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5章 你是季信阳

    上官清越见天儿一直用黑漆漆的大眼睛瞪着自己,她不禁有些好笑了。

    “瞪什么瞪!再瞪就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她还以为这样威胁,天儿会害怕,没想到依旧一脸平静地瞪着她。

    上官清越一手抱起天儿,一手紧紧捂住天儿的嘴。从树后起身,忍不住吃痛地皱了下眉。

    师父那一掌,打得还真重!

    看了看这深山,还真迷茫,到底将这孩子安置在哪里?

    离去的那个女子,忽然就停下了脚步,淡淡的声音如夜风般轻柔传来……

    “我帮你下山!”

    “为什么?”

    上官清越警惕地问。

    她虽然同情那女子,却不尽相信。

    “谢你陪我聊天!”

    这真是一个让上官清越哭笑不得的回答。

    不觉间体会到,这女子一定有着深深的孤独与寂寞!

    “你若信不过我,可以远远跟着我!”女子没有回头,径自走在前面,脚步很轻亦是很稳。

    由此可见,她对泉山的一石一草都极为熟悉,即使在光线不明的夜里,走起山路也不会磕磕绊绊!

    上官清越垂眸想了下,这个女子会不会就是……

    她眼中的光芒突然变得锐利,刷地射向走在前面的女子,轻轻吸了口气沉声唤了一声。

    “季信阳!”

    这个名字一出口,上官清越不禁心里打鼓,若那女子不是季信阳,无疑是将自己置于险地!

    若这女子知道些什么,或是同冥王府或者皇宫中的某人有什么关系,她出现在泉山的线索一定会落到追击天儿之人那里!

    那女子的身形猛然一怔,脚步亦随之停下,披散的长发被夜风吹起,随着衣袂一片飘荡,像极了夜里出现的幽怨鬼魂,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心惊胆战。

    “她……已经死了!”

    女子的口吻顿了下,微微侧过头来看向后面的上官清越,那一身夜行衣怀里还抱着一个稚童。

    长发遮住了那女子的脸,上官清越依然看不到那女子的样貌。

    看来,这女子认识季信阳!

    如此一来,这女子的身份更加引起上官清越的怀疑了!

    出现在泉山,还如此清楚泉山的路线,只怕就住在附近吧!

    不知这女子与季信阳之间有何关系,会不会和季贞儿有牵连?

    女子转过头继续向前走,那是去后山的方向,上官清越缓缓地跟上去,还不忘记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以免落入圈套!

    “季贞儿认识吗?”上官清越盯着那女子的背影沉声问道,这是一种试探。

    果然,女子的反应比听到季信阳这个名字时更为强烈!

    她当即停下脚步,猛地转过身来,带起的风让她的长发张扬四散,完全露出她的脸来……

    这一回头,上官清越借着迷蒙的月光看清了那女子的侧脸,清瘦而苍白的一张脸,骨骼凹凸明显却不失线条的柔美,不难看出原先也是个美人,只是现在消瘦得失去了原有的光鲜!

    尤其是那对眸,干涸而枯涩好似两潭死水,即使现在带着些许光亮依然无法挥散长年积滞的浑浊……

    “你认识她?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她还没死吗?”女子的声音虽然平淡,却冷了很多,盯着上官清越蒙着黑巾的脸,女子的眸光渐渐收紧,大有攻击之势!

    上官清越隐在黑巾下的唇角,浅浅地勾起一抹弧度。

    看来是上天眷顾,居然在深山里还遇见了一个痛恨季贞儿的人!

    只要这一点,便可让上官清越决定,跟着这个女子一定能顺利逃出泉山!

    “她当然还没死!”

    上官清越的声音难免噙上一抹恨意,“我和她是誓不两立的敌人,她要杀我,我只能逃亡到山上来!”

    “呵!居然还没死!”女子的眸光兀地收得更紧,遥遥地看向远方,声音很低地呢喃一句。

    就在此时,山下面传来喧嚷的人声,那一个个连成一片的火把将山下照得一片通亮……

    上官清越赶紧抱着天儿隐在树后,一直都没有挣扎的天儿,开始挣扎起来,不住地用脚踢踹着上官清越,捂住的口中发出“唔唔”声。

    上官清越终于明白这孩子一直没挣扎的原因,是想抓准机会逃脱!

    如此小小年纪就这般沉得住气,还真是小看了!

    不觉间也有些欣赏这个一向跋扈娇纵的小王爷!

    上官清越挥起指头,点了天儿的穴道,天儿小小的身体,当即柔软了下来。

    “跟我来!”女子向山下看了一眼,匆匆走在前头,改了一条陡峭的路。

    上官清越赶紧跟上去,这会儿也顾不上相信不相信了,只能博上一搏!

    至少她们之间都很恨季贞儿,仅此这些便能将两人素不相识之人的关系拉近!

    那是一个洞口很小的山洞,里面的空间却显得宽敞很多。

    这个山洞……

    就是当年轻尘带她藏匿的地方!

    走进这里,似乎还能真切感受到五年前那冬夜的寒冷,还有那一丝丝窝心的暖意!

    上官清越将天儿放在一旁。

    洞里的光线很暗,但上官清越还是摸索到当年她睡过的地方,还有轻尘烤过肉的地方,只是现在已没有了当时烧过的那些干柴。

    看来这里,在这几年曾被人打扫过。

    难道就是这个女子?

    回头看向那女子……

    女子正站在洞口向外看,有一些月光洒在那女子的身上,这让上官清越惊讶地发现,在那女子的裙摆上染上了大片的血,狰狞而可怖还散发出一股异味。

    上官清越当即辩出,那是女子的葵水!

    “你……你刚刚小产?”

    上官清越忍不住问,不知怎的更加可怜这个女子了!

    “嗯!”女子依旧看向洞口之外,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就好似习以为常了般。

    这的确让上官清越震惊,转念想了想,五个孩子,这女子也该习惯了那种血肉剥离身体的痛了吧!心底的哀叹沁入骨血,说不清更道不明,只能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再说不出话来。

    女子只是跟上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