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52章 还有我陪着你

    上官清越盯着莫离,目光探究又深邃。

    莫离似笑非笑,“我怎么听不懂娘娘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上官清越逼近莫离两步,声音更加压低,“百里不染。”

    莫离的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惊骇,一派平静无风。

    “我的毒,能彻底解开的人,这天下间,除了百里不染你自己,再没人能解!你就是百里不染。”

    上官清越很想一把撕开莫离脸上的人皮面具,但最后没有那么做。

    莫离的目光变得深远起来,深深凝望着上官清越,“你难道,已经爱上他了?”

    “保护他,与情爱无关!他为了我,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为我付出的太多了!我不能让他有任何危险。”

    上官清越接着又道,“我知道,你一定是接了师父的命令,才会入宫对他下手。”

    莫离没有说话,便是默认了。

    “只要我在他身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上官清越早就料到,在大君国朝堂稳固之后,蕙心想要动摇大君国的最好办法,就是对君子珏下手。

    现在正个君氏的子孙当中,君子珏若死了,那么不管是谁接任皇位,都不能稳定大局,会让大君国再次陷入动荡之中。

    莫离见上官清越这般坚持,只好渐渐放下心中属于自己的坚持。

    “我怎么忍心,让你为难。莫离,莫离,莫要离开……”莫离深深地看了上官清越一眼,转身犹如一道清风般而去。

    上官清越病愈后,圣宠重归。

    君子珏竟然动了要废后,立上官清越为皇后的念头。

    现在上官清越的身份,已经贵为南云国的公主,身份非同日而语,就算成为大君国的皇后,谁也不敢发出质疑之声。

    上官清彤听说这个消息,完全坐不住了。

    “没想到,我努力示好,还是被皇上抛弃!看来这个男人,已经不值得我放入任何希望了!”上官清彤的手,死死捏成拳头。

    她从寝殿里出来,抓住一只养在廊下的信鸽,匆匆写了一封密信,放在信鸽的脚上,将信鸽放飞了出去。

    ……

    上官清越去找了那个给自己医病的道长,一步步走过去,浅笑盈盈。

    “听说道长找我!”

    道长抚摸雪白的胡须,目光温和地望着上官清越。

    “道长,您到底是谁呢?”上官清越轻喃一声。

    “有一件事,一直埋藏在老夫的心中,是时候告诉娘娘了。”道长缓缓从脸上揭下一张人皮面具。

    上官清越看到他的真实面容,着实吃了一惊。

    “竟然是你!上清老人!”那个一直守在无底崖下的上清老人。

    “你竟然离开了无底崖。”

    道长轻笑两声,“无底崖下的无光之地,已经消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自然离开那个毫无生灵的绝境之地了。”

    “南宫鸿雁呢?”上官清越沉声问。

    “自然是去她该去的地方了!离开那种地方,对她来说,犹如重生,她要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上官清越缓缓收紧目光,更加探究地望着上清老人。

    “我告诉你的事,正是和当年,冥王为何一剑刺杀了你有关。这件事说起来,也怪我……”上清老人幽幽叹息了一声。

    “你说什么?”

    上官清越整个人都震撼了,耳边不住盘旋着上清老人的那一句话……

    “你还记得当年,你失踪,却在冷玉函将军府有人冒充你的事吗?那是一个魅族魅者,可以伪装成任何想要伪装成的人样子!当初推你哥哥坠入悬崖的人,根本不是冥王。”

    “冥王当时,与我在一起,怎么有时间去山上断崖刺杀你的兄长!”

    “当初,你身带龙珠,一直想要为你的兄长解毒!可你一再操控龙珠,你的身体已经出现了透支,会被龙珠渐渐吞噬!你又执意操控金龙剑,会让你死在金龙剑的反噬之下。”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你身体至阴,虽然能开启金龙剑三条金龙的封印,却不可以操控金龙剑,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冥王求我,到底如何能救你!因为我曾经是金龙剑的解封者。”

    “我当时告诉他,置之死地而后生!金龙剑虽然会反噬,要了你的性命,龙珠也会将你吞噬,但若你死在龙珠吞噬你之前,龙珠便会释放重生的力量,最后将你复活……”

    “他是杀了你,其实是在救你啊!”

    上官清越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福寿宫,整个人都好像呆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莺歌呼唤了上官清越好多声,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忽然,她又站起来,带着莺歌出宫,她要去看一看季贞儿,那个她此生最大的仇敌。

    季贞儿曾经毕竟是太后,虽然有谋反的罪名,也只是被软禁在锦园之内,不得再踏出门一步。

    上官清越推门进去,碧莺要跟着进来,被上官清越阻止。

    “你就在外面等我吧。”

    上官清越走入这间黑漆漆的房间,一些熟悉的,陌生的,痛苦的,怅然若失的记忆……一股脑地涌入脑海之中。

    季贞儿坐在床上,一个人孤零零的,一动不动。

    上官清越缓缓勾唇一笑,“你比前几日见到,更加憔悴了。”

    季贞儿缓缓抬头,看着上官清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上官清越知道,季贞儿并不服输。

    “你别以为,你就赢了!好戏,还在后面。”季贞儿笑起来。

    上官清越轻轻抚摸过,房间里熟悉的摆设,“你说你,煞费苦心地成为了冥王妃,还不是独守空房!你说你的命,是不是就是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