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54章 大结局

    上官清越被抓入皇宫的天牢之内。

    君冥烨果然闻讯赶来了。

    他的速度当真很快,一副很怕被别人先下手为强的样子。

    上官清越脊背笔直地站在牢房之中,一身的清冷,“真心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她的声音淡淡的,少了恨的味道。

    君冥烨却看着她,舒心地笑了,“有没有受伤?”

    上官清越摇摇头,“他们很礼遇,只是抓了我,将我丢进来了。”

    君冥烨走上前,一把握住上官清越纤细的手腕,就要带上官清越离开牢房。

    上官清越一扬手,推开了君冥烨,“我是犯人,是你举兵造反,清君侧的那个妖妃。”

    “那只是一个名头,不能说明什么!”君冥烨道。

    “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坐上皇位了。”

    “我并不喜欢皇位!是皇上的几次三番刺杀,让我不得不反。”君冥烨道,“我若喜欢皇位,当年坐上皇位的人,就不会是君子珏。”

    这一点,上官清越还是相信的。

    君冥烨能凭借手里的兵力,两日的功夫就将皇城拿下,并且还将皇城之内的百姓安排的很好,几乎很少有人发出反抗之音,这样的威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在大君国的百姓心目中,君冥烨就是守护神一样的存在,反而皇上的存在感十分薄弱。

    在百姓的心目中,更希望坐在皇位上的人是君冥烨。

    “我举兵造反,最大的目的,就是因为你!”君冥烨道。

    “新皇登基,已经充盈后宫了,我就不出去参与这个热闹了。”上官清越避开君冥烨一步。

    “你不愿意?”

    “你难道让我置身在你的后宫里,和那些女人继续争来斗去?”上官清越冷笑。

    “她们,只是助力。”

    “季贞儿帮你谋划假死,帮你铺就谋反的道路。上官清彤给你兵力,两个女人,都是你最好的帮手,你一定许诺了她们无上的荣耀吧。”

    “没有。”

    上官清越从怀里拿出一封信,“看一看你最爱的女人,到底在当年你母妃的死上做了什么,看你会不会痛悔一生,守护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居然是害死你母妃的罪魁祸首。”

    “你说什么?”

    君冥烨缓缓握紧手中的信件,赶紧展开,当看了几行字,整个人都愣住了。

    上官清越忽然觉得心口有点疼,甚至后悔将这么残忍的真相告诉君冥烨。

    但她还觉得,这是痛快的!

    让君冥烨得知最残忍的真相,就是最大的报复!

    可她也有一瞬间的迷茫,报复了这么久,到底是报复了仇人,还是报复了自己……

    “只要季贞儿得到应有的惩罚,我的人生也了无遗憾了。”她道。

    君冥烨的整张脸都青黑色了,眼底燃烧起一团熊熊赤红的烈焰。

    君冥烨有的是办法处置上官清彤,他可以将上官清彤幽禁在皇宫内院,但季贞儿对他来说,有着从小到大一起的陪伴,实在不忍心赶尽杀绝。

    但现在上官清越的补刀,彻底将君冥烨心中唯一一丝不忍给斩断了。

    上官清越还是被君冥烨强硬地带出牢房,将她依旧安置在福寿宫。君冥烨不想杀的人,谁敢说一个不字,也只能任由这个“妖妃”,继续活在后宫。

    上官清越在福寿宫的第三日,接到莺歌的回禀。

    “娘娘,皇上处置了季贞儿!是死刑。”

    上官清越缓缓松下一口气,终于笑了,犹如花儿绽放。

    “太好了!她终于要死了!我会去送她最后一程。”

    “娘娘,果然如你所料,上官清彤被皇上用谋反的罪名,幽禁深宫了!只怕,她也活不长了!在冷宫之中抑郁而终的人,可不在少数。”

    ……

    牢房内。

    上官清越来探望沦为阶下囚的季贞儿。

    秦嬷嬷和李公公已经被处死了,只有季贞儿一个人孤零零地等待上刑场。

    “我就说过,我会赢了。而输掉的人,只会是你。”

    季贞儿整个人都好像傻子一样,坐在地上的枯草中。

    “还不服气吗?你的死期,就是明日了。”上官清越高声笑起来。

    季贞儿缓缓抬头,看向上官清越,“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踏足刑场那么肮脏的地方。”

    上官清越拿出一颗药丸,递到季贞儿的眼前。

    “我也料到了,高傲如你,怎么会让别人的刀子,砍掉你的脑袋。我这里有一颗毒药,会让你在明日午时之前断命,不如尝一尝肠穿肚烂的滋味。”

    季贞儿望着眼前的毒药,整张脸都是僵硬的。

    “不敢吗?你杀了那么多的人,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就一点不惭愧?让你断了脑袋,舒舒服服的去死,岂不是便宜了你自己。你就不怕下地狱的时候,被那些冤魂用酷刑狠狠折磨你?”

    季贞儿忽然一把夺下上官清越手里的毒药,直接塞入空中。

    上官清越笑着站起身体,看着倒在稻草之中,痛得不住打滚的季贞儿,笑得更加畅快。

    她缓缓转身,不想继续再听季贞儿痛苦的哀叫,大步离开牢房。

    上官清越等在福寿宫,等着莺歌回来禀告牢房之中的情况。

    等到第二日凌晨的时候,莺歌终于回来禀告了。

    “娘娘,她受不住,咬舌自尽了。”

    上官清越缓缓放下手里的一本书,看着窗外还很深浓的夜色,虽然笑着,眼底却多了一些空茫。

    报仇了!

    终于报仇了!

    一切终于可以犹如过眼云烟放下了。

    “莺歌,我们收拾东西吧。”

    “娘娘要睡下吗?”

    “不,离开。”

    “娘娘果真打算离开皇宫?凭借皇上在大君国的威望,皇上完全可以让娘娘成为皇后的!难道娘娘不想留下来?奴婢看得出来,娘娘对皇上不是完全的无情无义。”

    “不,我答应了子珏,我便一定会去找他。”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经历了这么多,还如何让她再接受君冥烨。

    “就让一切都搁置吧!也让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吧。”

    上官清越带着莺歌,趁着夜色离开福寿宫,就在她们要偷偷跃过宫墙的时候,一道高伟的身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上官清越不用仔细去看,也能从那个人的身影轮廓认得出来,来人是谁!

    正是成为大君国新皇的君冥烨,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穿在他的身上,格外俊朗附身。

    “你终究还是要走?”君冥烨缓缓走向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却不看他,不知道是逃避,还是不敢去看他,生怕自己坚持的心意会动摇。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是时候该走了。”

    “你要去哪里!”君冥烨的声音紧急了起来。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什么事?我帮你。”

    “不,你帮不了我。”师父要毁了大君国报仇,她还要想办法阻止师父,不要继续弥足深陷,让一切恩怨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才好。

    “两个孩子已经五岁了,我要去找倾城公子,为他们医治好身体。”

    “我早就派过太医,五年来从来都是密切关注两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