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4章534:泉山上的女子

    第534章 534:泉山上的女子

    “是……是你?”

    秋红听见那黑衣人的声音,当即张大一双眸子,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的黑衣人。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碧莺?”

    竟然是碧莺!

    碧莺缓缓摘掉脸上的黑色面巾,搀扶起秋红,“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秋红完全没想到,一个在王府里不得宠的侧妃,竟然还是一个武功高手,还救了一心求死的自己。

    “为什么……咳!咳!要离开?王妃说……咳,我可以去给王爷陪葬,这样……咳,我就可以葬在王爷身边,一辈子都陪着他!”

    秋红不住地咳着,推开碧莺一手扶住自己的脖颈,泪水已流了下来。

    “你甘愿去死?”碧莺不敢相信秋红会这样选择。

    “对!只要陪着王爷,秋红甘愿去死!”秋红神色坚定,口气丝毫没有犹豫。

    碧莺向门外看了眼,不再与秋红废话,一把扯住秋红的手臂,压低声音喝道。

    “那晚你看到黑衣人,你真当王妃杀你是想让你去给王爷陪葬吗?她是想灭口!”

    “什……什么意思?”秋红眨了眨眼,一副不解的样子。

    “你跟在王爷身边多年,都说你性子细腻,原来也这般拙笨!”碧莺道。

    秋红不再说话,拧起眉心仔细想了想,不禁眼底掠过一抹惊色。

    “难道那四个黑衣人是王妃派去的?”

    这里面又有什么隐情?

    她实在想不通!

    “我们先逃出去再说!”

    碧莺带着秋红从屋顶离开……

    上官清越抱着天儿一直飞奔,去了翠竹园。那里是逃出冥王府,逃出京城最好的路线!

    然而那些侍卫,只要师父抵挡不住,也会很迅速追来。她直奔泉山,到了山上不但可以隐身,对侍卫们的搜查也会造成一定困难。

    入秋的季节,夜里显得格外阴凉,尤其是山上就更显得清冷了!

    只穿着内衫的天儿小身体蜷缩了下,上官清越不由自主地更紧地抱住他。

    这一反射性的动作,连她自己都为之震惊。

    只怕这是身为一个女人都会有的母性吧!

    更何况她也是母亲,对小孩子总会轻而易举地产生亲切!

    低头看向怀里的天儿,不禁想到了无极,也不知道无极现在过得怎么样。

    一直努力向山上跑,磕磕绊绊脚上早已伤痕道道,却还是顾及不上一直狂奔……

    就在这时山上传来有人走动的沙沙声,还有着低低的吟唱,仔细听去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唱的居然是……

    佳人曲!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上官清越赶紧抱着天儿,躲到一棵粗壮的大树之后。

    天儿已经被她点了昏穴,一时半会不会醒来。

    上官清越隐藏好自己,猜测着是谁会在泉山的夜里歌唱?

    唱的居然还是那首“佳人曲”!

    上官清越忘了,这是大君国名谣,几乎人人会唱!只是这首歌在上官清越的心里,有着别样的意义。

    那曾经一琴一笛的合奏,那曾经属于书裕给的温柔和温暖,一股脑地涌了上来。

    他们还曾琴笛合奏这首曲子,当时那甜美而幸福洋溢的感觉今生难忘,那段日子也是她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透过被夜风吹得颤抖的枝叶,她遥遥看向歌声的传出方向……

    今晚月亏,光线并不明亮,而那低声吟唱的女子也没有提灯笼,只是提着一个篮子,不知里面装着一些什么!

    那女子背对着月光,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出她的身形异常单薄,好像都能被这夜风吹走。

    她一边哼唱,一边向上官清越这边走来,上官清越赶紧屏住呼吸,一手罩在天儿的口鼻上,不让那女子发现他们!

    女子就在上官清越的几步之遥处停下,蹲在地上,放下篮子,披散的长发逶迤于地,还是哼唱着,用双手一点点地挖起石土来……

    上官清越的眉心微微拧起。

    这女子是谁?

    怎么会出现在泉山?

    从那女子走来的方向,应是从山顶那边过来。

    人尽皆知泉山的另外一头连着冥王府,谁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夜里从后山爬上泉山?

    难道那女子是冥王府的人?

    大半夜的跑来泉山挖什么?而且还哼唱着歌曲,看样子不像做贼!

    这女子的身份和挖坑的行为当即引起了上官清越的好奇,但她也不想过多管闲事。

    若被这个女子发现她,注定是这个女子的不幸,上官清越会一剑杀了那女子!

    心中已盘算好,可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出手,免得留下痕迹让侍卫们有迹可循!

    上官清越渐渐想起了五年前,她被毒哑后住在翠竹园,总是能听见泉山上有佳人曲的琴音……

    当年的一场闹鬼,是碧莺策划,可泉山上的琴声碧莺没有承认。

    难道……

    和这个女子有关系?

    上官清越心中疑云重重。

    女子依旧挖着坑,嘴里依然哼唱着佳人曲,在这寂静的山里竟透出一种恬静的阴森!

    那女子缓缓侧过脸去挖,背着月光,上官清越依旧看不清楚那女子的面容,却清晰地看到了那一颗颗滚落的晶莹……

    那女子在哭!

    可在那女子的声音里却听不出丝毫的悲伤,看来也是个痛彻心扉,心已麻木之人,会流泪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为何而流泪,只因悲伤到了极点已经感受不到悲伤到底在何处!

    就好比上官清越……

    “嗯!嗯……”

    就在此时上官清越怀里的天儿挣扎起来,上官清越这才发现是自己用力过大,完全封住了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