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3章533:天儿被刺客劫持

    第533章 533:天儿被刺客劫持

    上官清越站在凉亭之中,看着夏侯云天的背影渐渐走远。最新最快更新

    莺歌候在一侧,低声对上官清越说,“娘娘,我们接下来需要怎么做?”

    上官清越眼底渐渐噙着一抹浅笑,“我在宫里,她在王府,想要报仇,难上加难。”

    “娘娘这话的意思是?”莺歌不懂。

    “她已经不能再回皇宫了,但是我可以出宫啊。”上官清越把玩着手里的翡翠玉镯。

    “娘娘要去冥王府?”莺歌吃惊。

    “本宫去冥王府,也只能是探望,不过带病去翠竹园养病,却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暂时留在冥王府。”

    “难道娘娘已有对策?”

    上官清越沉吟稍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现在只看皇上,肯不肯放我去了。”

    上官清越抬起自己的手指,指尖上黑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她自己也没料到,体内的剧毒,竟然还会反噬,按理说已经解了的毒,不会再复发才对。

    难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上官清越的眉心,渐渐皱紧……

    冥王府,役园。

    “好端端的人,怎么说疯了,就疯了!”

    季贞儿端坐在红木椅上,面前是跪着的秋红,在秋红身后是几个粗使嬷嬷。

    役园的管事嬷嬷赶紧说,“王妃娘娘,自从那日,这秋红在王爷的灵堂看到了黑衣人,就经常胡言乱语了。”

    “黑衣人?”季贞儿的眸子倏然一寒,射向秋红,“你在王爷的灵堂,还看到什么了?”

    秋红安静跪着,忽然浑然一抖,哭着说,对对对!好多人!都跑进王爷的灵堂了!还有穿白衣服的!不对!还有王爷,他还说……说……”

    秋红猛地抬起头,口吻显得错乱,情绪不定,“王爷说饿了,让我多烧些冥钱,他说阴间的东西很贵!还有穿黑衣服的人,他们好多人,我看见了,看见一群人……”

    役园破旧,即使房间内点了数盏灯笼撑起明亮的光亮也显得有些阴森……

    季贞儿听得眉心紧紧皱起,而身边的那些男男女女的下人们却是吓得双肩高耸,不住左右寻看,有胆小的已吓得小脸惨白……

    “王妃,王爷没有死啊!他还亲口对我说饿了!想吃奴婢熬的莲子羹,王爷最喜欢奴婢熬的莲子羹了!”

    “满口胡言!!”

    季贞儿愤怒地大喝一声,“冥王已死,你却蓄意造谣扰乱人心!!既然是因思念冥王致疯,本宫就送你去陪冥王!”

    季贞儿端起身侧的茶碗,将一杯滚烫热茶都泼在秋红脸上。

    “啊!”

    秋红痛得尖叫出声,双手罩在脸上,刺痛不敢碰触。

    她并不反对季贞儿让她去陪君冥烨!

    至少那样,就可以一辈子陪在他身边,故此不求饶。在两个小太监拿来白绫到她身前的时候,她也没有挣扎,只是眸光显得有些呆滞地看着那雪白的白绫,唇角漾起一抹浅浅的解脱的笑……

    “你也不要怪本宫!王爷一人在地府孤单,有你去陪着,本宫也能放下心来好生照顾天儿!”季贞儿一副有些不忍的样子,闭上眼睛轻叹一声。

    “秋红,你从小就伺候王爷,王爷定然也舍不得你的!很希望你去陪他,才会连连托梦与你。”

    接着,季贞儿又对一众下人说。

    “秋红原是王爷的贴身近婢,跟在王爷身边多年,王爷的死对她打击太大,所以才会神智失常,胡言乱语,说些有的没的。”

    “你们日后都给本宫安安分分做事,别无中生有议论一些嚼舌根的话!若被本宫发现,轻者割舌,重者全去给冥王陪葬!”

    她的声音尖利刺耳,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全屋子的人都跪在了地上,唯唯诺诺地称“是”。

    “动手!”季贞儿瞪向地上跪着的秋红,阴狠地低喝一声。

    两个太监赶紧扯起白绫缠在秋红的脖颈上,秋红没有躲避,反而面带轻笑地闭上了眼睛……

    ……

    冥王府深浓的夜里,出现了两个刺客。

    一个黑衣人悄悄潜入天儿的院子,另外一个黑衣人赶紧跟随进去。

    照顾天儿的婢女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天儿已经睡熟,躺在床上,精致的小脸上竟然还挂着一颗未曾干透的泪珠。

    率先进入房间的黑衣人,先是将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婢女打晕,随即一手伸向天儿,却被身后的黑衣人阻止。

    “你怎么来了!”

    黑衣人互相推搡间,俩人已经认出彼此。

    这两个黑衣人,正是蕙心和上官清越。

    “师父深夜潜入天儿房间,要做什么?”

    “无需你多问。”

    “师父以为解决了天儿,就能威胁到季贞儿的地位了吗?”

    “越儿,他现在是皇太弟,大君国的皇储,只要他出了事,那么大君国的根基就不保了!”

    “师父为了报仇,何必对一个小孩子下手。”上官清越真心不忍,让那么小的孩子无辜受牵连。

    “所以你猜到我会对天儿下手,便冒险潜入冥王府?”蕙心愠怒。

    “难道师父不觉得,大人之间的恩怨,不该牵涉到一个孩子的身上?”

    “你又对仇人手软了!”

    上官清越被蕙心问得愣住,眉心蹙紧。她转头看向床上熟睡的天儿,那精致的小脸好像君冥烨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一般。

    她也不知道为何,总是对天儿有一种微妙的亲近感觉。

    “不管如何,我都不同意师父对天儿下手。”

    “你!”蕙心气急。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