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39章 将你碎尸万段

    女子忽然挣开碧莺,并没有说话,空洞的双眸看向碧莺,没有激起任何涟漪。

    她的那双眼,太过迷茫,好似已失去了灵魂!

    她对碧莺什么话都没说,而是转身走向天儿。

    天儿已被女子身侧的大蟒蛇吓得双脚僵直,一步步地后退。

    天儿看向碧莺,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碧莺身上。

    碧莺赶紧说,“郡主!这就是季贞儿那个毒妇与冥王私生的孩子!”

    女子的背影猛地一僵,看着天儿的目光里,乍现了汩汩彻骨的寒意。

    天儿不禁又退后了一步,小手在身后紧紧抓在一起。

    “你们还不肯回来吗?”女子望着天儿,话却是对那几个男人说的。

    这样平静又幽冷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这样漆黑的山洞里,荡起一片幽冷的回音。

    上官清越也最怕蛇,脸色已经泛白,额上渗出一层细汗。

    男人们果然听话,一个个地回来了,将上官清越秋红还有碧莺都给擒住。

    他们带她们去了最里面的石室。

    那里四壁都是山岩,倒是打凿得很是平整。

    石室的中间,是用细密的铁栏杆扎起的笼子,笼子里面堆满了发霉发臭的稻草。

    想来那个铁笼,正是用来囚禁那个女子,也就是季信阳的铁笼。

    十年之久,铁笼的栏杆已经锈迹斑斑,上面还有血液凝固后的斑驳痕迹。

    在这样的牢笼里,不知道发生多少血与泪的炼狱般场面,以至于季信阳走入铁笼的时候,脸色平静的没有任何起伏,就好像真的是回到了自己的家。

    季信阳坐在笼子里的稻草上,蟒蛇便也跟着进去,盘踞在女子身边。

    季信阳的一张脸,瘦得只剩下骨头,让人猛然看去不禁心中发怵。

    天儿也被带入笼子里,她也一直紧紧牵着天儿的手,可天儿十分怕那条大蟒蛇,脸色雪白一片。

    上官清越很将天儿带出来,可男人们已经将她们捆绑起来。

    碧莺看到季信阳的裙摆上沾满了血,张扬的一大片殷红,刺痛了碧莺的眼眸,束住了她的心房为之颤抖……

    碧莺跑进铁笼子中,扑向季信阳,跪倒在季信阳的身前泪如雨下。

    “郡主!您怎么了?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您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您告诉碧莺!您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碧莺忽然想到了,之前男人们口里说的小产……

    季信阳并不说话,就好像根本什么都听不见一般。

    过了许久,季信阳才缓缓抬起头,却不是看向碧莺,而是看向铁笼之外。

    “进去!臭娘儿们!”男人将上官清越和秋红也推搡入铁笼之中。

    上官清越被推了一个趔趄,站在稻草上勉强稳住身形,手紧紧抓成拳头。

    她的软剑被男人夺去了,就丢在铁笼之外。

    “既然来了,就住下吧!”季信阳依旧迷茫地看着不知方向的方向,她并不看向任何人。

    也不知道,她说的话,到底是对谁说的。

    上官清越缓缓松开捏在一起的拳头,眸光收紧看向季信阳,总感觉季信阳的话是一种提示!

    也许……

    季信阳会是顺利离开这里的最后一线希望!

    “郡主!您为何不看碧莺一眼?是在怪碧莺当年做了王爷的侧妃吗?”碧莺哭着抓住季信阳的手臂,用力摇着,好似这样做便能将季信阳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然而,季信阳依旧没有看向碧莺,就那样好像毫无知觉地任由碧莺摇着,不说话也不做任何反映。

    这样子的季信阳,只会让碧莺的心更痛。

    天儿哪里肯坐在这里,稚嫩的小脸上展现嫌恶之色,他讨厌这个肮脏的地方,还有这里的每一个人。

    天儿回头瞪向上官清越,是一种憎恨的眼神。

    上官清越忽然心口一疼,好像被毒蜂子蜇了一般的疼。

    她当时带走天儿,是为了不让师父对天儿下手。

    可她也没料到,竟然会落入这般境遇之中。

    男人们开始在外面喝酒。

    嗅到那醇洌的酒香,瞬间充斥整个密室。

    “郡主!碧莺从来都没有忘记季家的仇,一直都在等机会!相信碧莺!看碧莺一眼好不好!”

    碧莺的泪流得更凶,摇着季信阳的力道更大。

    “郡主……你倒是说一句话啊!当年那个高傲又自信,性格率直的郡主,去哪里了啊!”

    碧莺心痛如绞,对季贞儿的恨也随之更深入骨髓。

    “郡主,你受苦了,呜呜……”

    “她……”季信阳终于开口,目光却依然没有看向身前的碧莺,“早就死了!”

    碧莺的心更加疼痛地一抽,哭得已经失声,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地抓着季信阳的手臂。

    上官清越的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塞着,压抑而沉闷隐隐漾起一股酸涩。

    季信阳有这样一个忠心的碧莺,也不算太过不幸吧。

    上官清越抬头,看了外面一眼。

    现在,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逃出去?

    秋红也在打量外面,盘算着逃出去的办法。

    碧莺现在沉浸在痛恨之中,已经没心思考虑这个了。

    上官清越看了秋红一眼,俩人无声达成默契,打算等男人们喝醉了,再做打算。

    几个男人骂咧咧地喝酒,“等哥几个喝高兴了,让你们几个好好享受一番!”

    “他娘的,居然敢骗老子!”

    “幸亏哥几个还没出去,不然就死定了!”

    男人们渐渐醉了,一边喝酒,一边指着铁笼子里的几个女人骂一些下流的脏话。

    “今天……咯,多了三个母的,哥……几个能……好好享受一回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