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章 韶华正清越

    永安公主被固定在十字架子上。

    为了避免她挣扎,绳索绑得很紧,雪白的肌肤上,勒出道道清晰的红痕。

    她浑身烧得酸痛,仿佛轻轻一碰就连骨头都会碎掉。

    本想大声呼喊,可看到层层纱幔后若隐若现的两人,翻涌的热火几乎将她的五脏六腑燃成灰烬。

    热火愈加炎烈,晶莹雪白的肌肤泛起一层红晕,如煮熟的虾子透着诱人的光泽。

    身体似乎成了一个无底洞,空旷得让她大口大口地抽气。

    眼前的旖旎风光,终另她难以忍抑。

    君冥烨就是故意上演现场春宫。

    他要看看,在这个傻子的面前,她到底能忍受煎熬多久。

    可另他吃惊的是,即便她已犹如沉浸在地狱般煎熬,仍旧没有发出丁点羞人的耻辱声音,甚至连一句哀求都没有。

    就好像完全没有知觉,只是干巴巴地忍受着不适而已,完全没有解除**的渴求。

    房间里终于恢复安静,云珠几乎死了一般,全无力气地瘫在床上。

    君冥烨翻身下地,随从立即给他披上外袍。他不曾看只剩下半条命的云珠一眼,完全只当那是发泄的工具而已。

    永宁公主身中媚药的煎熬,也终于可以缓解一些,但那些热量依旧翻江倒海地摧残她所剩无几的神智。

    君冥烨袒敞着衣襟,露出他胸前大片性感的肌肤,缓步走向永安公主。

    “受不了了?”他尚未平定的呼吸噙着几分沉重,问着的口气满是嘲讽。

    “嗯,救我!”永安公主终于有了反应。

    “哈哈!看到没有,堂堂南云国皇后的嫡出公主,就是这副放浪样子!”君冥烨朗声笑起来,畅快得如同将整个南云国都踩在了脚下。

    “你们南云国,不出几年,就会被本王夷为平地!但你父皇学聪明了,居然将自己众多子嗣中,唯一的一个女儿,据说还是十分疼爱的女儿,也舍得奉献出来。”

    君冥烨挑眸大笑着,“听说,你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上官清越……呵呵呵……”

    君冥烨又是讽刺一笑。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