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50章 他们不是无极和无央

    上官清越命令莺歌去冥王府放东西,那么她接下来也不能闲着。

    季贞儿那般残虐对待季信阳,她们之间一定不仅仅只是深仇大恨那么简单,莫不是季信阳知道季贞儿某些见不得光的秘密?

    上官清越走到宫墙边,对着天空吹响了暗哨。

    翎儿很快就现身了。

    “我有一件事吩咐你。”

    “主人尽管吩咐。”翎儿双手抱拳。

    上官清越很不喜欢主人这个称呼,但眼下能找到书裕和季信阳的人,就只有翎儿了。

    “我要季信阳在明日早上,赶到冥王府。”

    翎儿愣住了。

    “怎么?不愿意?”

    “不是主人!而是季信阳已经被少爷带走了,翎儿只怕一时间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季信阳不是想报仇吗?现在才是她报仇的最好时机。”

    翎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应诺下来,一个闪身便在上官清越面前消失不见。

    上官清越部署好了一切,便静坐在福寿宫中等待消息。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赶紧起身,想要出宫,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皇上有命,不允许月妃娘娘踏出宫门一步。”

    他竟然不让她出门!

    是不想她牵涉到季贞儿这件事中,引火烧身?

    上官清越转身又回到院子里,坐在梧桐树下,看着叶子一片一片地凋零。

    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将季贞儿置之死地。

    但她要死了,她不去看一眼,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莺歌终于回来了,面带喜色。

    “娘娘!皇上已经搜到季贞儿谋反的证据了!现在已经将季贞儿关押起来!等待发落!”

    “那么季信阳呢?有没有来?”上官清越欢喜地脸上带满了笑容。

    莺歌摇了摇头,“没有。”

    “什么?只是将季贞儿关押起来,不足以要她的命啊!”

    “不过有了谋反的证据,季贞儿就难再翻身了!之前夏侯将军出兵,兵符也落入夏侯将军手中,季贞儿的党羽,现在只是空有其名,也不惟是给了她以及重创。”

    “只是重创怎么行!务必要将她一举拿下才好。”

    翎儿夜里的时候,将一封信交给了上官清越。

    原来季信阳现在不打意报仇,只想留在书裕的身边。

    季信阳将她为何会被囚禁在泉山的事,告诉了上官清越,让她将这封信,将来有机会交给君冥烨。

    上官清越抓紧薄薄的信纸,纸张渐渐皱了。

    原来,季贞儿痛恨季信阳嫁给君冥烨为侧妃,而季信阳的心里,却是喜欢书裕的。而真正让季贞儿那般残忍折磨季信阳的根源,竟然是因为季信阳用一件事威胁季贞儿。

    那就是……

    当年君冥烨的母妃在薨逝之后,季贞儿一直和害死君冥烨母妃的舞妃娘娘交好,来往还很密切。在君冥烨重新卷土而来,杀入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舞妃的鲜血祭奠母妃的亡魂。

    舞妃死了,舞妃和季贞儿之间的一些勾当,自然也不为人知晓。

    但季贞儿万万没料到,季信阳一次入宫,偶然撞见季贞儿和舞妃之间的密谋,就是在君冥烨母妃的汤药之中下毒。

    而当时,也只有季贞儿送去的汤药,惠妃娘娘才会疏于防范,那剧毒便放在季贞儿送去的汤药之中。

    季信阳用这件事威胁季贞儿,只要季贞儿帮她挣脱先皇的赐婚圣旨,让她嫁给书裕裕王爷,便让这个秘密永远不被人知晓。

    但没想到,季贞儿并未能让先皇收回圣旨,她嫁给了君冥烨为侧妃,季贞儿担心季信阳对君冥烨乱说话,便设计让季信阳惨死的计划,并将季信阳囚禁在泉山上。

    “看来季贞儿对君冥烨的爱,一直都是畸形的!连对自己的妹妹,都能那么残忍。”

    上官清越将一封信完整收好,“没想到,君冥烨爱了那么久的女子,竟然是害死他亲生母亲的凶手。”

    “君冥烨……”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漆黑黑夜的远方,“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真的是你吗?”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母妃是被季贞儿害死,那么你该如何对待季贞儿?”

    上官清越凄苦地笑起来,“季贞儿的死期,真的来了。”

    更让上官清越高兴的是,南云国的皇帝,竟然亲笔写了书信,送来了大君国。

    上官清越欣喜不已,看来夏侯云天将那一封信,交给哥哥了。

    南云国的皇帝上官少泽的信内内容是,听闻大君国月妃,像极了他的妹妹上官清越,送来信物将月妃收为义妹,并封为南云国的公主,还要日后亲自造访大君国,与这位义妹亲自结拜。

    上官清越的身份,一下子高贵起来!

    有了南云国做她强大的后盾,那么她在大君国的地位,也变得极高。

    这些年,正是南北两国,时常征战民不聊生的时候,南云国的皇帝还提出,两国修好的文书,休战十年,以此送给义妹的贺礼。

    大君国一时间举国欢庆,终于可以不用征战了。

    “莺歌,哥哥是故意用这样的办法,他在帮我!”上官清越高兴地笑起来。

    “娘娘,这里面还有一封密信呢,是要亲自交给娘娘亲启的!”莺歌将使臣送来的信件,交给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打开来,原来是哥哥写给她的家书。

    哥哥告诉她,知道她还活着,实在太好了,他和蓝曼舞现在很好,蓝曼舞已经是他的皇后了,并且他们的孩子小南枫也成为了太子。

    蓝曼舞的父亲蓝候王,在两年前就病故了,再没有人会胁迫他做一些不喜欢做的事,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