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14章 可以猝死

    上官清越拍手笑起来,“好玩,好玩!”

    旁侧的婢女和随从,投来鄙夷嫌恶的目光。

    君冥烨被这个傻子气得心口都在隐隐作痛。

    “好玩?”他哑忍怒气,冷笑一声,“身为妻子,看着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子恩爱,既然觉得好玩,本王也倒是乐意成全你!”

    说着,更加野蛮。

    云珠痛得连声呜呜起来。

    忽然,君冥烨附在云珠耳边,低声说。

    “本王给你家公主两条路!一,说出皇上在她耳边说了什么!二,不知不觉死在冥王府!”

    “原来,王爷在这房中放了暗哨,奴婢和公主之间的谈话,您都知道!”云珠在君冥烨的怀中微微抬首,痛苦着,也嫣然一笑,自带万千女子妩媚。

    若不是如此,君冥烨也不会主动对她说这番话。便是知道了,她白日的时候,有意试探公主的话。

    “你很聪明,本王就喜欢聪明人!”说着,他捏住云珠的下巴。

    “南云国公主死在王爷府中,王爷就不怕自己脱不了干系?”

    云珠得到他的夸奖,自然笑得合不拢嘴,双手攀住君冥烨的脖颈,头再次埋在君冥烨的怀中。

    “可以暴病猝死,可以飞来横祸!自然,也可以想家成疾,抑郁自杀。想她死的方法,有很多。”

    邪佞如鬼魅的笑,在他的俊脸上渐渐放大。

    就好像在说一个很有趣的游戏,眸中兴味盎然。

    冥王妃这个位置,他会为贞儿保留一生。

    即便贞儿想让他放弃,特意费尽心机给他施压,将一个和亲公主塞给他,让他不能抗旨不尊,他也不接受。

    秋菊秋红见王爷笑了,心里提起的一口气,渐渐放松下来。

    “王爷都有几天没笑了!”秋菊小声说。

    “就是啊,都怪那个什么和亲公主,给王爷添了那么多烦心事。”秋红嗔怪地白了上官清越一眼。

    “你又在偷懒!还不快点将水桶拎进去!”秋菊用力推搡上官清越一把。

    “啊!好……好痛!”上官清越身子一歪,一桶水,全部洒在身上。

    “没用的东西!还不去再打一桶!”秋菊气得就一巴掌挥过去,上官清越赶紧低头,竟然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

    秋菊身为婢女,总不能追着公主打,便悻悻作罢。

    “快去!”

    “是是。”

    初秋的夜风格外寒冷,似乎能吹透薄衫直钻骨缝。

    落叶在风中宛然翩飞,院中宫灯昏暗,映在落叶上,徒留枯槁之色……