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42章 陌生的男人

    天儿还是被官兵首领夺了过去。

    那首领盯着天儿看了许久,“说!你是不是他们的孩子!”

    天儿也不说话,大眼睛目光空茫地看着前方。

    首领有些恼了,“你是哑巴吗?”

    秋红赶紧起身,谄媚地笑着,“是啊,这个孩子,从小就是个哑巴。”

    首领又盯着天儿看了许久,最后将天儿丢给秋红。

    “走!我们要找的,不是哑巴。”

    一群官兵,疾步匆匆地奔出小客栈,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却留下一地的狼藉。

    店家和客人,不住地抱怨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找什么!都好几天了,害得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说是冥王妃的东西给人偷了!”

    “也不知道丢了什么,这么兴师动众的!”

    “只怕丢了十分珍贵的宝贝!不然怎么这般着急。”

    一群人摇摇头,“唉,我们老百姓能不能有安生的日子,全看那些达官贵人心情好不好。”

    上官清越缓缓放开袖口里的暗器,长长松了一口气,对秋红使了一个眼神,便赶紧起身上楼回房间。

    秋红不住感谢天儿方才没有开口出卖她们,可天儿就是一声不出。

    秋红有些担心了,“娘娘,小王爷是怎么了?怎么一直都没再说过话?”

    上官清越也赶紧查看天儿,虽然脉搏有些凌乱,但并无大碍。

    “许是……在密室的时候,吓到了!”

    “当时小王爷被吓晕了,难道就因此不会说话了吗?”秋红心疼地将天儿搂入怀中。

    上官清越站在窗口,悄悄向外看了一眼,见官兵已经渐渐走远,对秋红说。

    “你带着他走吧,一路向南!”

    “娘娘你呢?”

    “我……”

    上官清越声音低沉下来,看向茫茫夜空,京城的方向,心口一阵紧涩。

    “我必须还要回去。”

    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仇人还没有死去,她不能就这样离开。

    秋红趁着子夜的时候,带着天儿悄悄离开了客栈,临走时上官清越将身上的全部银两和贵重物品都给了秋红。

    目送秋红走远了,上官清越这才连夜迅速赶回京城。

    她给师父蕙心发了信号弹,等在林中小溪旁,却一直没有等到师父。

    也不知道,师父现在人在何方,而也只有告诉师父她现在的位置,才能混淆师父去追杀天儿的路线。

    上官清越又在原地等了许久,蕙心还是没有来。

    也不知道,宫里现在什么情况。

    书裕带走了季信阳,又会是什么情况!

    心境开始烦乱,她便一步步走入小溪,用秋季冰冷的水洗刷自己的身体,冷却那些胡思乱想的思绪。

    上官清越等了一天,也没等到师父,便用一身书生的装扮又回了京城。

    她找了一家达官贵族出入较多的酒楼,身上没有银两却还点了一桌的好菜。这里经常有朝中大臣出入,应该能听到一些有关宫里的消息……

    果然,就在上官清越的隔壁桌上,一群锦衣华服的人围在一起议论起来……

    “听说君子珏已经四天没有上朝了!”

    上官清越的心房蓦然一紧,端着的小酒盅晃了下。

    四天没有上朝?

    她离开皇宫正好四天!

    他怎么了?龙体不适?还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

    上官清越更加仔细地向隔壁桌听去……

    “我也听说了!不过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朝里发生的事,根本不会让我们这些老百姓知道!”

    “怎么不是真的!我大舅哥的表弟在朝中做官,就是他告诉我的!”

    几个男人围了上去一个劲地追问,“皇上为何不上朝?龙体染恙?还是……”

    “你别乱猜,小心被砍头!皇上什么事都没有,而是在月妃的寝宫呆了四天,听说连门都不出,谁也不见!”

    男人的那话当即引起其他几个男人的好奇,更急切地追问,“皇上不出门?在里面做什么?”

    “你小子傻了?一男一女不出门,你说还能做什么?”那男人用筷子敲了下问话那男人的头。

    “四天啊!四天都不出门!也够厉害的!”

    “不知那月妃长了一副什么样子,居然能将皇上迷惑到这种地步!”一群男人啧啧摇头。

    上官清越的手猛然一抖,差点将酒盅里的酒水洒出来!

    君子珏在她的寝宫呆了四天?

    看外人的表现,应该还不知道,宫里的月妃不见了,难道是君子珏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

    上官清越一时间心意不定,起身就往外走,没想到店小二赶紧追了出来。

    “诶!这位公子,您的饭账还没结算!”小二躬身拦住了上官清越的去路。

    上官清越这才想起,本是打算吃完之后借用后门离开酒楼逃账,心里一恼竟将自己无银两付账的事给忘记了!

    上官清越面不改色,温和有礼地道,“我有位朋友一直没到,打算出门看看他来了没有,许是路生走错了酒家!”

    “呵呵,公子可以对小的说您朋友有什么特征,小的‘代替’公子在门口等!”小二的口气依然恭敬,可某些字眼却咬的很重。

    “呵呵。”上官清越干笑两声,“还是我自己等吧!免得你不认识弄错了人!”

    上官清越说着就要出门,小二脚一抬踩在对面的门框上将门堵住,口气不善道。

    “我说这位公子,看你长的干干净净的也不像吃霸王餐的人,您先把饭账结了再出去等您朋友,里面的桌子不给您撤,您看这样行吧!”

    上官清越脸上硬扯出的笑意僵住,接着消散换上一面的冰冷,拿着折扇的手悠然紧了下,大有出招之势……

    就在这时,一锭金元宝飞向店小二同时,从后面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