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51章 不许对皇上下手

    君子珏听说上官清越毒发昏倒,急匆匆赶来福寿宫。

    他带来那个道长,命令那个道长尽快救上官清越,那个道长却为难了。

    “皇上,不是贫道不肯施救,娘娘的解药现在还没有制作完成!七彩鹿的鹿茸,也只差毫厘方可全红入药,如若现在取之,非但没有药用,还是世间无解的剧毒啊。”

    君子珏一把抓住那个道长的衣领,整张俊脸都狰狞了,“那就用朕的血!之前朕的心头血可以救她!那么这一次一样也可以!”

    “皇上已经取过一次心头血,过程凶险万分,皇上上次险些送命!而且两次采集心头血,必须相隔半年以上的时间方可。如今这才数月之隔,皇上实在不适合再取心头血了。”

    “否则皇上的性命将难保……”道长一脸犯难。

    “朕不在乎,只要能救她!”君子珏霸气地低吼一声。

    他们也没想到,在解药即将制成之际,上官清越会忽然毒发,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所有人都跪下了,包括那些太医。

    他们央求皇上,不可因为一个女人,不顾龙体,皇上身系天下,若因此性命不保,便是弃江山社稷于不顾。

    君子珏现在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规劝,忽然怒喝向莺歌。

    “你是怎么伺候你家娘娘的!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她不会加速毒发!”导致现在无力回天的局面。

    莺歌赶紧匍匐跪在地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上官清越是因为知道,无极和无央并非是自己的两个孩子,才会毒火攻心。

    君子珏摇摇晃晃走到床前,看着床上虚弱又憔悴的人儿,渐渐红了眼眶。

    “月儿,月儿……相公不会让你有事,你别怕,相公一定会救你。”

    上官清越的意识并不清晰,只能隐约听见君子珏说的那一句……

    “朕不在乎,只要能救她!”

    上官清越的心头,酸涩的疼痛着。

    他的情深意重,她要用什么来偿还?为了她不要自己的性命,真的不值得啊子珏。

    “月儿,朕身为皇上,身系天下苍生,现在大君国的局面刚刚稳定,朕不能放弃千万百姓……但你别怕,朕一定会救你。”

    君子珏发布悬赏皇榜,满天下寻找医术高明之人。

    莫离缓缓走到皇榜面前,看着皇榜上写的万两黄金,就知道一定是一位对于皇上十分重要的人病了。

    大家对此猜测纷纭,有说是皇上自己病了,有说是皇后病了,自然也有人说,一定是自从入宫就身体病弱的月妃娘娘病入膏肓了。

    莫离一把扯下皇榜。

    所有人都向莫离看过来,莫离却对他们嘻嘻一笑,“这么多的银子,总要去试一试,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莫离揭了皇榜,当即被守着皇榜的大内侍卫迎入宫中。

    君子珏听说有人揭了皇榜,欣悦不已,当见莫离只是一个年轻男子,顿时目光晦暗下来。

    “你能救月妃?”

    莫离笑着俯身行礼,“总要试一试。”

    莫离走入福寿宫,站在上官清越的床前,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的上官清越,淡淡一笑。

    “原来娘娘是中毒了。”莫离的眼底,隐约浮动过一抹流光。

    “你可懂得解法?”君子珏焦急问。

    莫离装模作样地抚了抚上官清越的脉搏,然后从怀里掏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塞入上官清越的口中。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毒,我这一颗救命药丸,定能让娘娘苏醒过来。”莫离笑着说。

    “你说什么?”君子珏顿时对莫离充满了怀疑。

    “皇上若不信,今天晚上,娘娘便会苏醒过来,且毒已解。”

    君子珏对莫离的话,更加怀疑了,“来人,将他扣押起来!若娘娘晚上还没有苏醒,朕就要了你的向上人头。”

    莫离不在乎地耸耸肩,很顺从地和侍卫下去了。

    莺歌和君子珏一直守着上官清越,渐渐到了晚上,君子珏焦急万分,生怕上官清越紧闭的双眼不会睁开。

    但奇迹发生了,在刚刚掌灯十分,上官清越真的醒了过来,而她发紫的嘴唇,也渐渐恢复正常的红润。

    君子珏欣喜万分,一把将上官清越拥抱住。

    “太好了,月儿,月儿……你醒了……”

    君子珏竟然声音哽咽了。

    上官清越扶住昏沉的头,刚刚醒来,便又昏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身边只有莺歌,已不见君子珏的身影。

    莺歌欢喜地扑上来,“娘娘,您终于醒了!太好了。”

    上官清越虚弱起身,惊讶发现经常闷痛的胸口舒畅了不少,试着运行气血,那些郁结的感觉也都消失了。

    上官清越无比清楚,她体内的余毒已经完全肃清了。

    “是谁帮我解毒?”上官清越一把拽住莺歌,生怕是君子珏牺牲性命来救自己。

    莺歌笑着说,“正是日前,娘娘回宫途中遭遇行刺,出手相救的那个人。”

    “那个带面具的男子……”上官清越抽了一口冷气。

    “不是!是那个泼皮。”

    “……”

    上官清越陷入沉思,“怎么会是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只是给娘娘吃了一颗药丸,然后娘娘的毒,就都解开了……”

    上官清越品味了一下口中的味道,总觉得有一股子血液的腥甜。

    她中的是五毒门百里不染亲自调配的剧毒,而那剧毒的解法,也只有百里不染的血,才能彻底解毒。

    难道?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