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6章 隧道里的男人们

    碧莺一愣,但还是听令,用石头去堵住洞口。

    上官清越拿出火折子吹燃,微弱的一豆光芒照亮了石壁,其中有一块凸起,而方才的奇怪的声音也是从那里传来!

    碧莺明白了上官清越的意思,也开始在四周摸索,终于找到了机关,那凸起的石头缓缓向一侧自行挪去,露出里面一条幽深而狭窄的隧道。

    上官清越率先闪身进入隧道,一步一步向着深处走去……

    碧莺和秋红也赶紧跟上。

    山洞狭小的门“砰”然阖上,这一声让三个女子的心房狠狠一沉。

    碧莺缓缓低下头,这才看到是自己踩在了一个凸起的石块上,想必那正是石门的机关!

    回去的路被封死,上官清越只能拿着火折子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她清楚地记得,五年前在这山洞里根本没有那个凸起的山壁石门,想必这道隧道是在这五年里被人打通。

    会是那个女子打通的吗?

    如此之长,看不到尽头的隧道,要打砸很久吧!

    那女子会怀孕,想必这里面还有男人!

    有男有女在这山上做什么?

    诸多的疑问,涌上心头!

    “碧莺,在信阳郡主身边还有比较忠心的婢女吗?”上官清越小心地走在前面,压低声音问道。

    “问这个做什么?”碧莺并没打算回答,当看到上官清越回首间射来阴寒的目光,碧莺干干地咽下一口口水。

    “还有雨晴!”

    她对上官清越这个女人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尤其是那双眼睛,看似温情似水却透着与生俱来的冷傲与尊贵,尤其是狠历起来时,那目光直能戳穿人心,让人不自觉地畏惧起来!

    “她还活着?”上官清越问着也是有着几分肯定。

    “她失踪了!在郡主死后就不见踪影了!”碧莺的口气染上一层落寞。

    上官清越隐在黑巾下的唇浅浅弯起,缓缓蹲下身,借着昏暗的光亮仔细看向石头间留下的一抹鲜亮,那是血!

    带有隐隐异味的血!

    果然,那女子是通过这里离开的!

    怪不得那女子在山洞里那般冷静,原来是知道山洞里有隧道,可以确保安全离开!

    想必那女子应该就叫雨晴吧!

    方才那道奇怪的声音定是那女子弄出来引她们进来!

    是因为有碧莺在吧?

    想想也是,碧莺对信阳郡主那么忠心,雨晴定是想帮碧莺成功逃离这里!

    一直向前走,这隧道居然出现了岔道口,她们站在岔口处不知该走向哪一条!

    上官清越将火折子举得远一些,试图看清楚前面的路,隐约看到靠左的隧道石壁上有一块尖起的石头上挂着一块浅色的碎布,上官清越一眼就认出那碎布正是天儿穿着的内衫!

    上官清越带着碧莺和秋红走向靠左边的路。

    那也的确是出山的路!

    只是谁也没想到,会突生变故!

    走着走着,前面隐隐传来了脚步声……

    上官清越赶紧停下脚步,细细听去,从那沉稳的脚步声,不难辨出那是一个男人!

    这里有男人出现,上官清越并不奇怪,否则那个女子也不会怀孕!

    而碧莺就不一样了,浑身紧张起来。

    “会是谁?会不会是官兵?”碧莺的手心之中溢出一层细汗。

    上官清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碧莺和秋红往回走。

    回到那边的岔路口,或许能避开这个男人。

    可她们刚要折返回去,那脚步声便加快了,显然已经发现了她们。

    “是谁?”

    男人的声音很粗犷。

    随即在远处便本来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大步向着她们追来。

    “哪里来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里,竟然夹杂着一种狂热的兴奋,脚步也变得更加紧促,大步快速追来……

    男人很粗鲁,就像个很久没见到过女人的强盗,猛地飞扑了上来。

    “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能有女人来这里,哈哈……”

    碧莺走在前面,有轻功在漆黑中,走起这山石路来,还算顺利。

    可秋红有些吃力,她死里逃生,身体正处在虚脱无力中。脚下不慎踩在石头上,身子一歪撞在石壁上。

    上官清越赶紧来拉秋红。

    秋红却一抬手,手臂被尖锐的石头划破,低声说,“娘娘你快走,别管我。”

    “女人别跑!给大爷站住!”

    “杀了他!”上官清越声音一凛,瞬即从腰间抽出软剑。

    “娘娘,这里这么狭窄,刀剑根本施展不开,我们几个女人,定然没有这么强壮的男人力气大!”碧莺道。

    “原来还是三个小娘儿们!”男人终于走近了,脚步也放慢下来,喘着粗气声音猥琐。

    “正好哥几个一起享用,嘿嘿……”

    上官清越摸索着转过身去,黑暗之中,察觉到那厚重的喘息就在身前,扬起迅猛的一拳就袭向那个男人。

    先下手为强!

    或许还有机会跃过这个男人逃走!

    “哎呦!”

    男人在没有提防的情况下中招,吃痛地叫唤起来,却是笑得更加猥琐了。

    “还是个带刺的小娘儿们!”

    上官清越并不给那男人喘息的机会,随即又扬起一脚,摸索着踹向那男人的要害,却不料被那男人轻易躲开,双腿一并就夹住了上官清越的脚。

    “嘿嘿,小娘儿们踢歪了!在大爷的地盘上还想跟爷斗!”男人说着便伸出手来,一把摸在上官清越的脸上,却只摸到那粗造的黑布巾,男人的口气显得更加有兴致了。

    “哟!还是个蒙面小娘儿们!”

    这里已经一片漆黑,毫无光亮,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