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8章 你就是郡主

    几个男人步步紧逼上来。

    上官清越却笑了,“杀了我们,你们就觉得能够平安出去了?现在整个泉山都被官兵包围了!”

    “你们用什么身份蒙混住搜山的官兵?难道被官兵当成刺客叛党,还是……强盗?”

    “你别乱说!”男人恼喝。

    上官清越唇上的笑渐渐放大,心里的猜测也更加肯定。

    这六个男人虽然身手不俗,但他们绝不可能是经过严密训练的大内侍卫!性格粗野不说,为人脾性还极为无耻下流,有的人在手背上和脸上还有刀疤,看样子曾是身经百战之人,能附和这些条件的就只有强盗了!

    方才他们的反映便已证明了这一点!

    而且,他们对这个身份十分抵触。

    “碧莺!十年前,大君国有没有几个罪大恶极的死刑犯突然失踪?”上官清越冷眼扫过这几个男人,看向碧莺。

    碧莺垂眸努力回想,终于想起:“十年前?好像……好像有个叫……叫什么六煞的被官府抓了后就再没了消息,这算不算失踪?”

    “肯定吗?”上官清越又盯向几个男人,看到他们变得惊慌的神色,心中已经肯定却还继续追问。

    “肯定!当时那个六煞打家劫舍不说,还烧杀虏掠强抢民女,威害一方百姓!百姓每天都在惶恐中度日,得知被官府抓了之后,百姓都放鞭炮庆祝。”

    “当年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全国没有人不知道的!”秋红也跟着道。

    “想必……”上官清越拖着长音,“那六煞就是你们几个吧?”

    “虽然,你们几个当年保住了性命,却是一生不得见天日,无疑是生不如死!”上官清越笑起来,极尽讽刺。

    几个男人已经面目狰狞。

    “我们不是什么六煞!”他们才不会承认,否则出去,又会被官兵追杀。

    “太后当年,给了你们几个强盗什么密令?”上官清越问。

    她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这件事里一定有季贞儿不可高人的天大秘密。

    “想用这个来威胁我们哥几个?你做梦!别想活着出去!”一个男人吼了起来。

    “呵呵呵……”

    上官清越笑声清脆。

    “这哪里是威胁,只是想借此与各位好汉做个交易。我保你们出去后吃喝不愁,不但不用再做老本行,也不会再被官府追杀!怎么样?”

    “保我们吃喝不愁?”男人嗤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太后当年也不过是勉强保住了哥几个一条命。”

    “谁知道放你们几个臭娘儿们出去,第一件事是不是出卖我们!”

    上官清越脸上的笑当即散尽,“我的话你们都不相信,你们还能相信谁?”

    碧莺与上官清越对视了一眼,便错开自己的眼睛,斜睨向逼在自己脸颊上的匕首。

    “我还不放心你们呢!我是冥王府的侧妃!我们穿着夜行衣出现在这里,谁能保证你们不会向冥王通报这件事,出卖我们!”

    男人们想了想,“也是,我们也有她们的把柄,她们一定不会出卖我们!”

    “大哥,我们就一起出去吧!继续藏在这里,我都要疯了!”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看。

    “大哥,这群侯门王府里的女人,白日里还要装温柔贤良,这等偷鸡摸狗的样子,肯定不想被外人知道!”

    “要我看,那些搜山的官兵,就是为了抓她们的!”

    几个男人互相商量了一下,便决定暂时放了上官清越等人,他们也跟着一起逃出去。

    上官清越和碧莺对视一眼,隐隐含笑。

    只要这六个男人放行,她们就可以轻易找到出去的路,而且交易达成就不用怕这六个男人去告密领赏!

    凭借三个女人的力量,未必能抵抗得过六个男人,何况还要找到被女子带走的天儿。

    男人忽然狮子大开口,“我们要你们给我们一千两黄金。”

    “什么?”

    “不给钱,你们别以为我们会放你们出去!”

    “……”

    “好!我们给你钱!”上官清越答应了。

    男人忽然就将碧莺给挟持在手,“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你们!”果然是强盗。

    上官清越努力放缓声音,“好。”

    其中一个男人便乐颠颠地跑到前面带路。

    上官清越和秋红赶紧跟上,也很担心男人手里的刀子,会不会伤害到碧莺。

    没走几步,忽然一个男人停下脚步,“大哥,我们就这样走了,她怎么办?”

    “还是杀了灭口吧大哥。”

    “是啊大哥。”

    上官清越眸光流转,想来他们说的正是那个小产又瘦弱的女子。

    天儿还在那个女子手上,她必须将天儿救回来。

    “管她呢!太后都死了,她的死活也没人关心了!何况在这世上也没人知道她还活着!”男人道。

    上官清越眉心一沉,能让季贞儿耗费心思也要禁守十年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季贞儿当初特意选了几个品性极其恶劣的强盗看守那个女子,只怕就是为了让那个女子在漫长岁月里受尽折磨。

    看来季贞儿很憎恨那个女子!

    若那个女子是信阳郡主身边的丫鬟雨晴的话,完全说不通。

    一介婢女,还犯不上季贞儿这般大费周章凌辱虐待。

    除非……

    上官清越眸光豁然一亮。

    难道那个女子正是当年的信阳郡主!

    真的是季信阳?

    上官清越惊愕地看向碧莺,能够认得出来季信阳的人,只有碧莺了。

    “那个人在哪里?”上官清越低声问。

    碧莺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神色不安起来,“是啊,那个女人在哪里?可不能将我们的秘密泄漏出去!”

    “她也就剩下一口气了,丢她一个人在这里,也活不了多久。”其中一个男人不耐烦起来,恨不得现在就离开这里。

    就在大家要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嬴弱又冰凉的声音。

    “你们去哪里?”

    上官清越听见这道声音,猛然回头,果然是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