊动了君祺睿,那么宫里的君子珏想来也惊动了。

    君子珏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只是没有挑破,彼此依旧维持着那一层窗纸而已。

    君子珏得知轻尘出逃,一定第一想到来找她,那么她现在不在宫里,便成了不能维持谎言的借口。

    那么她现在需要一个借口,来继续维持彼此不捅破的微薄关系,也算给自己和君子珏各自一个台阶。

    福寿宫平静如初,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只有几盏宫灯在细雨中维持着微弱的光亮。

    小心走进去,在寝宫门口,看向房内,里面透出弱弱的光亮,一切显得那么安静。

    上官清越对小贵子说,“谢你指路,不然今晚都找不到福寿宫了!”

    “娘娘言重了!折煞奴才了!”小贵子赶紧跪在地上。

    “明日本宫会派人将赏银送到御书院去!”上官清越笑着说,推开寝殿的门。

    “谢娘娘赏赐!”小贵子兴奋地磕头谢恩。

    推开殿门的那一刻,上官清越整个人都僵在了殿门处……

    福寿宫并不似表面那般平静,在这平静的外表之下深深地掩饰着一场惊涛骇浪!

    福寿宫的主殿内,君子珏果然端坐正坐,云妃坐在下面的一侧座位上,底下整个福寿宫的宫人全部跪在地上,各个浑身颤栗大气都不敢出!

    上官清越生硬地欲抬起脚,当看到一道犀利的目光向自己这方射来,她所有的动作生生地僵住,愣在原地不敢再动!

    她眼角的余光,悄然扫向侧坐的云妃,不知道云妃在此刻为何会在福寿宫,她可是在月子里。

    “有刺客潜入冥王府救走轻尘!朕担心月妃安危特意前来探望!”君子珏那冰冷的声音自殿内悠悠传来,让初秋的雨夜显得更加寒凉。

    上官清越平静地指了指身边的小贵子,“我在宫里迷路了,是他带我回来的。”

    “迷路?”君子珏显然不信,一副质问的样子。

    上官清越看出来他生气了,“皇上知道,我对宫里的一切并不熟悉。”

    云妃赶紧笑着说,“是啊皇上,月妃妹妹虽然入宫有一段日子了,可身体一直不好,鲜少出门,对宫里的路不熟,也在情理之中。”

    君子珏缓缓站起身,目光幽幽地凝着上官清越,“那么月妃,大晚上不在寝宫之中,出门去做什么?”

    “散心。”她回答的平静而坦然,丝毫不见心虚。

    “月妃独自一人?”君子珏继续问。

    “不是,和小玉!”上官清越微抬臻首,不卑不亢。最新最快更新

    “那么小玉呢?”君子珏声音骤然一凌。

    “不知道。”

    “和你一起出去,你的贴身宫女去了哪里,你竟然不知?”君子珏的声音更加冷沉。

    上官清越现在当然没办法交出小玉,小玉已经化成一滩血水了。

    “皇上应该知道,小玉有的时候,经常行踪不明,我确实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既然一起出门,岂能不知!”君子珏声音噙怒,目光里寒光熠熠。

    “本来在一起,忽然下雨,她说回来帮我取雨伞,之后就一直没回来!我也是因为找她,才在宫里迷路。”

    君子珏知道她在说谎,一双铁拳捏得咯咯作响。

    “所有人都出去找小玉,务必将她找到!”君子珏一声令下,宫人们赶紧弓着身子往外走,冒雨去寻小玉。

    “皇上,妹妹淋了雨,身子又弱,还是让妹妹先换上一身干爽衣服吧。”云妃低声道。

    “那么喜欢在雨天时往外走,定是喜欢淋雨!那便淋着吧!”君子珏喝道。

    上官清越便站在门口,一直承受冷风的吹拂,浑身一点一点地冷得发颤。

    君子珏知道上官清越在说谎,上官清越也知道君子珏在刻意刁难给她下马威。

    不管现在出去多少人,也不可能将小玉找回来。

    一时间僵持着,上官清越不说话,君子珏便也不说话,脸色铁青地瞪着她。

    出去的宫人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便跑回来了,其中一个人回禀。

    “皇上,找到小玉了!”

    上官清越瞬时眸色一紧,看紧回头看向跟着宫人一起低头走入宫门的女子。

    小玉?

    怎么可能找到小玉?

    天色还没有亮,下着淋漓大雨,一时间看不清楚那一身宫女打扮女子的脸。

    那女子渐渐走进了,忽然就跪在上官清越的面前,“娘娘,都是奴婢的错,求娘娘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