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48章 路上刺杀

    数名黑衣人将上官清越团团围住。

    季贞儿端坐在高位上,目光里杀气凛凛。

    “今日,我就让你死在这锦园之内!”季贞儿狠狠喃语,眼中的锋利更加刺人。

    上官清越一个掠起,手中抓紧袖口之中的暗器,眼光犹如利刃一样扫过季贞儿。

    既然季贞儿今日想她死,那么她又何尝不是想让季贞儿死。

    “既然王妃选择了这么好的日子,不如你我之间就来一个了断吧!”

    上官清越瞄准季贞儿,便发出一枚暗器。

    那几个黑衣人,怎么会让上官清越伤及季贞儿,还不待暗器射中季贞儿,就已经被一名黑衣人给拦截了下来。

    季贞儿面色残戾,表情狰狞,“我养的这几个杀手,天下无敌,你还想伤我!”

    上官清越自知,自身不是这几个黑衣人的对手,而体内的余毒,还没有清除干净,现在和季贞儿动手,实在不是上策。

    但今天,所有的旧恨,都应该清算清楚,哪怕就是同归于尽。

    “上!谁将她杀了,本宫赏金万两!”

    季贞儿一声令下,所有的黑衣人变得更加勇猛,招招夺命。

    大殿之外的莺歌,见上官清越迟迟没有出来,而大殿之内,就只有季贞儿和上官清越两个人。

    莺歌看向对面的秦嬷嬷,反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更加觉得大殿之内只怕另有乾坤。

    莺歌很担心,上官清越的安危,而自己现在伪装成弱不禁风小玉的样子,若会武功的事暴露,反而会给上官清越徒增被人诬陷另有图谋的罪名。

    就在莺歌担心不已的时候,魏公公的一声高唱,犹如天籁之音,让莺歌瞬时眼前一亮。

    “皇上驾到!”

    所有人赶紧匍匐跪地,恭迎皇上的到来。

    就在君子珏想要步入锦园大殿的时候,秦嬷嬷赶紧跪在君子珏的面前,高声说。

    “皇上怎么来了,还是让老奴进去向王妃娘娘通报一声吧!”

    “大胆!你个奴才也敢挡皇上的路!”莺歌怒斥一声,遭到秦嬷嬷狠狠一记白眼。

    “听说王妃宴请,朕便过来凑凑热闹,皇上也来了,在前厅!朕先过来探望一下太后。”

    君子珏一脚将秦嬷嬷踹开,一把将紧闭的殿门推开。

    殿内,一片风平浪静。

    季贞儿在高位上,安静饮茶,上官清越坐在偏下的座椅上,把玩着一串念珠。

    君子珏探究的眸子,扫了一眼大殿之内,虽然看着规整无异,但也隐约能看得出来这里有过打斗的痕迹。

    “皇上怎么来了!”季贞儿赶紧迎上来。

    “王妃宴请,居然不请朕!朕和皇后不请自来,王妃不会介意吧。”

    “皇上驾临冥王府,是冥王府的荣幸!”季贞儿勉强一笑。

    上官清越也起身向君子珏行礼,君子珏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和季贞儿闲聊几句,便和季贞儿一起去前厅了。

    上官清越落了后,一步步走下台阶,莺歌赶紧迎上来。

    “娘娘,您没事吧?”莺歌担心问。

    上官清越缓缓掀开自己的袖子,雪白的藕臂上,赫然有一道长长的刀痕,正在不住往外涌出鲜血。

    莺歌赶紧拿了帕子紧紧包裹住上官清越的伤口,“娘娘,她果然对你动手了!”

    “她养了很厉害的杀手,用来对付我!今日若皇上晚来一步,我就危险了。”上官清越道。

    “娘娘,她都要杀你了,我们怎么办?不如让莺歌……”

    “不可!她养的杀手很厉害,你没有胜算。”上官清越抬头向着四周看了一眼,“那些杀手来去无影,想来正隐藏在季贞儿的身边,时刻保护她的安危。”

    “娘娘……”

    “我早晚有一天,会亲手杀了季贞儿。”

    上官清越走下台阶,碧莺急匆匆而来,猛然见到上官清越完好地站在那里,碧莺长长松了一口气。

    上官清越看了碧莺一眼,没说什么,俩人便擦身而过了。

    碧莺这次重返冥王府,就是为了刺杀季贞儿为季信阳报仇的,也不知道碧莺现在有没有什么好的计划。

    上官清越不知道君子珏和皇后,还有季贞儿在前厅做什么,但现在她很累,身上还有伤,想要回去休息,便率先回宫了。

    在回去的途中,天色已经一片漆黑,她疲倦地靠在车厢内休息。

    耳边隐约传来一些悉率的脚步声,上官清越猛然就惊醒了,身边是伺候她的莺歌。

    莺歌见她脸色警惕起来,当即也浑身机警。

    “娘娘?”

    “莺歌,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上官清越正说着,一群黑衣人崛地而起,向着她的车辇凶猛刺来一剑。

    莺歌赶紧起身保护上官清越,长剑出鞘,与刺客的刀剑迸出一片火星。

    黑衣人与马车只差一步之遥,上官清越那染满血的手抓向头上的金钗,大概有六七支,以此为暗器只要手法够狠定能解决黑衣人。

    “娘娘!”

    莺歌发现上官清越手臂的伤口,又裂开了,并且有血涌出来,十分惊骇。

    “娘娘,奴婢会保护好娘娘!”

    莺歌纵身飞了出去。

    侍卫已经被刺客全部绞杀,莺歌一个人周旋在众多的刺客当中,显得有些吃力。

    上官清越站在车厢内,风扬起车帘,外面一片漆黑,只能看到一片刀光剑影。

    上官清越赶紧一把扯住马车的缰绳,“莺歌,快上车!”

    莺歌一个飞身,上了马车。

    上官清越用力一甩缰绳,马儿嘶鸣一声,飞奔而去。

    刺客赶紧从后面狂追,一把刀剑飞了过来,直接斩断了上官清越手里的缰绳,马儿扬蹄脱了缰绳。

    一把长剑再次横空扫来,发出划破空气的嘶吟。

    上官清越赶紧闪身,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