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45章 妹妹好手段

    上官清越现在还摸不清楚宫里的情况,只能静待晚上,潜入福寿宫,找到伪装成小玉的莺歌打探情况,再做打算。

    她在深宫的深处,寻了一个静谧的地方。

    终于等到了天黑,她赶紧潜入福寿宫的附近,吹响了暗哨。

    夜深人静,暗哨犹如夜鸟低吟,极难被人察觉异样。

    不过知晓这个暗哨奥秘的人,定能辨别得出。

    没过多久,不远处终于有了声响。

    上官清越侧耳倾听,果然是有人小心地在靠近这里。她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隐约看到一个人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等到那人走近了,四下看看,见没人,向着上官清越的方向丢来一块石头。

    上官清越知道这是暗示,放下警惕从大树后走出来,见是易容成小玉的莺歌,她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些笑容。

    “这么晚了,出来的鸟儿也该归巢了!”莺歌又向前走一步,压低声音说道。

    上官清越的眼眸流转了下,又用暗哨吹了一声很低的鸟鸣,示意自己的确切位置。

    莺歌又回头看了眼,小心地向前几步将手里的东西准确地丢向声音传来处。

    “换好衣服,跟我来!”

    上官清越一手接住丢来的东西,原来是一套宫女装,她赶紧换上。

    “走后门不会有人发现!”莺歌带着上官清越,从后面进入福寿宫。

    “皇上呢?一点都没发现吗?”上官清越问。

    “他这几天一直在福寿宫,不可能没发现我不在宫里吧!他有没有说什么?”

    “皇上没有发现娘娘不在宫里。”莺歌道。

    “什么?没有发现?怎么可能!我不在宫里已经五六天了,他居然没有发现?”

    上官清越看向莺歌,眼眸微微眯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莺歌不敢!娘娘回了寝宫,一切就都知道了。”

    上官清越向前的脚步,猛然顿住,回头仔细看向这张和小玉一模一样的脸孔,探究着在这张面容下,隐藏的容颜到底是不是莺歌。

    她不得不防范,在这福寿宫之中,会不会正有一个圈套等着她。

    上官清越变得阴冷的眼眸,害了莺歌一跳。

    “娘娘……”

    “莺歌,你之前是皇上的影卫,你真的会真心待我?”

    “莺歌发誓,自从跟了娘娘,莺歌绝对没有背叛过娘娘。”

    上官清越轻轻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转身向着福寿宫走去。

    莺歌轻轻推开福寿宫寝殿的殿门,上官清越和莺歌闪身进入,步伐尽力放轻。

    渐渐走近,也渐渐听见内殿之中传来女子柔软的嘤咛。

    “皇上……臣妾好想皇上……”

    女人的声音很低,断断续续的,任谁听了,都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上官清越浑身一紧,向前的脚步,猛地顿住了。

    莺歌很为难地看着上官清越,声音极低地说,“娘娘,奴婢知道,你见不得这样的场面,可是娘娘想要被人知道,这些日子一直不在宫里吗?”

    “什么意思……”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的整个脑子都木然了,一片空白。

    君子珏在她的寝宫里做什么?这就是君子珏日日夜夜不出门的原因?

    就是他连她不在宫里都不知晓的真正原因?

    上官清越忽然觉得,胸口窒闷的厉害,尤其在听清楚辨认出那女子声音主人的时候,更觉得呼吸一滞。

    竟然是上官清彤!

    那个一直称病,连宫门都不出,也从来不见人的大君国皇后上官清彤。

    上官清越知道,在她入宫之前,上官清越是君子珏最宠爱的女人,也深得君子珏的喜欢,但她来了,上官清彤也失去了全部的宠爱,自此在宫里开始销声匿迹,也渐渐被人遗忘。

    上官清越怎么会不晓得,上官清彤只是在寻找机会,蓄势待发,她和上官清彤之间的血海深仇,誓必你死我亡。

    “朕也想你……”

    君子珏的声音很低沉,透着男人的沙哑。

    “有皇上这句话,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上官清越不敢去看,被凌乱丢了一地的明黄龙袍和华丽宫装,还有床上薄弱蝉翼的床帐内,那女子雪白的**,好像水蛇一样纠缠着一个男人。

    上官清彤发现了上官清越的存在,猛然抬头,那笑容娇媚的一张脸,好像妖狐幻化,美得妖冶,却又诡异骇人。

    上官清彤悠然一笑,长发披散在脑后,犹如黑色的瀑布,朱唇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低喃呼唤了一声。

    “原来姐姐回来了。”

    上官清越这才侧目仔细看向上官清彤,这才发现,地上散落的宫装竟然是自己平日的华服。

    还有上官清彤的装扮,也是自己平时的装扮。

    难道……

    怪不得所有人都以为她还在宫里,竟然是上官清彤扮成自己的样子,还迷惑了君子珏。

    上官清彤对着君子珏呵气如兰,不知道在君子珏的耳边说了什么,君子珏身体一软,便瘫在了床上。

    “你竟然用迷香迷惑皇上!”上官清越恼怒道。

    上官清彤笑起来,声音婉转,“姐姐说的好像我在故意使坏一样!若不是我帮姐姐,姐姐怎么能瞒天过海呢!我可是卖给姐姐一个很大的人情哦。”

    “别叫我姐姐!我不是你姐姐!”

    “你不是我的姐姐,谁是我的姐姐呀!姐姐就算化成灰,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