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49章 你的死期到了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没有在夜色中回头。

    上官清越也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的面容,只是觉得他清俊的背影,十分的眼熟。

    “谢过少侠相助。”莺歌谢道。

    男人并未回头,只是神色戒备地盯着步步靠近的几个黑衣人。

    “你们先走。”男人道。

    上官清越捂住手臂上的伤口,退后了几步。

    “莺歌,我们走!”

    上官清越转身就走,再不看那个男人一眼,可在不经意的一个回头,竟然发现那个男人正在看着自己,发现她回头,又赶紧错开自己的视线,和那几个追击上官清越的黑衣人,缠斗起来。

    上官清越悠然蹙眉,为何觉得自己看到了一抹极为深邃的眼神?漆黑之中,充满诡谲的味道。

    上官清越的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的难受。

    “娘娘,这个蒙面人,怎么觉得有些眼熟?”莺歌低声说。

    “怎么可能,我根本就不认识!”上官清越第一时间否决。

    “娘娘,尤其那眼神,您不觉得像极了……”

    “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上官清越更加快速地加快脚步。

    她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总想快些远离这里。

    “娘娘,会是谁派来的杀手?冥王妃吗?”

    上官清越摇摇头,“她已经在锦园安排了一场刺杀,按理说不该这么快再刺杀我!但也不排除就是她,可也不能排除,是不是朝中哪位大臣,将杀手埋伏在这里,将我这个妖孽铲除。”

    上官清越逃走的脚步,忽然又停了下来,拽着莺歌闪身到一侧的巷口黑暗处,将自己完全掩饰好。

    她看向不远处刀光剑影的打斗,目光定定地落在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身上。

    “娘娘是不是也觉得很眼熟?像极了冥王……”

    莺歌话一出口,被上官清越打断。

    “不可能是他!他已经死了!”

    有的时候,人就是矛盾的动物,一面想着希望他还活着,可一面又希望他已经死了。

    上官清越也搞不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矛盾挣扎,纠结又凌乱。

    现在留在这里不肯离去,那么就是为了想要证明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印象中,那个让她恨之入骨,却又总是无奈挣扎的那个男人?

    面具男人在结果了几个黑衣人后,一步步逼近莫离。即使看不到他的面容,亦能从他的周身察觉到浓郁的杀气……

    上官清越看向他,那被玉质面具包裹的侧脸,隐约得见他眼角的余光,几欲向她看来,是没有勇气?还是这只是她的错觉?

    莫离吓得连连后退,颤抖的唇好似要说什么却始终没能说出口,最后绊到地上的一截干树枝,他一屁股跌坐在地,再无法后退只能瞪着一双惊恐的眸看着向他靠近的面具男人……

    面具男人依旧向前靠近,昏暗的影整个笼住莫离,弥漫的杀气压抑而惊秫人心!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就连那浓郁的杀气也渐渐减淡下来,看着坐在地上的莫离,不再有攻击的意思!

    上官清越的呼吸平顺了很多,抓着莺歌的手站起身来,眉心依然微隆,目光依旧看着那面具男人,只是眼神更显幽深。

    他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

    他不是想杀莫离吗?

    “真的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上官清越从暗影中站出来,声音里透着冰冷。

    面具男人没有说话,披散的发随清风拂动,微微侧首向上官清越看来……

    上官清越还以为会看到他那双深邃的眼,打算确认下他的那种深邃是否像极了某人的眸,却没想到他低垂着眼睑将目光全部遮挡,上官清越根本没有再看一眼的机会!

    面具男人只是那样浅浅的一回首,身形好似带着点依恋,更带着点不舍,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脚尖点地一个翻身便跃入旁侧的树林……

    上官清越追前一步,好似挽留也似想确定下心中的猜测,不知是被何情绪纠缠封住了自己的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那道高颀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之中……

    眼前,只剩下一片纷纷落叶……

    “娘娘!我们快走吧!”莺歌担心地扫了眼四周,恐这林间路再生变故。

    这条路尸体纵横,侍卫的,黑衣人的,大滩殷红的血惊秫可怖。遥遥之处有行人,却是各个神色惊恐不敢向前一步,更有甚者呕吐或者吓得昏了过去。

    “你最好消失!”上官清越瞪向还坐在地上的莫离,冷冷地丢下一句头也不回地向林间路的尽头走去。

    “娘娘,您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

    “那个人为什么帮娘娘?”

    “不知道!”

    “看他的样子,武功不低,但却一直隐藏。”

    “我也看出来了。”

    没想到,莫离竟然跟了上来。

    他不再聒舌乱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只是默默地跟在上官清越身后,相距三步之遥。

    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绿衣女子,手里撑着一把油纸伞。

    上官清越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翎儿。

    她加快脚步走过去,和翎儿故意相撞,翎儿一个倾身,油纸伞差点从手里脱落。

    “甩掉身后那个男人。”上官清越道。

    “遵命,主人。”翎儿道。

    “他很无赖,你最好有办法应对。”

    “是。”

    翎儿撑着油纸伞,便走向跟在上官清越身后的莫离,忽然一把将莫离拽住。

    “相公,不要走,你不能抛弃我。”翎儿语出惊人。

    莫离当即脸色都青了,“谁是你相公,姑娘不要乱说话。”

    “相公,求求你不要走,不要抛下我!不要去青楼找你的相好!”

    翎儿的哭喊声,引来很多人围观,将莫离和翎儿围住。

    上官清越趁机,带着莺歌加快脚步,挤出人群,渐行渐远。

    莫离要追上官清越,被翎儿死死拽住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