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47章 大动干戈

    上官清彤走入御书房。

    看到坐在桌案后一脸沉思的君子珏,表现出担忧又叹息的样子,心下却是痛快的。

    她盛了一碗汤,轻轻递给君子珏。

    “皇上这几日清减了许多,应该好生补养才是。”

    君子珏“恩”了一声,没有应答,接过一碗汤,便喝了。

    之后,他便靠在椅子上,消瘦的俊脸显得异常苍白,他的眉心微锁一看便知心事重重……

    “臣妾知道,皇上在为何烦忧。但事情已经发生了,皇上除了尽力补救,也别无他法,还是不要过多烦忧,损了龙体就不好了。”上官清彤道。

    君子珏看都不看上官清彤一眼,让上官清彤心中倍感不悦,但脸上还是挤出灿烂的笑容,低缓的声音对君子珏说。

    “皇上,臣妾很想为皇上分忧,臣妾也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君子珏沉寂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些光亮。

    “说!”

    上官清彤想了想,这才开口,“现在所有矛头都指向月妃,那么只要让群臣和天下觉得,皇上根本不是独宠月妃便好了。”

    “后宫之中,各位嫔妃,朕已尽力雨露均占。”他为了转移注意力,最近一直经常流转在各位嫔妃宫里,甚至避开去福寿宫。

    但没想到,会发生在福寿宫几日不朝的事。

    上官清彤一笑,“现在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证明,皇上确实是病倒在月妃宫里,这样也会为月妃争取一些缓和的机会!”

    “说朕病倒在福寿宫,那些人说不准又会杜撰成什么样子!”君子珏气恼道。

    “身为帝王,独宠一个女人,还要看天下人的脸色!”君子珏将面前的奏章,全部摔在地上。

    “正是因为皇上是帝王,牵系着天下万民的苍生,才会备受瞩目!他们关心皇上的一举一动,关心皇上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或许……”

    “若皇上对外宣称,近日宠爱月妃,不过是因为月妃和臣妾有那么几分相似,而皇上和臣妾又闹了一些别扭,才会亲近了月妃。”

    “如此一来,凭借臣妾之前的荣宠,大臣和百姓们,自然也就信个七七八八了,月妃的风头,便也自然而然地减少了不少。”

    君子珏继续听上官清彤说下去,“皇上,这月妃不再是迷惑君主的红颜祸水,那斩妖除孽的说法,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君子珏缓缓抬眸,看着上官清彤,目光里终于有了一丝明亮。

    “你要牺牲自己,保护月妃?”君子珏缓缓开口。

    上官清彤俯身下来,微微屈膝行礼,“能帮皇上分忧,是臣妾的荣幸。臣妾身为皇后,是皇上的妻子,伴君多年,怎么忍心看着皇上心忧烦恼,不得宽心。”

    君子珏还是探究地望着上官清彤,“你愿意让所有矛头指向自己?”

    上官清彤跪在地上,神色诚恳,“臣妾愿意为皇上分忧。”

    “朕只怕太过委屈你了。”君子珏似笑非笑。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上官清彤想借用现在这个机会再次独占鳌头。

    但现在的情况,他只能让上官清彤的心愿达成,免得真的将月妃奉献出去。

    当晚,君子珏便去了皇后的寝宫,并在那里留宿。还在宫里流传出,皇上和皇后终于解开误会和好如初的传言。

    君子珏和上官清彤又恢复了往日的恩爱,时常同进同出,就连君子珏在御书房批阅奏章时,上官清彤也陪驾在侧。

    群臣一时间也摸不清楚皇上的喜好了,都说月妃乃为祸国妖姬,可这皇后娘娘在宫里圣宠不衰五年之久,而那月妃只是初来乍到的小小嫔妃,不过在容貌上,确实和皇后有几分神似。

    有的人便开始说,皇上宠爱月妃,不过是因为和皇后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现在和皇后和好了,自然也就不再理会那个月妃娘娘了。

    季贞儿晓得,这件事只是君子珏在为保护上官清越做的对策,来蒙混众人。

    然而,她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关注宫里的事,当务之急是尽快将逃走的“他”找回来,然后再找到失踪的君浅浅。

    她派了李公公出去寻人,多日还没有消息,又赶紧加派人手,务必尽快将人给找回来。

    ……

    君子珏自从开始重新宠爱皇后,便再没来看望过上官清越。

    在宫里人的眼中,上官清越已经失宠了。

    这个时候,宫人送来冥王妃的请柬。

    “娘娘,说是冥王妃宴请了很多人。”莺歌低声道。

    上官清越将请柬丢在桌上,“我没来得及去找她,她倒是着急找我了。”

    “娘娘,皇太弟失踪的事,虽然没有声张出来,但是冥王妃心里比谁都着急!若是一直找不到皇太弟,纸包不住火,到时候冥王府可就大乱了。”

    “她可能认定,我和这件事有关吧。”

    “娘娘,冥王妃的宴请,去还是不去?”莺歌问。

    “当然去!还要隆重盛大的出场!旁人都觉得我失宠了,一定很落魄,我偏不让人看我笑话。”

    季贞儿宴请了很多人参加冥王府的盛宴,名义上是为了答谢,这些日子大家帮忙鼎力支持冥王府的杂务。

    不过大多前来参加宴会的,都是一些官员加的女眷,还有后宫嫔妃。

    筵席上,上官清越接受不少女子品评的目光,还有一些冷嘲热讽。

    大多都是在说,这位圣宠一时的月妃娘娘,居然也会失宠,风光不再。

    上官清越并不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季贞儿身上,心下盘算着季贞儿这次宴会,到底有什么目的。

    宴会结束后,季贞儿竟然邀请上官清越去锦园小坐。

    当上官清越踏入锦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