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2章532:伙同党羽

    第532章 532:伙同党羽

    莺歌按照上官清越的吩咐,潜入冥王府,却没有调查出来任何有力的线索。

    冥王府内,一片宁静,就连季贞儿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动向,每日只是陪着天儿习字学武。

    莺歌回禀这些的时候,上官清越依旧心不能安。

    她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时常心口隐痛,而那种疼痛又是一闪而过,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娘娘,你有没有发现,您的亮色这两日很差?”莺歌拿来铜镜。

    上官清越照了照,“我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身体也没什么明显的不适,精神也还好,可能是错觉吧。”

    上官清越放下镜子,“莺歌,你现在伪装成小玉的样子留在福寿宫,处处还是要小心!季贞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担心她会率先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娘娘放心,莺歌绝对会保持十二分警惕。”

    上官清越有些倦了,便靠在软榻上小憩。

    君子珏来的时候,上官清越已经睡熟,他没有惊动她,只是在她的床头坐了一会。

    当君子珏看到上官清越手指上的血管,清晰可见,且有发黑的迹象,当即脸色紧绷,神色惊骇起来。

    君子珏猛地站起身,便往外走,差一点撞上要送茶点进来的莺歌。

    “皇上!”

    莺歌慌忙要行礼,君子珏还是匆匆从莺歌的身边走过去了。

    莺歌看着君子珏走的那么慌忙,赶紧探头向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见上官清越依旧熟睡,应该不是俩人发生不快,那么君子珏为何这般惶急又愠怒地离去?

    到底发生何事?

    ……

    君子珏站在七彩鹿的笼子外,身边是那个一身灰衣的白须道长。

    “道长,看出什么没有?”君子珏负手而立,神色严肃。

    那道长捻着胡须,看着笼子里颜色斑斓的七彩鹿,轻轻摇了摇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之前已经让娘娘服用过七彩鹿的鹿茸解毒,但看样子,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且有蓄势反扑之势。”

    “难道她的毒,就不能彻底解了?”君子珏口气低沉。

    “当时贫道也与皇上说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现在再取鹿茸解毒,难道不可?”君子珏道。

    “皇上,七彩鹿的鹿茸已经没有之前红艳了!除非……”道长声音顿住。

    “除非什么?”

    “除非继续用龙血喂养,让七彩鹿的鹿茸重新呈现全红之色,方可再入药解毒。”

    “好!那便重新用朕的血,继续喂养七彩鹿。”君子珏道。

    “皇上……这样会对皇上的龙体十分不利。”

    “朕只要她能安然无恙。”君子珏态度坚决。

    道长又盯着那七彩鹿看了几眼,低声对君子珏道,“皇上,按理说,七彩鹿的鹿茸不该这般快褪色。

    “道长什么意思?”君子珏神色一凛。

    “这……”道长低下头沉吟起来,过了半晌才道,“皇上,您安排喂养七彩鹿之人,可是信得过的?”

    “道长是怀疑有人动了手脚?”君子珏的眉心悠然皱起。

    “当时贫道为娘娘解毒,就担心娘娘余毒不清,发生反噬这种事,才让皇上继续用人血喂养七彩鹿,吊着鹿茸的颜色,以备不时之需。”

    “可现在看情形,七彩鹿的鹿茸要过段时间才能再用了。”

    君子珏眸光一沉,喂养七彩鹿,只有他和魏公公知道,季贞儿也猜到了这件事,却不知七彩鹿被藏在哪里。

    君子珏回头看向不远处的魏公公,魏公公正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见他回头,赶紧神色恭敬微弯低身体。

    “魏公公跟在朕身边多年,他不会违背朕的意思。”君子珏低声道。

    “或许,七彩鹿只有用朕的血,才能养红鹿茸也说不定。”

    “皇上之前已经耗损太多,不能再继续取龙血喂养七彩鹿,否则对皇上的龙体大为不利,很可能发生危险。”

    “难道眼睁睁看着她重新毒发?”

    “皇上,依贫道之见,先暂且停下对七彩鹿的喂养,皇上借此时间也可以好生调养下龙体,待清楚是哪里出了差错之后,再恢复对七彩鹿的喂养!皇上觉得如何?”

    “不行!”君子珏想都没就拒绝。

    “皇上毋须急躁,贫道有药可以控制娘娘的毒性,更何况,在京城还有个能让娘娘调养身体的好地方!”道长轻轻含笑,恭敬地道。

    君子珏当即眼底一亮,“道长是说翠竹园?”

    随即,君子珏眼底的光芒,又彻底暗淡了下去。

    “那是个多事之地,绝不能再让她去涉足此地。”

    “可是皇上,若不想办法暂且控制住娘娘的毒性,一旦反噬到一定程度,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再救不了娘娘了。”

    “让朕好好想想!”

    君子珏烦乱地在原地来回踱步。

    ……

    上官清越睡醒之后,忽然对莺歌说。

    “你去夏侯大将军王的府里,将夏侯大将军的幼子,夏侯鹏接到宫里来。”

    “娘娘,接那个孩子进宫做什么?”

    上官清越望着院子里的石榴树,低声说,“我很想念无极和无央,但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便想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莺歌走后,上官清越便踱步到院子里,坐在摇椅上,拿着水壶一点一点给石榴树浇水。

    这一次,季贞儿便是用夏侯云天的性命威胁君子珏,让君子珏在江山和美人之间做出选择。

    君子珏先是选择了江山,后又孤注一掷逼迫季贞儿就犯。季贞儿担心小无极威胁到天儿的地位,自然视小无极为眼中钉肉中刺。

    现在小无极已经被蕙心带走,相信会很安全,君子珏倒是也没有追问无极和无央的下落。

    如今夏侯云天就要带兵去边疆平乱了,留下夏侯鹏一个人在皇城,只怕会很危险,保不齐季贞儿那个女人,又打什么歪主意,让君子珏在江山和美人之间,再做一次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